快訊

核彈級警訊?「六億人月收入僅一千元」抖落中國夢

【吃飯配戲】劉天涯:在這餐桌上 沒有人是無辜的

讓劉天涯直呼好吃的地鍋雞(圖/廣藝基金會 提供)
讓劉天涯直呼好吃的地鍋雞(圖/廣藝基金會 提供)

文/如斯;攝影/揚揚;劇照/盜火劇團

場地感謝/徐淮人家

吃一頓晚餐,可以是宣告今日結束的儀式、輕撫勞累之心的慰藉;吃一頓晚餐,自己一個人吃,又或者和一群人吃,晚餐的意義在言語間流竄;解釋一頓晚餐,遠焦著國族、文化、社會規則,近觀了一個人,積習的天然養成。

以食譜做晚餐,從挑食材開始,進口的本土的,新鮮的過季的,單薄的材料集合成群,進行一場實驗般,精準俐落地切割、揉捏,再按照喜好調味,賦予時間溫度,叮!機器提示音響,晚餐完成。

劉天涯說自己對吃並不執著,寫《幽靈晚餐》的時候,嗑零食過一餐也是有的。《幽靈晚餐》是盜火劇團懸疑三部曲的首部,以一家廢棄西餐廳,一群幽靈的最後晚餐為故事。

舞臺日常

劉天涯是江蘇徐州人。從出生到成長有段時間待在同樣的城區,認識一批同學、鄰居。到了升學,走出去了,才開始了解世界是甚麼樣的。讀書時她的數理不好,可文學很強,她喜歡寫作,原先的考試表現本不能就讀南京大學,但那屆南京大學戲劇影視藝術系第一次招生,招考術科剛好是她的強項。

坐火車應考前一天,和爸媽坦白,自己要去考試了。幾千人搶二十餘的名額,劉天涯成為榜單上的一員。後來與謝東寧結婚,搬來臺灣。在2020年當下,她是盜火劇團團長,身上背著團務運作的責任,專職行政、創作群等人事費、年度計畫的開展……

在臺灣,劉天涯最懷念姥姥做的雞肉,她不若徐州人擅吃辣,可能是家庭的影響,一家人吃得蠻清淡的。臺北鬧區的徐州餐館,中式圓桌上的「地鍋雞」,Q感有嚼勁的麵片浸潤在濃郁湯頭裡,盛一碗品嘗,劉天涯對同鄉的老闆娘大喊著「好吃!」,將原有偏鹹辣的招牌菜改良成在地風味,這款清淡的湯麵擄獲不少臺灣人的胃,也對了劉天涯的味。

劉天涯在徐州餐館找到家鄉的味道,說:「唯獨風扇是家鄉店裡不會有的。」(圖/廣藝基金會 提供) 廣藝基金會
劉天涯在徐州餐館找到家鄉的味道,說:「唯獨風扇是家鄉店裡不會有的。」(圖/廣藝基金會 提供) 廣藝基金會

劉天涯對吃不熱衷,卻熱衷吃好吃的東西。描述口袋名單的公式大概是這樣的:「和A一起去B地,在C時間吃的D,我覺得D特別好吃」,她有寫札記的習慣,去了哪裡、認識新的朋友,進入一個新空間湧現的奇異情緒……將日常記錄下來。有時候,就只抄一些喜歡的書。

她捕捉人的關係與行為,放進創作裡。家庭三部曲《那邊的我們》、《姊妹》、《米奇去哪裡》以細膩對話鋪墊,繼而揭露真實,感受那結痂傷口漸漸剝開的窒息。

生活的日常很瑣碎,時間很長。一天似乎由無意義的事件組成。

100分鐘的舞臺,如何承載一個人的一天?或者一生?

寫劇本時,她是電影剪輯師,從生活洪流中剪羽,強化某些時刻,「我喜歡在對話裡面,發現生活的荒謬性」,把它放大的時候,就會很有力量。在《姊妹》裡,以「麻糬」來隱喻親族血緣割不斷的牽掛,而《幽靈晚餐》則直接以一場同學會的餐會,帶出集體隱藏的記憶傷痕。


廢墟與迴返

國中時班上有個化學天才。我們會去一些廢棄化工廠。第一次進到廢墟有種很安靜的感覺,阻隔城市的喧囂,那樣與世隔絕的孤寂感是我很喜歡的,好像有一群生活其中的人剛走,但氣息還在,有一種新的生命存在。

法國攝影師Carlos Ayesta與Guillaume Bression的攝影計畫《RETRACING OUR STEPS(回顧我們的足跡)》,邀請以日本福島居民重回家鄉,在商店街、住家等拍下居民在災難前的日常場景,畫面以冷凝的氛圍,讓還活著的人與無法運作的空間形成強烈的對比。這是《幽靈晚餐》的創作起點,劉天涯認為「廢墟」是一個時空交替的場所、沉重的潛意識、甚至可能是人類共同的夢境投射。

為什麼會萌生「懸疑三部曲」?仇恨、忌妒或者是愛……人的性格具備普世性,站在觀者角度思考,如何讓舞臺發生的故事和臺下的群眾產生共鳴?採懸疑類型的套式,深藏角色不可安放的內心暗面,《幽靈晚餐》從十年後再度聚首的同學會起手,以空姐、電器行老闆、保險業務員等職業界定身分,故事圍繞在一名未現身的角色,「不太日常,不會有幽靈,在類型裡卻可以發生」,人物進入形同廢墟的西餐廳,隱沒不可直視的痛苦,悄然揭開。

成長階段的友誼,在分道揚鑣進入社會之後產生改變,劉天涯說自己不參加同學會,採訪時憶及學生時期,卻能歷歷在目的描述。反差賦予了我一些想像,唯有熱鬧與寂寥並列,快樂與痛苦共存,新生與死亡相依,我們始而躊躇,描繪它們對於我們的距離,以及關於愛與不愛之間的灰色地帶。

劉天涯,生於江蘇徐州,2012年定居臺灣。畢業於南京大學戲劇影視文學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研究所,臺灣盜火劇團團長、製作人、駐團劇作家。(圖/盜火劇團 提供)
劉天涯,生於江蘇徐州,2012年定居臺灣。畢業於南京大學戲劇影視文學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劇場藝術研究所,臺灣盜火劇團團長、製作人、駐團劇作家。(圖/盜火劇團 提供)


幽靈 攝影 Qbo藝文頻道 閱讀專題

相關新聞

防疫比你想的還老派?回顧疾病史研究的歷史省思

「一覺醒來,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新冠肺炎讓全球史無前例停工封城,在我們明確意識之前,疾病已經成為全球化的一環。但回顧醫學史,這並不是人類第一場瘟疫大戰,疾病不時大舉來襲,統一各洲;人類也不斷尋找各種抗疫手法,延續至今。「研之有物」專訪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李尚仁研究員,梳理歷史切片中人類面對瘟疫的變與不變,提供當前的我們歷史縱深的省思。

【臺灣服飾誌】明鄭時期的水軍穿什麼?

在面對反清復明時,與清朝抗衡的武裝,除了南明遺民的勢力外,還有鄭芝龍遺留下來的私人武力。由於當年的鄭家水軍圖像難以找到,因此參考了明朝時期水軍的出土塑像,介紹一些水軍的配件與其裝束。

妝點臺灣老屋記憶 鐵工師邱宏鎰:「有鐵窗花,才有家的感覺!」

時間拉回1920年代,鐵窗花開始隨著西洋現代建築來到這座島嶼,開始在家家戶戶綻放。由於早期房屋的防盜需求,鐵窗開始在臺盛行,而以黑鐵為材料的鐵窗,其軟質地和可塑性更讓鐵工師傅得以彎折、鍛造,把屋主的想像與願望做成一扇扇的鐵窗花,讓每一戶人家都能擁有屬於自己的圖騰意象。

【職人書單】與書為伍的職人 :王聰威、蔡瑞珊、鄭俊德

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舉辦「職想閱讀」活動,邀請全民以「閱讀」來做為起點,走出框架之外,看看不同職人閱讀不一樣的書,一邊「職」涯探索,一邊發現屬於自己的夢「想」! 本篇內容整理3位職業需要大量閱讀,與書為伍的讀書人,為大家推薦大人、小孩都適合閱讀的好書清單。

【臺灣服飾誌】明鄭時期的延平王穿什麼?(常服)

「延平王」,乍聽之下很像指鄭成功的「延平郡王」,但事實上,「延平王」是一個位階。明朝滅亡後,剩餘的明朝宗室在南方成立了南明政權。而鄭成功來臺之後,便是遵從南明政權,以郡王的位階,在臺灣繼續為反清復明努力。那麼當時的「延平王」穿什麼呢?

「疫」想不到香蕉危機!中研院用「香蕉身分證」抗病及守護臺蕉專利權

「以前只會吃香蕉,不會特別關心香蕉。」中研院農業生物科技研究中心陳荷明副研究員,過去研究主題無關香蕉,也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研究香蕉,但有鑑於香蕉黃葉病影響甚鉅,加入了研究的行列。她帶領團隊運用基因序列資料分析,找到鑑定臺灣抗黃葉病香蕉品種的分子標誌,保障臺灣香蕉的品種專利權。跟著研之有物一起來了解!

【臺灣服飾誌】荷西期時臺灣的西班牙傳教士穿什麼?

西班牙人之所以佔領台灣,除了政治以及經濟因素外,也考量臺灣的位置方便前往中國、日本傳教,前來的傳教士大多出自「道明會」。那麼當時在臺灣的西班牙傳教士穿什麼呢?

【臺灣服飾誌】荷西時期在臺灣的荷蘭女眷穿什麼?

「女性」,一直以來是歷史上較少被提及的一塊,男人的殺戮掠奪,似乎才是這塊島嶼的重頭戲,一如荷西時期荷蘭人在台灣的統治,總是比較少提及跟著東印度公司來台的家眷,那麼當時台灣有多少荷蘭女性呢?她們又穿些什麼呢?

臺灣米傳說!基因鑑定解開身世之謎及南島語族遷徙線索

稻米是人類重點糧食作物。數千年來,人類不斷汰選稻米,挑選顆粒大的、不容易落粒的、稻榖上沒有芒的……一代又一代馴化的故事,深藏在稻米的基因裡。中研院植微所邢禹依特聘研究員,帶領團隊研究山地陸稻的基因,破解了臺灣蓬萊米身世之謎,也找到南島語族遷徙的線索。跟著我們一起來了解!

【臺灣服飾誌】荷西時期臺灣漢人女性穿什麼?

荷西時期為臺灣在1624~1662年間被西班牙、荷蘭統治時期。這裡的漢人的服飾參考,皆出自達佰的《第二、三次出使大清帝國》,這張版畫是一張描繪他們居家的生活畫面,過去總被人認為是描述男耕女織其樂融融的景況,然而經過翻譯後,與原來想像有所落差......

古人心裡苦但不說?厭世北朝人愛「造像」訴苦寄情

在歷史巨河裡,長達 160 多年的北朝像一塊說大不大的石頭,石頭上擠滿不同民族的人、虔誠的佛教徒,也發生許多宮廷鬥爭與政變,例如北魏晚期篤信佛教的帝王被殺於佛寺,還不只一位。 唉!業障真重。活在北魏晚期亂世的大批僧人、軍人與在家居士,共同建造了下圖的〈僧智薛鳳規等道俗造像碑〉,是四面雕刻的巨大石碑,刻著佛像和宣揚佛法的碑文......

【臺灣服飾誌】明鄭時期的陳永華穿什麼?

陳永華,是在談到明鄭時期一定不會忘記的人,他創立全台首學的孔廟,也推動了科舉、屯田制,在那個年代可以說是非常博學,且具有威望的人物。那麼陳永華平常可能穿些什麼呢?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