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不斷更新/力退一票前輩 《該死的阿修羅》王渝萱奪金馬最佳女配角

網紅攝影師把感謝狀丟垃圾桶惹議 成大、台師大取消演講

能上馬才能保命?《古雅典24小時歷史現場》再驍勇的騎兵都得學「上馬術」

帕德嫩神廟浮雕上的雅典騎兵。(圖/聯經出版提供)
帕德嫩神廟浮雕上的雅典騎兵。(圖/聯經出版提供)

從女奴到政治人物、從魚販到瓶身繪師、騎兵到醫生,24位典型的雅典小人物將會在一天24小時裡,與我們分享他們的真實人生。不僅如此,本書《古雅典24小時歷史現場》,還帶領我們同時透過他們一窺蘇格拉底、柏拉圖與希波克拉底、修昔底德與索福克勒斯等這些雅典巨擘的日常生活。(編按)

文/菲利浦.馬提札克(Philip Matyszak)

日間的第六小時——騎兵隊長檢閱部隊

騎兵指揮官研究著他面前十名青年騎士,嘗試把一種他其實感受不到的可靠感投射到他們身上。這些年輕人還遠遠不是萬事俱備的騎士,但能養成他們的時間也不多了。騎兵在雅典很受看重。在近期的戰事中,斯巴達人席捲了阿提卡的平原,而其間雅典的民兵只能躲在堅實的雅典城牆後(正規軍在色雷斯作戰)。這雖然讓他們免於遭到斯巴達的重裝步兵屠殺,但看著自家的農場與果園被燒個精光,心裡也真的是血一滴滴在淌。

在這樣的過程中,只有騎兵幾乎每天早上都會出城去,在能力範圍內以打帶跑的方式與斯巴達短兵相接或從事突襲,你可以將之想成是馬背上的游擊戰。

這麼做之所以具有可行性,是因為斯巴達固然有舉世無雙的步兵,但他們的騎兵只能算是勉強過得去。雅典的駿馬隨隨便便也能跟斯巴達的騎兵打個平手,而這還沒算進前者的盟友——斯基泰的馬弓兵與色薩利(Thessaly)的騎兵(色薩利是全希臘最負盛名的騎兵產地,所以雅典騎兵的行頭裡經常看得到來自色薩利的裝備)。

兩百名馬弓兵不算,雅典共有一千名騎兵。站在這些騎兵頂點的是兩名名為希帕契(hipparch)的騎兵司令,其下各有五名名為費勒(phyle)的中間幹部,而這些費勒底下又有共十名名為費拉契(phylarch)的中隊長像這裡的騎兵指揮官就是其中一名——每一名費拉契會指揮一支共十名騎兵的中隊。

在依照法律規定取得五百人會議的許可後,中隊長就立刻著手為他的中隊徵兵,而他找人的方向是看財力與體力。大致上來講,他找人是透過勸服而非逕行徵召。新入伍的騎兵都很年輕,所以要說服的是他們的雙親或監護人。「你看,你兒子有潛力成為一名出色的騎兵。反正你繳的稅裡也有養騎兵的費用,那幹嘛不讓你兒子去騎那些馬呢?而且有了國家配的馬,你兒子就不用花大錢買自己的坐騎了。再者他當了騎兵,你也就省下了請馬術教練的錢,我會替你訓練好的。」

名為希佩斯(Hippeis)的騎士階級

雅典騎兵既是軍事單位,也是社會上一個特殊的階級。這個階級對雅典的民主抱持一種深深的懷疑,當中許多人都懷念著貴族當家而佃農不敢僭越身分的「美好往日時光」。

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以雅典戰敗作收之後,斯巴達人以征服者的身分建立了寡頭政治,而這也讓騎士階級逮到了機會。但隨著寡頭政治慢慢變化成獨裁暴政,騎士階級在西元前四○四年被民怨激起的草根革命推翻,該階級原本享有的崇敬也大抵消失。

總之,靠著甜言蜜語與拐彎抹角的施加壓力,中隊長好不容易湊成了他的十人部隊,接下來的工作就是訓練這些菜鳥,讓他們為接下來的大遊行把自己準備好。節慶時要出來表演,是社會大眾對騎兵的期待。在大狄奧尼西亞節的遊行上,騎兵中隊長會帶隊偕雅典的其他騎兵一起演出,並讓他為了籌募與訓練部隊所付出的心血與花費,在眾人面前展露無遺。他圖的,是同為雅典公民者的認同與讚許。

戰場上的急救。(圖/聯經出版提供)
戰場上的急救。(圖/聯經出版提供)

年輕的騎士在他面前排成一條談不上整齊的直線。左手邊,年輕的卡利克雷茲怎麼會一雙腿如此僵硬——繃成這樣的他要是撞上什麼,免不了要骨折。麥斯希涅斯把韁繩握得太高了,也太緊了——要是馬兒突然低頭,他肯定會被扯下馬來。在此同時,色諾芬騎在馬上就像坐在椅子上似的。這要是平民百姓就完全沒問題,但騎兵必須要夾緊大腿,把上半身挺起來,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揮劍或擲槍而不至於墜馬。

中隊長指了指一根根荷米斯胸像方柱的方向。「各位那就是狄奧尼西亞慶典遊行的起點。到時候當眾家戲劇合唱團在十二神壇前表演他們例行的舞蹈時,我們會上馬繞行阿哥拉廣場,對一座座聖壇與雕像致敬。」

「等繞行完畢後,我們會以最高速馳騁到伊琉希恩。」他這指的是延伸至衛城西麓為止的一片平原。「我們以一批一百人為單位結伴進入。如同在實戰中,你們前面會有老將當先鋒,後面會有老將殿後,所以你們的工作就是隊形不要跑掉。再來我們會分成各五百人的兩路縱隊,來進行前往呂克昂體育館的遊行。

「以上我們不用擔心——只要你們記得在跑馬的時候把身體重心往後放,其他都不需要動太多腦筋。現在我們要做的是練習撐跳上馬,然後再去體育館練習擲標槍。上馬與擲槍是你們最可能摔個大馬趴,讓我跟你們自己顏面無光的兩個瞬間。

「下馬!準備接受校閱!」

中隊長並不擔心裝備本身會出太大問題——畢竟這些人在雅典都是一等一有錢人家的少爺,他們的馬具一定都很頂級。樣式倒是無法統一,因為騎兵本就沒有標準的制服。十之有六的人會穿戴維歐提亞的頭盔,而這讓中隊長甚是滿意,因為這些金屬頭盔的原型是一種風行於雅典的布帽,因此可以同時抵禦陽光與投射式武器。這些頭盔完全不會遮擋視野(這對多於開放平原上作戰的騎兵來講很重要),並能讓穿戴者清楚地聽到指令。

其餘的人穿的是弗里幾亞式的頭盔,沒有兩頂弗里幾亞式頭盔會完全相同,重點是它們都要有由高點向外呈現斜坡的側邊,藉以讓由上而下的攻擊被頭盔撥開到騎士那厚重的墊肩上。這些墊肩裡鋪的是亞麻胸甲,其輕量且有彈性。相較於青銅胸甲,亞麻胸甲也比較涼爽。騎兵真正戰鬥的時間很短,但卻花很多時間在希臘烈日下滿身大汗地騎馬。

名為「科皮斯」(kopis)的反曲彎刀幾乎人手一把,而這也不令人意外,畢竟這些新人的父親都是騎兵出身,所以很清楚什麼武器最能派上用場。唯一的例外是年輕的阿波羅達圖斯,他的佩劍是名為「西佛斯」(xiphos)的直短劍。中隊長拔出了他開山刀風格的反曲彎刀,然後輕聲細語地給了菜鳥騎兵建議:「換掉直短劍。馬上作戰的王道是砍劈而不是突刺。」

他反手揮出了一刀,將途經的空氣一刀兩斷,那氣勢讓新兵們不由得往後一閃。大家凝重地意識到在未來的幾年裡,他們得經常與這樣的刀鋒有更近距離的接觸,且至少有兩到三個人會在那過程中一命嗚呼。

這些年輕人處於被稱為「埃菲比」(ephebe),屬於十八到二十歲的男性青年。幾個月前在阿提米絲的神廟裡,他們一起許下了莊嚴的誓言,由此他們將永遠不拋棄自己的武器或同袍,會捍衛雅典到最後一口氣,還會盡一己之力讓雅典在他們死前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秉持著這樣的情操,他們此刻展開了軍事訓練,這是因為對於每個四肢健全的希臘男性而言,戰爭原本就是生活的一種日常。在為期兩年的埃菲比階段完成後,他們將會成為真正的雅典男兒,並被賦予雅典公民整套的特權與責任。

眼下,菜味十足的騎兵新生既驕傲,又緊張,還因為被阿哥拉廣場上的路人猛瞧而有點不好意思。一名騎兵帶著一張下半部是鬍子與青春痘之戰場的青澀臉龐,把手伸向了馬轡。馬兒哼了一聲並退了開來,逼得色諾芬不得不從戰甲下方掏出一根胡蘿蔔。

「很好。」中隊長教官點了頭。「你得給牠一個理由願意讓你上馬,食物就是其中一個選項。好,去吧,騎到馬背上。別東張西望地想找踏墊,用你的長槍把自己撐上去。」

「各位男士,撐跳上馬的技術救過多少人的命,我已經數不清。你們應該都看過吧,像這樣,拉開個三步的距離……」話聲未歇,隊長已經奔跑向前,手握槍身接近頂端的地方,在飛跨出一隻腳的同時順勢扭動身軀,砰一聲跨上他的駿馬坐騎,然後運用恰到好處的腕力將長槍從土裡拔起,槍尖最終停止在兩隻馬耳朵中間,不偏也不倚。

撐跳上馬所象徵的,是騎兵能在五秒內從步兵變成馬上戰鬥機器的能力。假如今天有一支科林斯的騎兵中隊突然現身於騎兵營上方的山脊,你真的沒有時間看一堆人在那裡找腳鐙上馬或是你扶我我扶你,等這樣弄好敵人都殺進來了。

書名:《古雅典24小時歷史現場:從女巫到摔角老師、間諜到馬拉松跑者,還有蘇格拉底與柏拉圖的日常生活》作者: 菲利浦.馬提札克(Philip Matyszak)出版社:聯經出版出版時間:2021年09月16日
書名:《古雅典24小時歷史現場:從女巫到摔角老師、間諜到馬拉松跑者,還有蘇格拉底與柏拉圖的日常生活》
作者: 菲利浦.馬提札克(Philip Matyszak)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時間:2021年09月16日

另外,由於希臘的馬是沒有馬鐙可以踩的,所以萬一在戰鬥中落馬也不是很稀奇的事情。訓練有素的戰馬會在原地等待騎兵重新上馬,但騎兵唯一的機會是撐跳上去,否則他在馬下將不會太長命。

年輕的色諾芬深諳這些道理,也在父親農場的畜欄內苦練過一番。但私下練習是一回事,在眾目睽睽的阿哥拉廣場上做給新隊長和同袍和半個世界看,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小心翼翼地調整了佩劍腰帶上的綁帶位置,拉出了三步的距離,把槍尖朝地上一插,然後試圖將身體撐高。沒想到,槍插下去的土裡藏著一顆石頭,結果槍尖一打滑,色諾芬從兩英尺高的空中落到地面,摔了個四腳朝天,武器也掉得滿地都是。

所幸實事求是的中隊長沒有落井下石。「還有人想試試看嗎?行,麥斯希涅斯,你上。」

麥斯希涅斯是個壯碩自信的年輕人,他二話不說退了三步,用長槍把自己甩到了馬兒不久前還在的地方。原來如今翻了個白眼在一旁看戲的馬兒很有個性,牠剛剛突然決定自己不想陪這些人玩撐竿跳的遊戲,為此牠俐落地側行了一步,麥斯希涅斯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頭盔敲在地上發出巨大聲響。為了這不用花錢的餘興節目,旁觀者中爆出了歡呼與掌聲。

中隊長怒瞪了一眼不請自來的觀眾,然後繼續對新兵耳提面命。「現在我們休息吃午飯,也讓這些無聊至極的小農去找點正事幹,不要在這裡傻盯著我們看。」

《騎兵的指揮官》與《騎兵之術》

本章大部分的內容,都出自兩千四百年前的兩部作品,而作者正是故事中那名叫做色諾芬的年輕人。當然寫出這些東西的,都是經過時間淬鍊而變得更有智慧的色諾芬,只不過你仍毫無疑問地能從他的字裡行間,讀到許多身為埃菲比時在雅典領受到的教誨。

前面提到徵兵的技巧、盔甲、武器的部分,是色諾芬親筆所述,就像大狄奧尼西亞節的遊行部分也在色諾芬的著述中出現過,而且比起本書在此受限於篇幅,色諾芬的描述還要詳實細緻許多。

撐跳上馬的技巧有色諾芬的原文作為依據,但也補充了現代人重現該技巧時的血淚心得。

●本文推薦書來自聯經出版《古雅典24小時歷史現場:從女巫到摔角老師、間諜到馬拉松跑者,還有蘇格拉底與柏拉圖的日常生活》


雅典 希臘 西亞 戰爭 聯經出版 閱讀風向球

相關新聞

廖運潘/雨後天已晴—《茶金歲月》自序

天高し 北埔洋楼 雨後の晴れ 終於散去了,北埔洋樓的陰霾,秋日天高爽。 (北埔姜家歷經榮華、苦難,廖運潘以此俳句表達買回洋樓的莫大欣慰,並分享雨後必有晴天的人生體悟)

親訪耆老、驗證文獻!《拉流斗霸》挖掘三峽大豹社歷史及遺族命運

新店三峽的大豹溪流域,過去曾經是泰雅族大豹社的聚居地,在理蕃政策下,日本統治者藉由「隘勇線」與現代化的戰爭技術,切割、殲滅山林裡的大豹社,隨後引進「三井合名會社」進行標準的資本主義式經營。 「拉流斗

唯品風尚集團執行長周品均 教你分辨慣老闆特質

如果真要說到什麼是不好的老闆,我來提出幾種類型,大家也可以試著釐清,你目前的老闆到底是不是慣老闆?

經痛是因為喝冰水、體質差?烏烏醫師破解「月經」迷思!

從初經開始,關於女性身體的迷思就一條龍的展開。 而「為妳好」,有時會讓妳陷入不友善的限制與框架中。 所以,愛自己,要從懂身體開始。

不容忽視健康問題!你知道「自律神經」幾歲開始逐漸失調?

身體出毛病卻找不到原因,可能是因為「自律神經失調」,人人都可以也需要調理

想讓全世界都來幫你?落實吸引力法則得靠這張計畫表

下班後要投入任何興趣或斜槓,無論是參加活動、運動、離職準備、證照補習、副業⋯⋯什麼都好,只要下定決心要開始做,就必須設立有效果的目標和計畫。如果只單純想著「從現在開始,我每天晚上要做○○○」,這是無法長久持續下去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