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2019台北國際書展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讀書人專欄

影/朱學恒曾賭郭董不會選總統 明晚在這裡請千份雞排

比起死亡,丈夫出軌更難讓人接受……

2019-04-01 10:21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分享

阿涉把我舉起來放在脣邊。乾燥柔軟的,阿涉的嘴脣。

沒想到還能以這種形式,和阿涉接吻……



閱讀小貼士

如果離開人世後,只能成為一件物品,你會選擇成為什麼?留在誰身邊?

《致我所愛之人》書中用輕鬆、有趣,帶點奇幻的故事形式,帶領你面對「死亡」,以及至親好友經歷「你的死亡」後所接續發生的事,那些來不及好好道別的11段故事,藉由11件物品「憑依」與守候、11次回頭盼望,關於後來的他們,故事又會如何繼續下去?


文/東 直子


「車禍?」

「您在十字路口被右轉的車輛撞上了。您騎著自行車。」

自行車……我茫然地想起來。對了,自行車。我三更半夜非常想喝乳酸菌飲料,騎自行車到便利商店去。我本來覺得晚上出門要是碰到壞人,騎自行車比較容易逃跑,比較安全的說。

乳酸菌飲料。因為想喝乳酸菌飲料,所以我死了?

「我確定是綠燈才過街的啊。」

「是啊。您騎車遵守了交通規則。右轉過來的車輛好像沒看到您。雖然車速並不快,但剛好撞到脆弱的地方,要害,就是這個意思吧。您當場死亡。但是肇事者沒有逃跑,已經因過失致死罪被檢方起訴了。請安心。」

「叫我安心,我都已經死了不是嘛。沒辦法復活了吧?對方有沒有被起訴,會怎麼樣都無法安慰我了,因為我死都死啦。」

「是的,所以……」憑依課輕咳一聲。

「我們替您準備了憑依。」

「憑依?」

「是的,對世間還有留戀,無法接受死亡,或是有一定想見的人,一定想看到的東西……我們憑依課為這些人日夜服務。」

「我有留戀,也不能接受死亡,也有想見的人跟想看到的東西啊。」

一面說著,我最先想起的,是兩年前跟我結婚的阿涉。我馬上要過生日了。我們說好要去法國旅遊的。現在正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時候,為什麼只因為半夜出門去買乳酸菌飲料,就虛擲了這一切呢,為什麼非這樣不可呢!

我應該只是心裡這麼想著的,最後卻發出聲音大叫起來。

「所以說,您先鎮定一下。」

憑依課把手輕輕放在我因憤怒顫抖的拳頭上。涼涼的,有點溼意。

「我想見,阿涉。」我含淚說。

「讓我回去,讓我回到阿涉身邊。」

「好的。」憑依課用力點頭。

「那就憑依在涉先生身邊的東西吧。這樣的話,您就可以再度見到涉先生。雖然無法復活,但是可以在一起。」

我想著阿涉身邊的東西。阿涉,現在在做什麼呢?

現在要是早上的話,他就在喝咖啡吧。用他喜歡的馬克杯。那是我們一起去逛博物館時買的,那個上面有三角龍剪影的馬克杯。

阿涉喜歡恐龍。馬克杯上印著三角龍,他總是撫摸龍腦袋上的三根角說:「這角真不錯。」所以只有那裡有點剝落了。阿涉總是習慣性地撫摸著稍有缺陷的角。

他今天也摸著龍角吧。「這角」,就算他想說,現在也已經沒有人聽了,他一定覺得很寂寞。

「我要變成三角龍的馬克杯。」

「啊,原來如此。很好啊。涉先生現在也每天使用那個杯子呢。那麼我這就準備合約。」

憑依課的雙手間出現的半透明紙張上,浮現「涉」、「馬克杯」、「三角龍」的字樣。它叫我往紙上吹氣,我就照辦了。

吹完氣之後,我就變成了馬克杯。接下來的一瞬間,我感受到令人懷念的手掌。是阿涉的手。又大又乾爽的手感。


從事設計工作的阿涉常常使用鉛筆,指紋都像刺青一樣染上了黑色。他的食指好像撫摸著三角龍的角般移動,我好癢。阿涉還活著。毫無疑問。我失去了人類的身體,現在在阿涉手中。

裝在我裡面的即溶咖啡冒著熱氣。阿涉把我舉起來放在脣邊。乾燥柔軟的,阿涉的嘴脣。沒想到還能以這種形式,和阿涉接吻。我盛裝著咖啡,高興得快哭出來了。

阿涉就這樣嘴靠著咖啡杯,停了下來。握著把手的手指微微發抖。我也隨之震動。震動一直不停止,過了一會兒,我被放在桌上。

阿涉?怎麼啦?你在哭嗎?

阿涉用雙手掩住臉。

不要哭。我在這裡喔。我在這裡。

我和咖啡就這樣放在桌上。

我只能在陰暗的屋裡等待阿涉回來。燈亮了。是阿涉。歡迎回家。我心想。阿涉看著我。阿涉用雙手把我捧起來,撫摸三角龍的角。然後好像下了什麼決心一樣,把冷掉的咖啡一口飲盡。

他感受到我的心意了。我心想。

阿涉立刻把空了的我用溫水仔細洗乾淨。阿涉笨拙的手指觸摸著我的每個地方。他用力搓杯底,把咖啡的顏色和味道徹底清乾淨。

我被輕輕放在水槽上方的滴水架上,滴滴答答地滴著水。從滴水架上可以清楚看見餐桌和裡面房間的沙發。

阿涉在吃飯。他坐在沙發上,一面看電視一面吃。因為自己一個人住,我幾乎沒聽過他的聲音,但我可以眺望他的側臉。我很滿足。

而且,阿涉每天都觸碰我。因為每天早上他都用馬克杯喝咖啡。我只能觸碰到他的手指跟嘴脣,但我能用全身感受到,實在是無上的幸福。變成馬克杯真是太好了。變成阿涉喜歡的三角龍馬克杯,真是太好了。


書名:《致我所愛之人》作者:東直子譯者:丁世佳出版社:麥田出版(城邦...
書名:《致我所愛之人》
作者:東直子
譯者:丁世佳
出版社:麥田出版(城邦)
出版日期:2019年2月27日
分享

就這樣過了一年。

女人突然出現了。三更半夜。

我從滴水架的定位上看著女人。女人喝醉了。阿涉也喝醉了。

「我睡沙發上,」阿涉說:「妳睡床吧。」

阿涉,這是怎麼回事?我們一起睡的床,你要讓那個女人睡?

「為什麼呢?」女人用嗲嗲的聲音問阿涉。

「一起到床上睡吧。」

「說什麼啊。妳只是因為錯過末班電車才過來的不是嗎?」

「不止是這樣喔。」女人說。

女人的眼神已經沒有醉意。是清醒的眼神。

「對我來說不止是這樣。」

女人凝視著阿涉的眼睛。阿涉也好像一下子醒了。他直視著女人。那是男人的眼神。

不行啊,阿涉。不能被騙。這傢伙,一開始就打算誘惑阿涉。這個女人心機很重。

這是個壞女人。非常壞的女人。我知道的。

我不會說阿涉一輩子不能跟別的女人交往。但是這個女人不行。雖然長得不錯,但是化妝很濃很纏人,性格很惡劣喔。不行不行,不行啊,阿涉。不能被騙。

我死命傳送意念。但是兩個人把我扔在滴水架上,像是被臥室吸進去一樣消失了。

阿涉!阿涉!阿涉!

我在陰暗的廚房不斷大叫。但是他聽不到。兩人就這樣在臥室裡迎接了早晨。

在那之後,女人就不時會過來。阿涉不再使用我,也就是三角龍馬克杯了。因為那個女人用別的杯子裝咖啡。我就一直被放在滴水架上。只能動彈不得地望著他們愉快地聊天。

女人愈來愈漂亮。阿涉也愈來愈有精神。談戀愛就是這麼回事。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城邦)之《致我所愛之人》。欲知更多因死亡而錯過的故事與結局,立即試閱電子書

閱讀頻道「讀」享優惠,讀書吧全館消費,結帳輸入優惠序號「reader」即享88折!

更多電影改編原著推薦閱讀:

☞所有用甜言蜜語、美麗畫面建構的戀愛都是謊言!

☞《為了與你相遇》冠軍作家,第一「狗」稱全新催淚故事

☞幸福感這種東西,會沉在悲哀的河底,隱隱發光

☞ 2016年法國最佳新人文學小說,猶太小女孩和德國大兵,超越常理的羈絆


作者簡介

東 直子

一九六三年出生於日本廣島縣,和歌創作者、小說家、劇作家。一九九○年起,開始在《MOE》雜誌刊登和歌、詩和童話作品。一九九六年,獲得第七屆歌壇賞。二○○六年,以《長崎君的手指》在小說界正式出道。二○一六年,以《線之森之家》獲第三十一屆坪田譲治文學獎。除了詩歌、小說創作以外,也執筆過音樂劇腳本,並於二○一五年任職早稻田大學文學學術院文化構想學部教授。已出版十多部作品。



咖啡自行車閱讀風向球長崎法國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