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NBA中國風暴 湖人詹姆斯:「挺港」推文很危險

全球百大數位企業大洗牌!台灣從6家掉到剩這兩個

【話題徵文:生活中的氣味】劉彥辰/香花

2019-02-18 06:00聯合報 劉彥辰

某天下班回家,房裡竟有絲絲暗香。開燈一看,書桌上兩枚拇指大小、將放未放的香花,讓我整個人清新了起來。這形似蓮子的小花,花瓣硬質,具有芝蘭性格;沒有大豔大烈、四處流芳的高調,馥郁卻不招惹,彷彿就為有緣人香一回,純粹許多。

當年爺爺為了遮擋夏天烈日,在天台上種滿了植栽,大多數都是橘子,其中幾盆是香花。每逢花季,父執輩車上的冷氣口常有一兩朵香花,連老爺車也變得風雅了。長輩曾說香花便是玉蘭花,一直教我困惑,分不清香花與經常於車陣中現蹤的那種玉蘭花有何不同,直到聽見客家歌手羅思容的作品〈含笑花〉,觸及我的直覺,幾經查證後才為它「正名」。

因為香氣中隱約帶點蕉甜味,含笑花也別稱為香蕉花。就我看來,這是把花給叫俗了,「含笑」這名字比較適合。畢竟,含笑花只在盛開前一刻鮮摘下來,香氣才最為豐滿,一旦綻放了,很快便香盡花黃。因為時光停留在最好的年華,含苞待放直至枯萎,所以才如此芬芳,得人惜愛吧。

香蕉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