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2019台北國際書展

《黑色微光》 一封給大人小孩不一樣的溫柔情書

2019-04-19 14:20Qbo藝文頻道

文/曾云

2019年飛人集社劇團推出的劇目《黑色微光》,除了延續迷你偶戲的生活風格,也加入許多大膽、創新的元素。

飛人是台灣當代偶戲創作代表劇團之一,石佩玉帶領飛人耕耘偶戲已久,與法國藝術家合作的《一睡一醒之間三部曲》,透過精美的彩色光影戲,演繹不同階段的生命課題;兩年舉辦一次的《超親密小戲節》,讓越來越多人了解迷你偶戲的樂趣。

石佩玉說話明快,熱力十足,作品始終帶著溫暖的色調。此次的《黑色微光》卻不同以往,講一個讓人揪心的真實故事。

臺美雙導演石佩玉(左)與賴瑞‧李德(Larry Reed)聯手打造 黑白光影奇想...
臺美雙導演石佩玉(左)與賴瑞‧李德(Larry Reed)聯手打造 黑白光影奇想劇場。(圖/攝影 歐佳瑞)
分享

寫給親子的生命教育手冊

討論這次演出的題材時,傅裕惠曾提供石佩玉建議,可以嘗試一個沒有那麼充滿陽光的故事。於是她以一個社會事件為靈感,想像一個家庭發生暴力悲劇,獨留失去雙親的小男孩,他要如何繼續活下去?

故事的前提是小男孩目睹了父母雙亡,於是他把自己封閉起來,退縮到內心的世界,不說話也不吃飯。在小男孩的想像世界裡,有他害怕的事,有對他很好的朋友,更有他想念的人。他是不是不願意醒來?他要在自己的世界裡待多久?

《黑色微光》要講的,並非社會事件本身,而是事發之後小男孩的內心處境。這對石佩玉而言是一次突破:「關鍵是我本身不是能夠那麼黑暗的人,當創作者不是這個狀態,就是很大的挑戰。」過程中,石佩玉不斷想,要用甚麼觀點去看待自己的創作。於是,她的樂觀開朗,就成為故事的基調,即使黑暗依然保有底層的微光。

《黑色微光》就像是生命教育手冊,告訴觀眾各種遭遇不一定都會前來叩門,但是卻能從他人的經歷中,學習面對困境,學習堅強,學習尊重他者與自身的生命。

擅長做親子劇的石佩玉強調,《黑色微光》不是兒童劇,因為兒童劇只服務兒童,親子劇是大人小孩都可以看的。當他們在劇中找到彼此交集的時候,一定會有兒童不懂的部分,那就是大人小孩互相討論的時刻。

別擔心去談出那些必然的傷痛,因為唯有如此,才能珍惜每個當下。別擔心《黑色微光》揭開了殘酷,因為樂觀開朗的導演會在說故事的同時,深深地將觀眾擁抱入懷。

《黑色微光》改編真實的新聞事件,訴說一個小男孩的內心世界。(圖/攝影 鄭雅文)
《黑色微光》改編真實的新聞事件,訴說一個小男孩的內心世界。(圖/攝影 鄭雅文)
分享

忽遠忽近的距離

來看偶戲,看的是偶的姿態,偶的細節體驗,也是偶的距離和想像。

以往飛人的迷你偶戲都在小型空間觀看,《黑色微光》此次定調為中型劇場,各方面都是挑戰。「在中型劇場裡,會發現如果內容有四分之一以上,必須靠觀眾的內心小劇場去聯想的話,可能會有困難。」

石佩玉笑著說:「以偶戲來講,就算沒有光影,這些形式也夠複雜。」包括面具、執頭偶、半身偶在使用上不太相同,尤其必須各自擔負不同的表達形式,讓訊息的傳遞變得有點複雜。

故事講述小男孩長大後回憶敘述自己的經歷,所有角色都是從他出發。劇中「面具」都是白色的,白白的臉、白色衣服,「白」象徵害怕,是他對醫院不想回憶的部分,壓力的來源。「執頭偶」是一個一比一大小的九歲男孩,代表主人公小的時候,當男人說我記得不是這樣的時候,他會進入想像之中操作這個偶。「半身偶」則是另一個角色,男孩的阿公,也是以他記憶為主述的一個對象,阿公對他來講不見得是正面的印象,是有距離的。這些偶扮演不同的角色,傳達各種明示暗示,用隱喻作為想像的入口,開啟親子之間無限的對話可能。

面具、執頭偶、半身偶在使用上不太相同,必須各自擔負不同的表達形式。(圖/攝影 H...
面具、執頭偶、半身偶在使用上不太相同,必須各自擔負不同的表達形式。(圖/攝影 Hsin-I Lin)
分享

石佩玉特別談到,偶的各種形式除了角色上的提示,偶的特色更代表透過一定的距離觀看,而不是直接看演員的演出。「講到比較沉重的事情,用偶去表達確實會比較溫柔一些,我想這是為甚麼幼稚園老師會用偶去和小孩溝通的原因。」也是《黑色微光》相對溫柔的選擇。

敘事方式的激盪

《黑色微光》這次挑戰中型劇場,美國光影戲大師賴瑞‧李德(Larry Reed)的光影呈現是其中一個關鍵。他運用投影幕背後,多盞光源的輪流亮起,迅速切換畫面遠、中、近的場景,打造出恍如電影的大型舞台,非常創新。

「我很喜歡用影子表現的形式,本來以為像皮影那樣小小的,但是看過Larry的作品之後,發現他的影子是另外一種邏輯,其實是很powerful的,這件事讓我印象深刻。」石佩玉提到兩人首次合作的契機。

早在好幾年前就認識的兩人,一直希望能有合作機會。Larry和台灣的偶戲劇團有很深的淵源,也一直想推動光影戲在台灣的發展,剛好此次《黑色微光》在製作過程中資源逐步到位,石佩玉才終於把Larry找來了。

對Larry Reed而言,光影戲看起來無限可能,技術上其實有很多限制,以往他的作品是純光影,不需要考慮螢幕前面會有甚麼物件。而對石佩玉來說,要把立體戲偶和平面光影戲融合在一起,無疑會有許多敘事和視覺上的衝突,她形容:「Larry的敘事邏輯是電影思維,用不同媒介在做電影,包括鏡頭使用、切換、說故事的方法,這和偶戲用偶去表演,用較多的台詞推動劇情,是兩回事。」

太讓人好奇了!究竟透過一遍又一遍的嘗試,排練又推翻,成型再重建,偶戲和光影會激盪出甚麼火花?進場看《黑色光影》,絕對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以偶戲結合美國光影大師賴瑞・李德(Larry Reed)獨創的「電影式光影」手法...
以偶戲結合美國光影大師賴瑞・李德(Larry Reed)獨創的「電影式光影」手法。(圖/攝影 Hsin-I Lin)
分享



活動資訊

飛人集社劇團《黑色微光》

【臺北場】時間:5/18-19、地點:淡水雲門劇場

【臺中場】時間:4/20-21、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更多詳細介紹與查詢



劇場親子Qbo藝文頻道閱讀專題

Qbo藝文頻道

廣藝基金會成立的「Qbo藝文頻道」(前身為藝文費斯簿),以表演藝術為核心,每天蒐集各方演出資訊、表藝新聞、文化評論,讓關心表演藝術的粉絲們透過這個平台,一次瀏覽當下發生的藝文訊息。同時也開放讓所有團隊、藝術家,免費分享活動資訊,打造一個全方位的表藝訊息平台。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