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立委爆台鐵向韓訂購全新區間車有4缺失 零件一堆中國製

期中考可帶小抄 台大生抄滿3張A4意外炸出一堆學霸…網一看全跪了

謝依婷/獨自看診高二生:「我就是不知道要怎麼不亂想……」

(圖/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圖/Image by Free-Photos from Pixabay)

文/謝依婷(成大醫院精神部兒童青少年精神科主治醫師


編按:

從接受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專科醫師的受訓開始,就時常見到前輩、同儕們甚至學弟妹們面對這樣的兩難:一名青少年帶著滿腹的心事來找你,卻不願他的家人知情。

每位接受求助的醫師心中懷揣著想要助人的熱情;然而,另一面卻是可能會承受指責的恐懼。面對尚未有法律上完整行為能力的未成年孩子,醫師想給予協助,卻總是綁手綁腳,診間成了鋼索台。

兒心科門診偶爾還是會遇到這樣的孩子。

這個清湯掛麵的少女,讀前幾志願的高中二年級,說不到兩句,眼淚就潸潸而下,吸著鼻子啜泣,衛生紙用了一張又一張,幾乎很難把話完整說完。

她說,從高一下就開始莫名的情緒低落,心情好好壞壞已半年多了。她參加吉他社,升高二後還當上幹部,本來最喜歡抱著吉他彈彈唱唱,最近也提不起勁去團練。看著曾經最心愛的吉他縮在房間角落,染上了塵埃,她更無法控制地一直想著:我就是什麼都做不好。

最近一個月以來,她吃不下、睡不好,常常躲在房間裡,蒙著棉被哭泣,深怕家人聽見會擔心。

「我是美術班的,我很希望可以念國立的藝術大學,不要讓家裡負擔太重。可是我雖然術科很好,學科卻實在不太行。」她說著又哭起來。「最近心情這麼糟,書完全都念不下,考差了,心情又更糟糕,就這樣一直惡性循環……」

她的憂鬱症狀相當典型,且已持續一段時間,影響到社交功能與學業表現,「建議用藥」是我在評估過後,心中浮現的選項。

憂鬱症目前的治療分成藥物治療與心理治療兩種,也可以雙管齊下。但還在上學的孩子,尤其是高中生,每週請假接受心理治療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是憂鬱症狀較嚴重的孩子,藥物可以協助腦中的腦內啡穩定,修復失去功能的神經元,讓孩子能從憂鬱情緒中盡快恢復起來。

但問題是,她自己來。

從接受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專科醫師的受訓開始,就時常見到前輩、同儕們甚至學弟妹們面對這樣的兩難:一名青少年帶著滿腹的心事來找你,卻不願他的家人知情。

每位接受求助的醫師心中懷揣著想要助人的熱情;然而,另一面卻是可能會承受指責的恐懼。面對尚未有法律上完整行為能力的未成年孩子,醫師想給予協助,卻總是綁手綁腳,診間成了鋼索台。

聽過其他兒心科醫師分享為未成年患者診療的經驗。

「我曾有一個個案,十七歲的高中女生,單獨前來就醫,在診間流著淚表示,單親母親得了癌症,自己因為擔心她的身體而吃不下、睡不著,取得了母親的同意,自己一個人前來就診。因為她的失眠情況嚴重,我開了一些安眠藥物,請她三天後再回診,並且告訴她,若母親情況許可,還是邀請母親最好一起過來。

「三天後,母親真的來了,孩子卻沒出現。這位母親情緒非常激動,她表示自己完全不知道孩子來看精神科門診。我試圖向這位母親解釋孩子當天的狀況,才發現母親根本沒有得癌症。她在診間對著我咆哮,『我的孩子很正常!你竟然沒經過我同意就開安眠藥給我女兒吃。她昨天跟我吵完架之後,一次把藥全吞了。我一定要告死你!』

「由於這位母親不停地干擾看診,院方甚至出動了駐警勸離。母親揚言提告,然後到醫院、衛生局、衛福部等機構,四處投訴我……」

同行最後淡淡下了註解,「以後沒有家長陪同,我再也不替未成年孩子看診了。」

有些前輩比較正向些,認為告知父母的結果不一定不好,可能反而是增進親子溝通的一個契機。

然而在診間,這些揣著祕密的青少年與希望一切公開、透明的醫師往往劍拔弩張。「你若告訴我爸媽,我離開這裡就馬上去死!」等令人心驚膽跳的話語,時有所聞。

這些無窮無盡的兩難,似是兒心科醫師的原罪。

這些想法和前輩的諄諄叮嚀在心中轉過了一圈,我仍沒有答案。解鈴還需繫鈴人,我只得開口問:「你這麼難受,怎麼不請家人陪你來呢?」

「不想讓家人擔心。」清湯掛麵簡短回應,帶點決絕。

「你難過這麼久了,都沒找人聊過嗎?就這樣一個人悶著?」我問。

「沒有。」清湯掛麵遲疑了一下,又開口,「有時候會跟朋友說,他們都會叫我不要亂想,但我就是不知道要怎麼不要亂想……我也不想造成他們的麻煩。」

她又把臉埋進掌間哭泣。

這群壓抑的孩子很怕造成別人麻煩,因此,在來到精神科診間如此艱難的道路上,他們選擇風雪獨行。

但兒心科醫師也有愛莫能助的時刻。我確認了她的自殺風險高低,再解釋藥物作用的原理,以及為何我認為她需要藥物協助,但是,我不能開藥給她,因為尚未對她的家人解釋這一切。因為,她未成年。

末了,我幫她約了下一回的門診時間。

「雖然我這次不能開藥給你,但我真的非常希望,你後天可以帶著你的家人來。如果你不希望我把事情告訴家人,只要不涉及你或別人的安危,我會儘可能地保密。但我會向他們解釋為什麼你需要用藥,爭取他們的理解。這樣可以嗎?」

我努力以柔和的語氣說,很擔心自己這樣的堅持,反而會失去一個幫助她的機會。

語畢,我慎重地把回診單交到她蒼白的手上,像是一個約定。

兩天後,清湯掛麵來了。

清湯爸也來了。

清湯爸外形魁梧,豪邁地咀嚼著檳榔。他穿著白色吊嘎和沾滿油漆的短褲,粗壯的手臂上爬滿了刺青,龍呀鳳的熱鬧非凡,動物園似的。

他一屁股坐下來就把手指節扳得喀喀作響,說:「聽說醫生你叫我來喔?阿喜妹衝啥?」

我看向旁邊的女孩,她臉上的表情相當侷促不安。

「呃,我想瞭解一下……爸爸,你看清湯掛麵最近的狀況如何?」

「她喔,從小就很乖啊,也很認真讀書。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每天一放學就縮在房間裡,都不出來,我本來以為是因為那個吉他,可是也都沒聽到她在彈。我也很忙啊,哪有時間管她那麼多。囝仔人應該就是不知道在假鬼假怪什麼吧。」

爸爸雖然嘴上並不溫柔,但仍可從他瞪大的眼中看出擔憂。

「你都說你很忙,可是我看你明明也都常待在家啊。」清湯掛麵小小聲地說。

清湯爸在工地工作,因為勤奮負責,加上做了二十幾年,在工地現場的地位頗高,已經是手下有一大班人的管理職。不料,他去年摔傷了腰,休息了好長一段時間,固執的他又不好好復健,現在願意找他的工地銳減,於是他有許多時間賦閒在家。

「那家裡的經濟還好嗎?」我問。

「家裡就我們兩個人,是還過得去啦。」

爸爸在過去幾年有些積蓄,目前經濟倒是不至於陷入危機。媽媽則是在清湯掛麵上幼稚園的時候,就車禍過世了。

「但是她要讀大學,我還是要存點錢,現在已經煩惱得要死了。啊結果她給我來看什麼精神科,又不是肖仔。」爸爸埋怨著說。

一旁的清湯掛麵的臉越來越垮,於是我明白了為何上次她自己來。

「叫你好好去做復健,你又不去!醫生都說你要趕快復健,以後才不會有後遺症,你都沒在聽!你這個有可能會不能走路欸,你不看醫生,只好我來看啊!」

清湯掛麵突然一次把心裡話全都爆發出來,爸爸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難看,顯然即將破口大罵。

「你想說的其實是,你很擔心爸爸,對吧?」我慢慢地說,劍拔弩張的兩人頓時軟化了些。

「都不好好照顧自己,我上大學以後,他怎麼辦……為什麼我這個年紀要擔心這些事情?別人都在追韓星、追什麼……」

女兒啜泣起來。爸爸愣在椅子上,不知道該說什麼。

「恁伯還沒死,你是在哭啥啦……」爸爸有點猶豫,但還是拙劣地拍了拍女兒的頭。

我和父女倆又談了一陣,最後,爸爸同意讓孩子來門診追蹤用藥一段時間,至少先讓情緒與睡眠穩定。

「醫學什麼的,我是不懂啦,反正就交給醫生你了。」

書名:《我們的孩子在呼救:一個兒少精神科醫師,與傷痕累累的孩子們》作者:謝依婷出版社:寶瓶文化出版日期:2020年9月28日
書名:《我們的孩子在呼救:一個兒少精神科醫師,與傷痕累累的孩子們》
作者:謝依婷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9月28日

拿了批價單之後,父女倆本來出了診間門,但是爸爸又自己推門進來。

「醫生,就拜託你了。這孩子從小就沒有媽媽,我也沒再娶,她很貼心、很乖,從小都沒有讓我煩惱。我知道我不會講話,她有心事可能都悶著,來這裡有個出口,我想也好。反正就麻煩你了。」

「聽她說當然是沒問題,但對她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你噢。剛剛她希望你做的事,你也聽到了,她很擔心你的腰。」我又提醒爸爸。

「好啦好啦,就是做復健嘛。你們這些查某人都一樣囉嗦。」爸爸一邊擺手,一邊關上診間的門。

過了一週,清湯掛麵又自己來了。

「爸爸呢?」我問。

「我們是一起來醫院的,他現在去復健科做復健。」

她回答,我們相視一笑。

「清明連假,我們要一起去看媽媽,爸爸說不能讓媽媽看到他身體這樣,可能會被託夢碎念。」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出版之《我們的孩子在呼救:一個兒少精神科醫師,與傷痕累累的孩子們》



醫師 憂鬱症 復健 寶瓶文化 閱讀風向球

延伸閱讀

高雄鳳山火車站附近工地挖到2顆未爆彈 軍方中午帶離

又帥又美背起來!FENDI奢華斜背包就命名為「吉他」

石門水庫清淤砂石車 遭爆偷跑

線上看診比購物更夯 疫情讓科技成長照新解方

相關新聞

黃春明、林懷民愛店「明星咖啡館」 見證逾70年的臺北文化史

作家的故事是大時代冷暖悲歡的故事,更是映照我們這一代人的故事。 陳宛茜,主跑建築與出版的聯合報資深記者,出版新書《我們不在咖啡館》梭織長達60年的臺灣藝文風雲及文化江湖,書中那些人與事,曾譜出豐饒的

財經菁英變身僧侶?數位世代心靈導師帶你擁抱「僧人心態」

當事情不如意時,告訴自己:「還有更好的東西等著我。」如此而已。你不必想著:我很感激丟了工作!當你執著地說「這個就是我要的。這個才是唯一的答案」時,所有能量都會卡在「這個」上面。當你說「這個行不通,但還有更多適合我的東西」時,能量就會轉移到充滿可能性的未來。你對可能的結果態度越開放,就越能把感恩化為行動。

國民姑姑獨享餐上桌!海裕芬:「美食是用來慰勞自己的」

延伸閱讀:「國民姑姑」海裕芬出首本料理書 分享廚藝與人生小祕密! 美食是用來慰勞自己的 「知道妳是龜毛的人,但沒想到妳比龜毛還要龜毛……」 長大後,在要更進一步認識新朋友之前,我都會先把話

和清宮劇演得不一樣!后妃生活真的很優越嗎?

清宮劇中,后妃們爭風吃醋,爭的不只是皇帝的寵愛,還有位份連帶而來的分例!也就是現代人所謂的「薪資」。 在熱議連續劇《後宮甄嬛傳》中,華妃的排場與日常用度奢華無比,甚至需要透過官員買通的銀兩才夠用。但

全球50大管理思想家教你擺脫「專業」帶來的束縛

我們總樂於去做自己擅長的事,於是就會一直去做。做得越多,就越擅長,越擅長就越願意去做。這樣的循環能讓我們獲取大量專業經驗,卻也更容易誘使我們受限於專業框架,落入能力陷阱。 想要突破現狀,像個真正的領導者一樣思考行事,全球TOP50管理大師透過常年研究與實際教學經驗發現:只有擺脫「能力」「人際網路」與「真實自我」三大陷阱假象,才能將時間用在真正有意義的戰略性思考上,並用心於在日常工作外建立人際關係網路、提升影響力等能夠為你持續帶來價值的事情。

【消防員現場筆記】吳永煥/現在真的不想再做了

文/吳永煥(오영환) 直至今日,十多年前看到的那個影像,仍然清楚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某一個冬末的深夜裡,報案中心接到了位於首爾西大門區弘濟洞的某一棟民宅失火的報案。發生火災的兩層連排住宅的建築物

【生物冷知識】詹美鈴/認識我們最親密的陌生室友們

文/ 詹美鈴(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生物學組副研究員) 自從開始研究嚙蟲(書蝨)以來,我經常收到民眾害蟲諮詢信件,看到許多人的無助以及對居家節肢動物的恐懼與誤解,也發現我們對這些「蟲室友」的了解與相關研

我們曾經是一群「與其到學校被霸凌,不如選擇去死」的孩子

閱讀小貼士 長假過後,又要重新轉換心情面對規律生活。對於許多學生來說,無論是否曾受到霸凌或看過霸凌事件,課業以外,面對人際關係更是每日焦慮緊張的來源。 《帶著校園霸凌記憶長大的我們:致 當年那些加

向國際巨星劉玉玲看齊!你該擁有一筆「去你的」基金

雖然女性地位近年來已提升不少,但女性貧窮的剝削現象仍舊存在,不過「財務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礎」,因此比起「脫單」,可能更需要懂得如何「脫貧」! 理財專欄作家亭主匯集五年理財經驗,在她新書《我的財富自由

【臺下十年功】馮翊綱/不善說謊,是表演者致命傷?

由聯經出版10月初甫出版的劇本書《謊然大誤》是臺灣當代最富盛名的劇作家、劇場表演家──馮翊綱的最新力作! 書中收錄〈謊然大誤〉、〈雞都下蛋了〉兩篇原創劇本,其中〈謊然大誤〉更是奪得臺灣文學獎劇本創作

羅雲熙、白鹿主演熱播甜劇《半是蜜糖半是傷》 原著搶先看!

世界上有許多種戀愛的方式,其中有一種「愛」是刻骨銘心的暗戀……

謝依婷/獨自看診高二生:「我就是不知道要怎麼不亂想……」

從接受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專科醫師的受訓開始,就時常見到前輩、同儕們甚至學弟妹們面對這樣的兩難:一名青少年帶著滿腹的心事來找你,卻不願他的家人知情。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