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愛國獎券之真假富翁糊塗死?(下)

2019-07-10 09:00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文 ︱ 蔡蕙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

圖 ︱ 聯合報系資料照

愛國獎券的開獎情形,圖為台灣銀行為改進搖獎技術,向法國買到的最新型的搖獎機。聯合...
愛國獎券的開獎情形,圖為台灣銀行為改進搖獎技術,向法國買到的最新型的搖獎機。聯合報 記者/高鍵助 聯合報 1970年11月20日 (圖/聯合報新聞資料庫照片)
分享

撲朔迷離的戲劇人生

為了釐清案情,地檢處特別向台銀取得領獎人的資料,通知這名婦人到案說明,同時也請調查局鑑定庚古所持的紙條,上頭的筆跡是否出於清順之手。可是,婦人拒不出面,只是再三否認自己受人之託來兌獎,強調獎券是自己購買的,另一方面,筆跡鑑定也久無下文。案情越來越撲朔迷離,曲折離奇,在無其他線索之下,警方只好暫時讓清順交保返家。

清順離開看守所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是控告一個名叫于潔吾的人。

于潔吾是誰?他是清順收押看守所時,和他同一牢房的牢友。原來,那張中了第一特獎的獎券被清順縫在褲管內,隨他進入看守所了,怪不得刑警們都要把陳家屋頂掀了都搜不到。中獎的愛國獎券有必須在開獎後三個月內兌獎的時限規定,眼見著第一特獎的三個月大限要到了,自己重返鐵窗外的日子又遙遙無期,清順於是將這個秘密告訴即將出所的于潔吾,並以一萬元的代價約定好由于代領。

然而就像是把水潑到大海裡一樣,于潔吾信誓旦旦地承諾必定履約否則天打雷劈,卻在拿了獎券之後人間蒸發了,再也沒了這人的消息,獎券也就化為一縷輕煙不見了。於是他交保之後,立刻控告于潔吾侵佔二十萬元。

自己不僅為了一張獎券而官司纏身,現在又平白無故地跟二十萬擦肩而過!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回到家的清順收到了起訴書,原來是前一樁侵佔案已被檢察官提起公訴,並即將移送刑庭。他越想越懊惱,越思越悔恨,一時想不開,就偕同女友賴金里在開庭的這天服老鼠藥自殺,這樁興訟半年、轟動一時的一五一期愛國獎券第一特獎官司,也就暫告一段落了。

有人會問,清順官司纏身,一時想不開而輕生還能夠理解,清順的女友賴金里為什麼也要一同陪葬?原來,清順出身滿州鄉下一個家境不甚寬裕的農家,和女友賴金里相戀多年,卻因家無恆產,賴父一直不肯將女兒嫁給他。清順中獎之後,賴父對他的態度簡直是天壤之別,整天看著這個金龜婿,越看越滿意。小倆口濃情蜜意之時,清順因遭庚古控告侵佔的官司而蹲了三個月的看守所,交保之後恐遭判刑,於是和女友金里兩人私奔到台東躲藏。兩家託人到台東找到小情侶後,賴父想著木已成舟,約定以聘金六千二百元讓兩人成婚,但是清順其實為了這樁官司,已經前前後後花了不少錢,再加上獎金已遭人領去,追索無門,眼見著交付聘金的時間慢慢逼近,不堪訟累的兩人才決心共赴黃泉。

好吧,到這裡,你以為故事結束了嗎?

讓我們再重新看一次:九月二十五日,清順遭收押,據他自己的說法,他夾帶著第一特獎的獎券進入看守所,再託于潔吾出所後代領。但是,台銀卻說早在九月二十日,獎金就被新竹的婦人領走了?清順手上的彩券,到底是不是中了第一特獎的那一張?庚古持有的字條,上面寫的明明就是第一特獎的獎號沒錯呀?如果于潔吾真的沒有替清順兌領獎金,為什麼要潛逃無蹤呢?

破案的關鍵,就在于潔吾了。

一九五七年七月十九日,于潔吾投案了,但是他矢口否認自己受陳清順之託兌獎,當然也就沒有侵佔二十萬獎金之說。

于潔吾提出了超完美「不在場證明」:八月二十日開獎的一五一期愛國獎券,兌獎期限是十一月二十日,但是他卻是在十一月二十二日才被釋放,根本沒有可能在兌獎期限之內前往兌彩。

如果陳清順沒中獎,為什麼要佯裝中獎而惹來一身官司,事後又自殺?

如果陳清順中了獎,又託于潔吾代領,于潔吾若非侵佔,又為什麼要潛逃躲藏?

案情益發難解了,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一九五七年九月十四日,《聯合報》上登載一則〈滿州獎券官司 乍見奇峰突起 于潔吾被提起公訴 檢察官指證以詐領獎金〉(1957年9月14日,第3版)的報導,兩天後又有一篇〈滿州獎券官司 一番剝繭抽絲 已漸理出頭緒〉(1957年9月16日,第3版),終於讓案情露出曙光。

《聯合報》1957年9月14日,第3版(圖/聯合報新聞資料庫照片)
《聯合報》1957年9月14日,第3版(圖/聯合報新聞資料庫照片)
分享

不要問我最後是怎麼追查出來的,那個年代的檢警系統就是有辦法。根據檢察官的推定,清順和于潔吾早已認識,于知道清順被黃庚古控告侵佔之後,謊稱他若將獎券交出,獎券會被沒收,而且侵佔罪成立,他將有吃不完的牢飯,年少的清順好傻好天真地信以為真,將獎券交給于潔吾,由于出面領獎,並約定某日於旅社交付獎金。然而于一邊另託新竹婦人李楊月滿代為領獎,一邊又以尚未領獎為由向清順虛以委蛇,最後乾脆落跑,先騙他人又被騙的清順不堪受騙,才服毒自殺。


愛國獎券史的懸案

自從政府發行愛國獎券以來迄今已一七七期,在這七年的漫長歲月裏,雖然曾發生了不少的糾紛,可是從沒官司那樣使治安局傷透腦筋……(〈滿州獎券官司 一番剝繭抽絲 已漸理出頭緒〉,《聯合報》1957年9月14日,第3版)這件當時號稱愛國獎券發行以來最撲朔迷離的糾紛案,在經三位檢察官承辦、歷時一年兩個月,就在最重要的關鍵問題「清順究竟是何時交付獎券給于潔吾?」未解,于潔吾否認受託,關鍵人物清順自殺而死無對證的情形下,一九五七年十月九日上午十時,屏東地院刑庭以證據不足宣判于潔吾無罪,一五一期愛國獎券的得主究竟是誰,從此成為愛國獎券發行史上一個懸案。(〈滿州獎券官司 一番剝繭抽絲 已漸理出頭緒〉,《聯合報》1957年9月16日,第3版;〈一五一期獎券得主是誰 依然是個謎 涉嫌黑吃黑的于某 屏東地院判決無罪〉,《聯合報》1957年10月10日,第3版)

《聯合報》1957年10月10日,第3版(圖/聯合報新聞資料庫照片)
《聯合報》1957年10月10日,第3版(圖/聯合報新聞資料庫照片)
分享

一張獎券是一團毛線的線頭,拉拉扯扯之間牽扯出一個連環的故事,這是報紙告訴我們的,在那個沒有電視的年代裡,報紙就像紙上連續劇,訴說著數不清的人生。


相關連結

➽精彩的老報早期圖像庫哪裡找? 懷舊廣告圖像庫

➽更多的時光故事哪裡看? 報時光FB


檢察官新竹聘金台東閱讀專題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