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竹內結子在家中身亡獨留未滿1歲兒 推特網友驚訝:為什麼?

弱者就該擁有道德制高點?從尼采看加獨紀錄片《被踹下樓梯的那天》

2019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Best of INPUT 的《被踹下樓梯的那天》紀錄了加泰隆尼亞的公民行動。(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2019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 Best of INPUT 的《被踹下樓梯的那天》紀錄了加泰隆尼亞的公民行動。(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文/ John

本文授權轉載自哲學新媒體

村上春樹有句名言:「無論高牆多麼的正確及雞蛋多麼錯誤,我還是站在雞蛋的一方。」兩者強弱懸殊下,雞蛋永遠得到額外的同情。然而身為弱者,就應該獲得道德的制高點嗎?

2017 年底,隸屬西班牙管治,擁有自治制度的加泰隆尼亞,因為感到被西班牙政府剝削,表示希望能脫離西班牙的統治,單方面宣佈就獨立一事在區內進行公民投票。這次的公投並沒有得到西班牙政府許可,所以投票結果不被承認,並出動鎮暴警察在當地的投票站進行打壓。《被踹下樓梯的那天》訪問了去投票的加泰人,他們各自憶述 2017 年投票當天,由決定自己地區的命運,到最後被武力對待的心路歷程。

人與物,只有一線之隔

(影片來源/YouTube帳號@INPUT 2019的影片:2019世界公視大展精選《被踹下樓梯的那天》預告)


警方清場期間,用各種方式來驅散在樓梯上靜坐的人。期間有不少人被推下樓梯,長頭髮的就被拉扯頭髮,站在樓梯間掙扎的更被踹下樓梯。加諸疼痛於這些人的身上,務求用痛楚擊潰他們對抗的意志。依法執法的潛台詞,是清除阻礙法律運作的障礙。在他們眼中,這些人不再純粹是公民,而是危害政權的障礙物。影片中,其中一名受訪者形容,自己像物件般被砸在地上。她的描述沒有半點的誇大,因為在警方眼中,她當下是一個不折不扣,阻礙法律運作的物件。警方踹人那一腳,正好反映了現場的人已經被非人化

看著這些人的反應及被對待的片段,不禁令筆者想起香港反送中期間,出現的警暴問題。不少人對警察胡亂打人不滿,但根據一名受訪的香港警察說,當政府宣佈進入鎮暴狀態,任何在場的人都是暴徒。清場期間,「不管你有沒有扔東西,我的任務就是要你離開……根據訓練,不管是在現場是站是跪也不容許。」(註)

回到《被踹下樓梯的那天》,「分裂國家」及「爭取獨立」到底是如何界定的?兩者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站在西班牙政府的角度看,加泰人的行為明顯是前者。若支持獨立的,一定會覺得只是為了自己的民族自決。影片當中,有不少人認為自己只是履行應有公民權利。那麼,應該如何理解這種對立?雞蛋就應該被同情?尼采可不認同。

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人的抗爭行動。(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人的抗爭行動。(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主人與奴隸之間的鬥爭

尼采於《道德系譜學》中指出,人人平等的道德論述是主人與奴隸之間的鬥爭產物。什麼是主人?主人基本上是一群贏在起跑線的傢伙。他們不論是肉體上,政治地位上及智力上都比一般人優越,因此被稱為貴族 (the noble) 。與這群貴族相反的,則是一群奴隸 (the slave) 。他們集合了窮、弱、笨於一身的魯蛇。貴族運用他們的權力地位,灌輸這班奴隸屬於他們的價值觀:身體強壯,有權有勢,智力高就是好 (good),反之則是壞 (bad) 。奴隸們因智力平庸,對貴族的價值觀照單全收。

原本也接受了貴族的好壞標準的牧師 (the priest) ,很快揚棄了這套標準。他們對貴族十分憎恨,因為貴族們天生優越,擁有勇士般的身體條件,令牧師十分妒忌。儘管這群牧師身體條件平庸,但他們卻擁有貴族的腦袋。他們能言善辯,顛倒了貴族的價值標準,策反奴隸對貴族 (the revolt of slave) 進行報復。奴隸對牧師的價值標準接單全收。但不是因為他們愚蠢,而是牧師肯定了自己的卑微及脆弱。奴隸們把身體,背景及智力優越視為壞 (bad) ,反之則是好 (good) 。奴隸起義後,更把奴隸的價值提升至道德層次; 自己視為好則是善,反之則惡。這種奴隸道德 (the slave morality) ,套在今天的脈絡來理解,便是諸如平等、博愛、憐憫、同情這樣的美德。

尼采對善惡起源的追溯,是衝著十九世紀的基督教而來的。他認為當時基督教的道德觀令人愈活愈萎靡不振,要藉著道德系譜學來批判當時的道德觀。他主張一種強壯、有力量的美德。他對強者十分推崇,認為他們敢於用盡一切手段,衝破道德限制也要發揮自己的生命潛能。這是對生命的肯定,因為生命只能活一次。

尼采指摘奴隸道德是沒有大志,專為平庸的人找藉口。他認為,滋生這種奴隸道德的情感源於憎恨 (resentment) 。因為弱者憎恨強者的優越,所以借平等的觀念來藉機限制一些有優越的人發揮。 可是,這與影片有什麼關係呢?尼采提出的善惡起源十分具爭議,對於內容的每個細節始末不敢認同。但他提出的鬥爭過程,十分具現實感。


誰悍誰兇誰正確

尼采對強者的論述,關鍵在於強者本身條件的優越,所以擁有定義價值的能力。這種能力,令貴族能視自己為好及對方為壞。放在現今脈絡來看,這種定義能力稱為話語權 (discourse) 。

紀錄片《被踹下樓梯的那天》劇照。(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紀錄片《被踹下樓梯的那天》劇照。(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什麼是話語權?說話的權利,並不代表有話語權。比方說,片中的人可以暢所欲言,但他們卻無法為自己公投正名,反被西班牙的國民及媒體視為叛亂份子。話語權是擁有對事實及價值闡釋的權力。這正可解釋「分裂國家」及「爭取獨立」為何那麼難切割。

若把強者對應著現實,政府不就是扮演著這個角色嗎?動用媒體把整件公投的事抹黑,不就是不擇手段地也要維持現狀嗎?他們擁有軍隊,又是歐盟成員,更有一眾親政府的喉舌來護行。這些條件使政府掌握了話語權,他們就是有能力在法理上,隨意界定一個人,然後對一個人的肉體施加暴力。


牧師一角

不管尼采口中的牧師是不是真有其人,但他提出的牧師這一角色,在現今社會有不少學者、媒體、藝術家、作家等,這些感染力高的人扮演著。他們未必對政權如尼采說,帶著一種憎恨的情感,但他們的確透過話語來感染大眾,提醒他們要對政權防範。只要一出現反政府的場面,示威的支持者,總會引用雞蛋與高牆的比喻。

回顧村上春樹於耶路撒冷文學獎獲獎演講:

我們都是超越國籍、種族和宗教的一個一個的人,都是面對體制這堵高牆的一個一個的蛋。看上去我們毫無獲勝的希望。牆是那麼高那麼硬,那麼冰冷。假如我們有類似獲勝希望那樣的東西,那只能來自我們相信自己和他人的靈魂的無可替代性並將其溫煦聚攏在一起。

但若是要找出這塊情感,又會是什麼?鑑於上世紀曾出現多場大規模的戰爭傷亡,就算未經歷過也未敢遺忘那種血腥。如《1984》、《V剎》、《動物莊園》等作品,經常不斷提醒我們自由的可貴及尊嚴被剝奪的情況。因此,支配著「奴隸道德」的情感,筆者認為是被不人道德對待及失去自由的恐懼。


奴隸的反撲

奴隸認同牧師,因牧師肯提出的價值為奴隸帶來充權的效果。作為平民就如尼采描述的奴隸那樣,沒有如政權的戰鬥條件及資源,只能透過道德論述來對抗政權,抑制他們的擴張。甘地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正好說明這一點。沒有武裝革命,只透過展示自身的手無寸鐵來突顯英政府的野蠻,從而佔了道德高地。

(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圖片來源:公視提供)

回顧這段影片,不就是為支持加泰的民眾充權嗎?呈現當事人被武力對待的反應,彷彿如牧師策反奴隸般提醒我們:不要因為沒有人喪生而漠視這班人的控訴,因為他們每人受到的傷害是具體、真實的。西班牙政府眼中,這些具有真實經驗的個體只是一個數字。這段影片反過來把焦點聚焦回每人的感受及經歷,重新喚起其他人的共嗚。


紀錄片作為道德鬥爭的手段

永遠站在雞蛋的一方,尼采聽了後會說別傻了。這部紀錄片,與其說它志在呈現對錯框架外的情感,倒不如說它是道德鬥爭、爭奪話語權的一種手段。無論是加泰人或是西班牙政府,兩者都就加泰公投的事,證明對方是錯。「分裂國家」或是「爭取獨立」,只是為了強化自己的立場的一個說法而已。受訪者看上去像是在剖白,其實是在用自己的經歷對外連結,增加鬥爭的本錢。從這個角度看,《被踹下樓梯的那天》不就是一則具策略性的文宣嗎?

尼采的分析亦同時告訴我們,在力量之間的較量下,政權因有話語權,就算自己犯下錯誤,就是可以用槍指著人跪下認錯;沒有犀利的武器、顯赫的身份地位下,弱者窮得剩下一張嘴巴,只能用自身的痛苦來建立道德論述對抗,可嘗不是一個悲壯的舉動。


註:引用立場新聞的〈【專訪】警隊留下難滅印記的 100 天 現役警員:其實,我們從來都是政權工具〉,2019/9/20。原文: 


在現場 appear 的所有人都是暴徒,我們不會再推測,這個人是否善意。因為一旦進入暴動的模式,就再不是警察對一個人的場面,而是一個大型的活動,簡單來說,就是 battle 和 war 的分別。處理暴動的 training 是無差別的,不會針對你有沒有掉東西,所以我湊你,不管你有沒有掉我就請你離開 … 一定無差別的,因為武器的設計就是無差別,催淚彈。當警務處處長宣布暴動,要驅散,根據我們的 training,你站在這,甚至跪在地上,都已經不可以容許。


※原始全文請造訪哲學新媒體

【本文由哲學新媒體授權刊登於聯合新聞網「閱讀」頻道。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奴隸 西班牙 雞蛋 哲學新媒體 閱讀專題

延伸閱讀

打破常規:「反送中」抗爭運動的哲學思考

有錢是他家的事?是否你我也能發大財?簡評《資本的世界史》

《小丑》:失語的「瘋癲者」

寄生上流:窺見資本主義的「希望工程」(內含劇透)

相關新聞

【瓶說書】#6 給我一個中年婦女,我可以撬起整個地球!

從月下花前的「玫瑰少女」到結婚生子後的爺性迸發,每一個中年婦女,莫不是經歷了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成長,變成「鋼鐵戰士」。我們中年婦女,還有什麼事沒看透?就來說點倒楣事,讓你們開心開心......

【臺灣服飾誌】清領後期客家女性穿什麼?(南部客家)

客家服裝大致可分為「北部客家」與「南部客家」。北部客家多在桃竹苗一帶,而南部客家則是分布在高屏六堆地區,那麼清朝時臺灣的南部客家女性穿什麼呢?

【書.人生】羅士庭/複製或刪除,沒有灰色地帶

總有那麼一本或數本書,一位或多位文人作家,曾在我們的閱讀行旅中,留下難以遺忘的足跡。「書.人生」專欄邀請各界方家隨筆描摹,記述一段未曾與外人道的書與人的故事。期以閱讀的饗宴,勾動讀者的共鳴。

流傳華文圈《格理弗遊記》竟藏翻譯瑕疵?專訪翻譯學家單德興

如果認為「只要精通兩種語言,即可勝任翻譯的工作」,那就誤會大了!例如,曾被譯得面目全非的《格理弗遊記》(Gulliver's Travels),在在突顯了翻譯的重要性。中研院歐美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員單德興認為,若要讓大眾得以接觸美好的外文作品,也讓原文作者的才識為人欣賞,翻譯時便不能忽略深藏其中的「文化脈絡」。

【瓶說書】#5 喊不舒服卻又不看病?榮總老年精神科主任的陪伴解方

明明想好好照顧父母,但為什麼總是一觸即發、不歡而散?子女滿是挫折、無奈與不解,父母覺得萬般委屈......

無拘無束的賭徒玩心——夾娃娃機店

逛街時被新奇小物吸引、投10元拚個運氣,屢夾不中又忍不住多追加幾枚,最後還是只能帶走回憶。夾娃娃機帶來的夢想與幻滅,我們多少都曾體驗過。

宇宙也有麥田圈?一窺腦洞大開的天文奇景

宇宙也有麥田圈?重力如何害遠方星系「面目扭曲」,宛如魔戒?磁星會吹熱泡泡,研究員用電腦畫浮世繪?中央研究院天文及天文物理研究所參與中研院「開放博物館」,研究員們拿出壓箱底的天文美照與研究成果,促成「星海巡奇」線上展覽,滑鼠輕輕一點,即可穿越千萬光年的異世界,飽覽令人腦洞大開的天文奇景!

【書.人生】吳鈞堯/普魯斯特非常耐心地等我

總有那麼一本或數本書,一位或多位文人作家,曾在我們的閱讀行旅中,留下難以遺忘的足跡。「書.人生」專欄邀請各界方家隨筆描摹,記述一段未曾與外人道的書與人的故事。期以閱讀的饗宴,勾動讀者的共鳴。

【臺灣服飾誌】清朝的仕人文青穿什麼?

「仕紳」通常是地方上具有科舉背景,並且商業上也有一定勢力的家族。在日本統治之初,許多管理治安的行為都是由地方仕紳領導,可以說是當時一批菁英階級,既能從商也能文青。那麼清朝臺灣的文青穿什麼呢?

虛構的大象,魔幻的風箏:日本兒童文學作家與臺灣的淵源

  臺灣文學史上,通常認為一九四〇年代大致由兩大純文學刊物,《文藝臺灣》和《臺灣文學》,各為陣營,彼此對立競爭。而《文藝臺灣》則被認為立場偏向日人,且美學表現上對臺灣的風物多帶有「帝國之眼」(從帝國、統治的角度加以凝視)。然而,過去無論研究者或讀者的眼光,都多著重在西川滿、濱田隼雄、周金波等人身上,因此,《文藝臺灣》作為雜誌本身所具備的多樣性,可能較少被仔細談論過。有更多故事,還在等待被發現。   例如,在《文藝臺灣》第一卷第五號,就刊載了一篇作者名為「石田道雄」的文章〈幼年遲日抄〉,光是這篇文章,就可以開展出另一條過去較無人提及,但同樣精彩、同樣道出那個時代的作家與知識份子心聲的故事線……

當資本主義嵌入科技網路,將如何形塑人類的價值觀?

私營企業與政府為了預測並控制群眾的行為,利用網路科技追蹤人們的一舉一動,哈佛商學院教授肖莎娜.祖博夫(Shoshana Zuboff)稱之為「監控資本主義」。《監控資本主義時代》書中,祖博夫抽絲剝繭地檢視這種前所未見的力量形態,剖析大型企業預測與控制人類行為的企圖,並提出嚴重的警告:工業資本主義在20世紀毀了自然世界,到了21世紀,跨國性的行為改變技術與設施正在威脅人性⋯⋯ 中研院社會所助研究員李宣緯為本書中譯本撰寫的導讀〈資本主義之變形和危害〉,引領讀者爬梳資本主義誕生至今的各種變形,釐清監控資本主義與傳統資本主義的差異,為讀者建立脈絡,更易於清晰地理解。

劇場表演x實境遊戲:帶戲外的秘密,找戲內真相──專訪《公寓故事》導演吳璟賢

一日,有個小女孩失蹤了,三個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家庭成為最直接的嫌疑人,某日夜裡,他們同時發現了兇手是……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