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殺死中國電影的「龍標」?獨立影展的悲涼無聲

秋高氣爽日夜溫差大 週四變天北台灣轉冷

抓毒、鎮暴、緝凶!20年資深警察不吐不快的警界真相

書名:《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作者:條子鴿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時間:2020年8月24日
書名:《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作者:條子鴿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時間:2020年8月24日


閱讀小貼士

警察身為國家公職人員的代表,第一線正義執法者,不僅要直面黑、白、黃三道潛規則,還有民眾求助、質疑、怨懟,工作內容無所不包,卻往往只在事發終端接手處理,甚至還有很多不得不面對的時刻。

《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作者條子鴿擔任過各種警力職位,從鎮暴霹靂小組、辦案刑事警察、開紅白斑馬車的國道警察、還是派區所管區,20年來警職生涯他常感悲憤無奈,因去年發生鐵路警察遇刺案起心動念,決定透過描寫真實發生的警察故事,表達基層員警的心聲,無論是闖過槍林彈雨,還是偶遇的靈異事件,警察其實也是個人,也會有脆弱的地方,拋開警察英雄形象,來閱讀這本書裡最原汁原味的警察故事,也看見條子鴿隱藏在字裡行間的領悟與嘆息。


文/條子鴿

法裡情

每個分局的偵查隊都有「鑑識小隊」的編制,小至將竊案現場的指紋與毛髮採集比對,大到將刑案現場的血跡與屍體拍照送驗,都屬於鑑識人員的專業範圍。許多案件得以真相大白,時常有賴於身著鑑識服的他們。

然而,每每破了案,風光上台領獎的人員裡,大多沒他們的分,所以稱他們為幕後功臣,實不為過。

鑑識小隊的「張小」是我認識多年的老同事了。這可不是什麼罵人的外號,我們習慣稱呼小隊長為「小」,巡佐為「佐」,而他是姓張的小隊長,自然就叫「張小」。

張小從事鑑識工作已十多年,一路由鑑識偵查佐升任鑑識小隊長,由此可見他的經驗之豐富。在他桌上常散疊著不少刑案現場的蒐證相片,張張血跡斑斑,令人怵目驚心。合作多次,其中有一件在多年前與他共同處理過的案子,最讓我印象深刻。

那是一間堆積成衣的倉庫,死者就在約一公尺半高的置物架上吊身亡。

距離置物架不遠處有一張輪椅,輪椅上滿是厚厚的暗紅色血漬。地面上除了一把大剪刀外,從輪椅到死者上吊處,還有兩道長長的血跡。

現場有一封死者的親筆遺書,上面字跡歪歪斜斜地寫著,他因久病纏身、行動不良等痛苦,加上近日確診罹患癌症末期,於是決定了結自己的生命。

這看似是一件合理的單純自殺案,現場卻有太多違背常理的跡象。

張小低聲告訴我,死者的雙手都有幾道疑似割腕的傷口,由輪椅上的血跡與掉落在一旁的大剪刀可以證明。

此外,根據死者長期坐輪椅的狀況判斷,他的雙腿肌肉萎縮已久,根本無法走路,連站起來都不可能,又如何能離開輪椅,到置物架去上吊?

張小蹲低細看著地上那兩道血跡,明顯是死者在割腕後雙手冒血,身體卻遭受不明外力拖行地面而遺留下來的。他語氣很肯定地告訴我:「這是二次加工的自殺。」

那麼,凶手是誰?

(示意圖/Unsplash)
(示意圖/Unsplash)

報案人是死者的太太,我詢問她:「你先生最近有沒有跟人結怨,或者起金錢糾紛?」

「沒有。」她簡單地回答我。

我又問:「那麼,你先生平日的生活起居是誰在負責照顧?」

她簡短地吐出一個字:「我。」就沒有下文。

我很詫異她的面無表情,更訝異她冷漠的情緒。

一個又一個疑惑,像蟋蟀般在我腦海中來回彈跳著。

在我問訊的同時,張小則致電地檢署,向檢察官報告案情。在法律層面上,檢察官是偵查案件的老大,可以指揮、調動我們警察辦案,所以我們都尊稱檢察官為「檢座」。

張小依照檢座的指示,完整保留現場。我則拉起封鎖線禁止任何人進入,等候檢座大人親自到場問案。

夾雜著幾許斑斑白髮、戴著四方黑框眼鏡的檢座,搭乘地檢署黑色公務車抵達現場,後頭跟著的是拎著一個沉重公事包的書記官。

檢座很快地聽完張小和我的報告與簡單分析,接著,他慢慢踱步環繞現場一圈,如狙擊手般銳利的目光停留在死者臉上好一會。

他推推鼻梁上的厚重眼鏡,再回頭瞧了瞧坐在矮凳上的死者太太,接著走向我們,帶著濃濃菸嗓的聲音問:「有菸嗎?」 

見我們兩人點點頭,他向書記官招招手,說:「我們去外頭抽根菸。」

張小與我對看一眼,我們眼中都是滿滿的問號,我心想:「這種時候,還抽菸?」實在摸不透檢座的葫蘆裡賣什麼藥,但也只能照辦。

走到倉庫外,檢座仰頭,盡往萬里無雲的藍天裡一口口吐煙,迷濛煙霧中,他的雙眸卻出奇地清澈。

他沒理我們,逕自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語:「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真是難能可貴……」

我與張小又對看一眼,不但問號滿臉,連烏鴉都滿天飛。什麼關頭了,檢座還吟詩作對?!

終於,檢座開了口,低聲問:「死者平日的生活照顧,確定都是由太太一個人負責?」

我肯定地點頭。

檢座沉吟了半晌,接著轉頭問書記官:「死亡證明書和官章都在公事包裡?」

書記官也確定地點點頭。

檢座接著對我們說:「等一下我在現場開個簡易庭,你們二人只要回答『有』或『沒有』就好。書記官,你盡量簡單記錄,其餘的不必詳細寫。」

說完,他緩緩嘆了口長氣。

望著他那無奈又感傷的表情,我們恍然大悟,跟著他進門開庭去。

我搬了一張大板凳給檢座,他坐在死者太太的前方。

「你對於先生自殺,有沒有意見?」檢座劈頭就問。

她侷促地來回摸搓著雙手,低頭回答:「沒有。」

檢座接著問我們:「兩位警察先生,對於×××的死亡現場有無發現異狀?」

我和張小抬起頭,齊聲回答:「沒有。」

這時,死者的一個女兒趕回來了,見到父親的慘狀,她放聲大哭,向檢座投訴:「我爸爸絕不可能自殺!早上我出門上班前,他還親切地跟我打招呼。都病了這麼多年,我和妹妹都常常鼓勵他、安慰他,現在醫術發達,只要活著的一天就有希望。他對自己的病情也一直很樂觀……對了,一定是有人殺了他,再假裝成自殺!對了,一定是小偷來倉庫偷東西,被我爸爸發現了,就殺人滅口!檢察官大人,求求你,我爸爸好可憐,他死得好冤枉啊!請你主持公道,幫幫忙,一定要找出是誰殺了我爸爸!」

然而,檢座對於女兒的苦苦哀求彷彿充耳未聞,仍舊淡定地繼續詢問頭低得更低的死者太太:「×××平日有無與人結怨?……有無與他人有金錢往來?最近生活有無其他異狀?……」

突然間,死者的太太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上,雙手一下揪著心口,一下猛捶自己的頭。她驚天動地地哭喊著:「是我!都是我!是我殺了我先生……」

現場一片安靜,只聽見母女二人撕心裂肺的哭泣聲。

***

(示意圖/Unsplash)
(示意圖/Unsplash)

我買菜回來,就看到我先生拿著剪刀,一刀一刀地,一直在割自己的手,血流得到處都是……我嚇壞了,趕快跑過去搶走剪刀,要他別想不開。我跟他說,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孩子們也都這麼鼓勵他啊。他反而哭著求我,說他不想再連累我了。他說看著我天天幫他換尿布、擦身體,推著他上大大小小的醫院,這麼多年來,辛苦照顧他這個比死還不如的廢人,他沒辦法原諒自己!他病了這麼多年,現在又得了癌症,身體的痛苦更讓他再也忍耐不下去……

我看著他被病痛折磨,越來越瘦的樣子,他的臉以前很飽滿的,現在卻都是凹下去的皺紋……他一直哭一直哭,可是看著我的眼神那麼堅定。

然後我想到這些年,我沒日沒夜地照顧他,完全沒有我自己的時間,根本沒有我自己的人生,一時衝動之下,就拖他過去置物架……

我綁了布條,扶著他掛上去……我緊緊握住他的手,對他說:「老公,這次我先對不起你,下輩子我們再當夫妻,換你送我先走……老公,再見……」

我殺了我先生!檢察官大人,我轉過身背對著他,讓他就那樣慢慢地在我身後斷氣,我殺了他啊……

女兒,是我殺了你們爸爸……但你知不知道,你們平時去上班,家裡就剩我們兩老,等到你們放假的時候,出門跟男友和朋友去唱歌、吃飯,家裡還是只有我們兩老。你們姊妹什麼時候真的關心過我們?

我是殺人凶手,我是殺人凶手!我該千刀萬剮!……

***

女兒盯著媽媽,一臉不可置信地久久無法言語。

檢座問女兒:「還有其他意見嗎?」她搖搖頭,不發一語。

這時,檢座突然走到死者的太太身旁,蹲下身,拍了拍她的肩膀,用我前所未見的溫柔語氣說:「你一定心力交瘁了吧?這些年,真是辛苦你了。本來我打算單純以自殺結案,但你既已坦承犯行,依照法律規定,我就得偵辦,這部分請你原諒。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全力幫忙你。」

這下換死者的太太張大眼愣住,一動也不動。

書記官請家屬在筆錄上畫押簽名後,我與張小送檢座一行人到倉庫門口。檢座臨上車前,衝著我們微笑說「辛苦了」,菸嗓似乎有點哽咽。

我心裡對於這位檢座滿懷敬佩。以往,我總認為所謂無為而治只是一種消極,但是這件案子讓我看到了,許多時候,「無所為而為」才是真正的有為。

無論檢、警或鑑識人員,我們的工作是負責找出凶手,伸張正義。在這件悲劇案子裡,卻沒有所謂的真凶,只有人倫親情的無奈掙扎。在秉持法律的法理情原則之下,如何權衡以其中的「情」阻止另一齣悲劇,比起找出真相破案,或許更應該是我們這份工作的意義。

***

後來,死者的太太果真獲得了輕判與緩刑。

原來,在檢察官們平日剛正不阿的外表下,都有一副慈悲為懷的心腸。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出版之《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請勿轉載。欲知更多內容請試閱電子書。udn會員獨享8折購書優惠,結帳輸入「reader100」即享折扣。

更多推薦閱讀

☞《做工的人》HBO同名改編影視原著,林立青揭工人心聲

☞《我們不想當英雄:消防員生死前線的心碎告白》

☞《從法醫到人醫:貫穿七個醫界現場的白袍啟示》

☞《比句點更悲傷》從殯儀館走向人世間,大師兄最新力作!

☞《你不伸手,他會在這裡躺多久?──一個年輕社工的掙扎與淚水》

作者簡介

條子鴿

高中時,常無照騎車,警察總是神出鬼沒,不但後頭追著跑,罰單更是吃到飽,以致我對警察深無好感。 沒想到,命運卻深不可測,走馬換位,造化弄人,瞬間便將我從戰機飛行員變成基層小警員,就此展開長達二十年的警界生涯。

從鎮暴警察、派出所管區、霹靂小組、國道警察到刑事警察,各項職位一路走來,歷經社會大大小小的刑案,數盡人生分分合合的聚散,我反而感謝這份工作,因為它給了我機會── 幫助更多人的機會,改變更多事的機會,看見更多層面的機會。

我從沒想過升官,也沒想要發財。我不期盼掌聲,更不在乎噓聲。無論在車流壅塞的街道,或是寒風刺骨的深夜,我只想盡我所能對得起身上的制服。 若你問我原因,別無其他,只因我們總是能從想要守護的人身上,找到自己最大的勇氣。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警察 檢察官 殺人 寶瓶文化 閱讀風向球

相關新聞

我們曾經是一群「與其到學校被霸凌,不如選擇去死」的孩子

閱讀小貼士 長假過後,又要重新轉換心情面對規律生活。對於許多學生來說,無論是否曾受到霸凌或看過霸凌事件,課業以外,面對人際關係更是每日焦慮緊張的來源。 《帶著校園霸凌記憶長大的我們:致 當年那些加

向國際巨星劉玉玲看齊!你該擁有一筆「去你的」基金

雖然女性地位近年來已提升不少,但女性貧窮的剝削現象仍舊存在,不過「財務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礎」,因此比起「脫單」,可能更需要懂得如何「脫貧」! 理財專欄作家亭主匯集五年理財經驗,在她新書《我的財富自由

【臺下十年功】馮翊綱/不善說謊,是表演者致命傷?

由聯經出版10月初甫出版的劇本書《謊然大誤》是臺灣當代最富盛名的劇作家、劇場表演家──馮翊綱的最新力作! 書中收錄〈謊然大誤〉、〈雞都下蛋了〉兩篇原創劇本,其中〈謊然大誤〉更是奪得臺灣文學獎劇本創作

羅雲熙、白鹿主演熱播甜劇《半是蜜糖半是傷》 原著搶先看!

世界上有許多種戀愛的方式,其中有一種「愛」是刻骨銘心的暗戀……

謝依婷/獨自看診高二生:「我就是不知道要怎麼不亂想……」

從接受兒童青少年精神科專科醫師的受訓開始,就時常見到前輩、同儕們甚至學弟妹們面對這樣的兩難:一名青少年帶著滿腹的心事來找你,卻不願他的家人知情。

【暗黑觀察】神奇海獅/人類:渴望以不完美生命創造完美社會的薛西佛斯

最爆笑✖最犀利✖最中肯的歷史大翻案!你以為歷史裡是贏家與輸家?其實都是阿呆與阿瓜! 人類犯蠢無下限,最ㄎㄧㄤ、最勁爆的歷史書,讓你笑著笑著就哭了……

【生活的風景】褚士瑩/野蠻才是最優雅的生長

在這個看似變化多端的世界,很多人雖然口口聲聲要忠於自我,卻總是在限制的框架中「決定做自己」。你以為自己長大了,改變了,可是竟不確定那是自己喜歡的樣子?褚士瑩在野放茶園中,看見「野蠻生長」的強悍生命力,他連結到小學四年級的自己......

【日常省思】曾彥菁/失速世界需要慢勇氣

不管幾歲,許多人都會遇上一個「坎」:對自己的未來全然沒有想像,也不知道以後該做些什麼?曾經以為的夢幻工作,如今只換來身心的疲憊不堪,遲疑這是不是能做一輩子的事?人生真的要繼續這樣過下去嗎?曾彥菁就是遇上這樣的「坎」,當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垮......

【食物現形記】賴瑞.奧姆斯特 /你所吃的食物是真的嗎?

食品產業是高利潤的世界但卻處處充滿騙局。你吃的起司可能是木屑、壽司裡的生魚片來源不明、初榨橄欖油其實是冒充的、牛肉、蔬果、五穀雜糧都混有假貨!享譽全球的美食記者賴瑞.奧姆斯特經典著作:《你所吃的食物是真的嗎?》書中教你該怎麼判別、選購真食物?真食物的美味又是什麼?

鄭秀妍 Jessica Jung 《Shine》揭露練習生之間的明爭暗算

韓國最知名女子團體「少女時代」前主唱Jessica,身兼歌手、演員、時尚設計師Jessica,她的首部跨界出道小說,即將引爆全球話題討論!

《富比士》年度好書!教你如何突破現況、改變有別傳統新思維

你的專業與優勢,只能夠把你帶到現在的位置,當你越引以為傲,你就越容易困在原地!我們總樂於去做自己擅長的事,於是就會一直去做。做得越多,就越擅長,越擅長就越願意去做。這樣的循環能讓我們獲取大量專業經驗,卻也更容易誘使我們受限於專業框架,落入能力陷阱。想要突破現狀,像個真正的領導者一樣思考行事.......

國產恐怖片《粽邪》原著小說揭開神秘喪葬習俗

為什麼鹿港人要把上吊自殺的往生者喚作「肉粽」?沒有淨化過的亡靈,真的會在陽世徘徊「抓交替」?參加「送肉粽」,沿途不能叫名字也不能回頭,否則惹煞上身? 《粽邪》同名電影榮獲2018年暑假檔華語片票房冠軍,原著小說獨家介紹「送肉粽」驅邪除煞儀式,以及完整呈現電影劇情及從未曝光的幕後花絮。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