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科醫師也會中風!醫師親身經歷教你中風如何自救與修復

書名:《下午5點02分,我中風了:中西醫雙執照、腦神經專科醫師的親身經歷告白》
作者:邱顯學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時間:2019年3月20日
書名:《下午5點02分,我中風了:中西醫雙執照、腦神經專科醫師的親身經歷告白》
作者:邱顯學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時間:2019年3月20日


閱讀小貼士

現代人生活作息紊亂、飲食不正常,再加上天氣忽冷忽熱,難免讓大小疾病接踵而至。「中風年輕化」也非新聞,但你應該沒想過年輕中風患者中竟然會有「腦科醫師」!

本書《下午5點02分,我中風了》作者邱顯學醫師41歲,不僅是中西醫雙執照醫師,更是腦神經專科,過去醫治無數中風病患,如今他也難抵這個得病宿命。他特意寫下親身經歷,鉅細靡遺記錄自己發病的過程,不僅提醒大家如何照護與修復,更要教大家如何避免憾事再次上演。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文/邱顯學

下午5點02分,我中風了!

――腦中風專長主治醫師的親身告白

高雄長庚醫院中醫針傷科神經學主治醫師邱顯學,是台灣少數受過西醫神經科訓練並且擁有雙執照的中醫師,更是腦中風中心的會員。

他致力於研究中西醫防治中風之道多年,卻難逃中風的魔爪,41歲那一年,致命的三分鐘,改變了他的一生。

我努力保持清醒,記下這個時間,2009年2月25日,星期三。

這一天,我覺得特別疲倦。早上已喝過一杯咖啡,下午4點再喝一杯,但身體上沉重的倦怠感卻沒有改善。

下午5點整,我準時離開高雄長庚中醫科系辦公室,欲前往腦中風中心的月會會議地點。步出辦公室時只覺得似有睡意,就像一般人感到疲倦時那樣。我低頭看著地板走路,一路上與科系秘書及研究助理對話。此時,後腦勺頭皮突然一陣發麻,麻感極快速地擴散至我的雙眼視野周圍,就好像有一片荊棘倏然地包圍過來,往我的視線中心靠近。

我停住腳步,瞬地抬頭看著走廊前方,景色依舊。

我再度低頭凝視著地面,有一股疲倦地想躺下的念頭。

但緊接著,剛剛後腦勺的一陣麻感之後,我的右半邊身體知覺減弱,我想跨出右腳走路時發現,一腳踩在地面上卻沒有反作用力的踏實感,只見右腳一直在晃動,如馬匹前腿抬起,在空氣中畫圈一般。

我的嘴裡一直嘟嚷著:「為什麼我踩不到地板?我踩不到地板……」

科系秘書轉頭看我,語氣緊張地說:「邱醫師,你臉很紅。要不要請總醫師來幫忙?……」我聽不太清楚秘書說些什麼,頭腦還有滿滿的脹感,只能以僅存的意識思索了一下,臆測自己應該是中風了!但現在,只有左手還能動,該怎麼辦?

情況不對了!我近乎結巴地對秘書說,請她幫我連絡尚在辦公室的中醫部總醫師來協助,我在這裡等(事實上是我根本無法移動)。然後,我再跟研究助理說,不礙事,別緊張。然後請她替我去腦中風中心的會議簽到並請假。在腦袋昏脹中,我目送她們兩位疾走,消失在長廊盡頭,期間她倆還不時回頭看看我的狀況。

「我不能倒……」腦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倏地想起我的左邊胸口口袋裡還有針灸用針。就這樣,我單手拿針、拔插梢,往自己發麻的後腦勺正中線(督脈)插下去。

說也奇怪,麻的感覺竟如一顆石頭掉入平靜水面,激起漣漪並擴散開來,腦袋的昏沉腫脹稍微舒緩了。把針留在頭上,我動了動右腳,仍然沒有踩在地面上的踏實感,但右手已經稍微恢復氣力。我用右手掏出褲腰袋上的手機,交由左手打電話給總醫師。接通電話後,他告訴我秘書已來電,他快抵達現場了。

這時順道看了一眼手機顯示,時間為下午5點05分。

毫無疑問的,我中風了!

我的意識還算清楚,依稀知道有幾位醫師從身旁走過,但我不想引起騷動,畢竟這裡還有一些病人家屬在走廊穿梭,而且我自己身上還穿著白長袍。所以,我只能選擇將身體右側靠在牆上,維持左腳單腳站立。

我嘗試著以右腳踩地面,但卻一直感覺不到踏在地面上的反作用力。那是在兒童醫院的三樓,接近急診第三觀察室外的長廊。只差急診觀察室幾步之遙,但我的腳卻到不了。

總醫師趕來協助時,我的身體右傾靠在三樓走廊牆邊,左手仍握著手機。一時之間,他也不知從何下手協助。我請他當我右邊身體的支撐,右手臂繞著他的頸項、架在他肩上,自己則用左腳小跳式的移到電梯前。運氣好,電梯距離還不到5公尺。

總醫師不時地觀望我的神色,也問問我覺得怎麼樣。那根針還留在頭上,我的頭皮不麻了,但腦子發脹的感覺還在,頭重右腳輕。

電梯門一打開便是急診走廊,總醫師攙扶著我,邊走邊跳到最近的一張推床讓我躺下。當時我只覺得好疲倦、好想睡。適逢醫院的管理部高專經過,看著兩位穿白袍的醫師一人躺一人站,靠過來了解一下情況。我還勉力笑說,應該是中風了。高專詫異地說,「怎麼會?!」他沉思了一會兒,就說還有事要去忙。

我穿著白袍,躺在推床上做檢傷,眼睛裡映著急診室裡穿梭的醫護人員及往來民眾的身影。周遭環境吵雜,但我卻感覺像是在看默片電影或是縮時影片,人們看著我,我看著人們,仿若身處兩個平行時空。

確認了床號之後,醫護同仁把床推入急診室內,我慎重地交待同仁,頭上那支針無論我清醒與否,都不能移除。交代完畢,我好想闔眼休息。突然想到,還有一針得補上才行,我趕緊又抽了支針,補扎在右小腿脛前肌處(足三里穴)。然後這才真的安心闔眼,靜待神經科總醫師會診。

時間感消失,腦袋也無法順利運轉。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神經科總醫師前來問診及進行神經理學檢查時我才睜眼。逐項神經學測試之後,才驚覺右手、右腳晃得厲害,右腿的本體感覺幾近沒有,但還看得到我的腳可以抬起晃動。

人的際遇如此微妙,前來問診的神經科總醫師,前些時候因車禍腦部受到撞擊,才給我針灸治療了好些日子,彼此都熟識。神經理學評估後需待影像學確認,為慎重起見,他們直接安插我進行腦部磁振造影檢查(Brain MRI)。推進到檢查室準備時,我後腦督脈、右腳足三里穴上的兩根針就得移除,以防干擾。

當時,我的白袍已被脫下,換上病人服裝,換移至檢查床。至今仍然印象深刻,我右手握著點滴架,想維持右手施力的觸感,但右腳卻完全無觸地感,雖然嘴上微笑著,回應檢查人員的一些問題,但心裡卻十分著急,擔心我的人生從此改變。

腦部磁振造影檢查做完,我自己先看了影像,當下就明白剛剛所經歷的一切是什麼。

毫無疑問地,我中風了!

●本文摘自商業周刊出版之《下午5點02分,我中風了:中西醫雙執照、腦神經專科醫師的親身經歷告白》,請勿轉載。欲知更多內容請試閱電子書。【聽讀書的聲音】udn會員購書定價65折起,結帳輸入「VOICE」再享7折優惠!(活動至3/25止)(限量200名)

更多推薦閱讀

☞《實習醫「聲」:敘事醫學倫理故事集》實習醫學生近距離接觸醫療現場的特殊身分,是窺見白色巨塔的最佳視角。

☞《親愛的醫師媽媽》剛滿70歲接生過無數天使的「許阿姨」醫師,一個讓編輯團隊落淚又充滿敬意的人生故事.....

☞《全國常見藥品12:肌肉、骨骼用藥,耳及其他用藥》不是只有醫師和藥師需要懂!基礎藥物知識與使用是你的健康保命符!

☞《血之祕史:科學革命時代的醫學與謀殺故事》英、法兩國為了爭奪科學主導權而進行決鬥;人命犧牲,只為竭力找出血液的奧祕!

作者簡介

邱顯學

中西醫雙執照/腦神經專科醫師

曾任高雄長庚中醫病房創房主任七年,美國洛杉磯健康大學連續二年訪問學者客座教學,及開辦西醫腦血管疾病住院中醫會診試辦計劃的召集人六年,現任中一苑中醫診所院長。

為臺灣少數受過西醫腦神經科專業訓練並且擁有雙執照的中醫師,更是腦中風中心成員。從醫以來致力於研究中西醫防治中風之道多年,卻難逃中風的魔爪,於41歲腦中風。



腦中風 醫師 中醫 患者 商業周刊 閱讀風向球

相關新聞

孤獨經濟全球化!疫情衝擊下孤獨感變得更具體而清晰

孤獨世紀的起點並不在二○二○年的第一季。新冠肺炎來襲前,早就有許多人感覺孤獨、疏離、破碎已久。 我們怎麼會變得如此孤獨?又必須做些什麼才能重新與他人連結?

【她們的創作日常】梅森.柯瑞/以牡蠣和香檳為食的女作家

文/梅森.柯瑞(Mason Currey) 伊莎.丹尼森(Isak Dinesen, 1885-1962) 伊莎原名凱倫.丹尼森(Karen Dinesen),生於哥本哈根,於1914年與身為

黃春明、林懷民愛店「明星咖啡館」 見證逾70年的臺北文化史

作家的故事是大時代冷暖悲歡的故事,更是映照我們這一代人的故事。 陳宛茜,主跑建築與出版的聯合報資深記者,出版新書《我們不在咖啡館》梭織長達60年的臺灣藝文風雲及文化江湖,書中那些人與事,曾譜出豐饒的

財經菁英變身僧侶?數位世代心靈導師帶你擁抱「僧人心態」

當事情不如意時,告訴自己:「還有更好的東西等著我。」如此而已。你不必想著:我很感激丟了工作!當你執著地說「這個就是我要的。這個才是唯一的答案」時,所有能量都會卡在「這個」上面。當你說「這個行不通,但還有更多適合我的東西」時,能量就會轉移到充滿可能性的未來。你對可能的結果態度越開放,就越能把感恩化為行動。

國民姑姑獨享餐上桌!海裕芬:「美食是用來慰勞自己的」

延伸閱讀:「國民姑姑」海裕芬出首本料理書 分享廚藝與人生小祕密! 美食是用來慰勞自己的 「知道妳是龜毛的人,但沒想到妳比龜毛還要龜毛……」 長大後,在要更進一步認識新朋友之前,我都會先把話

和清宮劇演得不一樣!后妃生活真的很優越嗎?

清宮劇中,后妃們爭風吃醋,爭的不只是皇帝的寵愛,還有位份連帶而來的分例!也就是現代人所謂的「薪資」。 在熱議連續劇《後宮甄嬛傳》中,華妃的排場與日常用度奢華無比,甚至需要透過官員買通的銀兩才夠用。但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