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2019台北國際書展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讀書人專欄

才嗆總統府把髒手拿開 「政經」錄到一半被通知停播

亮劍!共軍發布最新海陸空軍轟炸影片

光榮退休?神射手追殺令從現在開始!

2019-02-09 09:00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分享

「二十一世紀人類分成三種,用蘋果機的、不用蘋果機的、什麼機都不用的。」

說著,他將蘋果機擲在地面,右靴子的鞋跟像殺蟑螂般,踩、轉、磨。

文/張國立

從後門溜到街上,躲在暗處觀察賭場五樓打開的窗戶,淡淡的煙飄往窗外。

撥通沙皇的電話,搭好長一段的地面電車到北邊城郊。

「需要一把槍。」

沙皇在車站緊緊摟住他,摟得幾乎斷氣。

「什麼都有,水槍也有。」

沙皇不是俄國人,摩爾多瓦人。位於羅馬尼亞西部,烏克蘭的南部,面積比台灣略小,人口只有三百五十多萬。歐洲原來最窮的國家是阿爾巴尼亞,蘇聯瓦解後,摩爾多瓦共和國取而代之。

「年紀輕的出國,找錢。年紀大的不敢出門,怕花錢。」沙皇曾介紹他的祖國。

比小艾早一年離開法國第二外籍步兵團,本來沙皇回祖國定居,幾個月後確定實在活不下去,流浪到羅馬尼亞,最後在匈牙利結婚落腳。

他是象牙海岸那次意外事件四個人之一,被打得最慘,留下扁平的鼻梁,另三人是寶力、領帶與小艾。

往北接近斯洛伐克邊境,沙皇的房子在樹林角落,他扔把槍給小艾:

「Dragunov SVU,俄國槍,你熟悉,簡單好用,附贈滅焰消音器、PKS-07瞄準鏡,十發裝彈匣。」

以前試過SVU,輕,不卡彈,不故障,保養容易。

「不用擔心來源,阿富汗戰場的紀念品。」

他攤開兩手:

「還是你要CZ?」

CZ是捷克狙擊槍,價廉物美,不過SVU短小精悍,很好。

「離開步兵團後,我從沒用過槍,寧可抽菸也不願再聞火藥味。」沙皇不以為

然的說。

拿張紙畫三重同心圓的圖靶掛在三十公尺的位置,試射歸零靶。小艾連續三槍命中靶心左上角。調表尺,再三槍,回到靶心正中央。

「射程最遠?」

「俄國人說一千兩百公尺,」沙皇擺動手指,「所以,最多八百公尺。」

應該足夠。

用平底鍋炒飯,小艾只能用左肩翻鍋,加了很多外公要是知道一定搖頭的食材,沙皇冰箱內的蔬菜一概切丁汆燙,現成的培根先炒出油,再下蛋液與飯,最後拌進青菜,灑鹽與胡椒。

沙皇老婆吃得眉開眼笑。第一次,小艾覺得女人胖點比較好,這種冰雪天氣。

「寶力郵件裡提過你被追殺的事,不甘寂寞?對方是誰?」

小艾搖頭。

飯後坐在門外長廊,沙皇窩在木椅內,伸直長腿。

「找我要槍,你不想躲了?」

「不想躲,想不透他怎麼知道我在布達佩斯,既然想不透當然得找機會問他。」

「他從義大利追你到布達佩斯,厲害角色。」

「狠。」

「手機給我。」

沙皇撫摸小艾的蘋果機:

「二十一世紀人類分成三種,用蘋果機的、不用蘋果機的、什麼機都不用的。」

說著,他將蘋果機擲在地面,右靴子的鞋跟像殺蟑螂般,踩、轉、磨。

「塵歸塵,土歸土。」小艾唸。

「你看,沒有蘋果機,他找不到你。忘記提醒,瞄準鏡的夜視功能很差,最好別在晚上找你的什麼塵、土。」

「鐵鍊橋那裡的多瑙河多寬?」

「四百公尺吧。想游泳?」

小艾看著手中的槍,沙皇看著小艾。沙皇用力拍小艾的背:

「果然還是小艾。」

「橋對面是什麼?」

沙皇站起身,「離白天還早,我去拿酒和地圖。」


*


大雪,很多路面封閉,小艾轉了幾趟車,從北邊進入多瑙河西岸的城堡山,沿城牆走到南端的布達佩斯公寓旅館,櫃檯忙著客人住宿結帳,他趁隙閃進廁所攀上屋頂,披沙皇給他的白色床單,靜靜等待。已經過一個晚上,如果對方沒發現他離開房間,此時恐怕耐不住性子。

透過望遠鏡看去,橋對面豪華的巴洛克式四季酒店,旁邊是賭場,他清楚看見第五層樓最右邊房間的窗戶,窗仍開著。

昨晚離開前,他用黑布蓋住避難所的玻璃,此時在陰沉天色與雪光的映射下,成為一片大鏡子。

思考,鐵頭教官說的,換做對方的處境思考。

若他是那名狙擊手,從賭場五樓窗戶看避難所,角度不大,況且窗戶已被黑布遮住,只有一個辦法,和許願池的情況相同,上頂樓,爬出老虎窗,在屋脊的背面躺下,不但可以透過氣窗看見避難所屋內的情況,更不易被發現。

另有可能,對方直接闖進避難所。

不會。那小子是狙擊手,不是殺手。狙擊手的思考條件是距離、隱匿、天候、風速和視野。

再思考,他觀察過附近每棟房子,賭場的正面斜對多瑙河,背面是窄巷,防積雪過多,屋頂的坡度很大。兩面各有四扇老虎窗,這種天氣應該都關著,而此時屋頂已積一層雪。如果他登上頂樓,與其闖入背面房間再爬老虎窗上樓頂,不如利用中央樓梯間的窗戶,以免旁生枝節,而樓梯間是透的,第五層樓梯間正面和背面的窗戶,之間沒有屏障物。

轉移望遠鏡,果然勉強能從正面窗戶看到背面的,五樓以下前後窗戶的中間則是樓梯。

回想馬納羅拉那晚的襲擊,對方寧可選擇相距百公尺的制高點射擊玻璃窗內的目標,顯然怕引人注意,尤其怕惹小艾的注意。對方清楚自己是這季節馬納羅拉不常見的東方面孔單身客?當地居民隨時會當聊天材料對小艾說。為求隱匿,他做了壞的選擇。襲擊失敗後,追到稜線步道、追到維納斯港,他有非殺小艾不可的決心。

上回失手,這次必定極有耐心,不讓小艾有反擊的機會。

或者,賭場房間內根本沒這個人,小艾疑神疑鬼罷了。

三個小時過去,小艾凍得兩腿幾乎失去知覺,他伸手按摩大腿時已經想撤退,不過如果真有敵人,他也趴在凍結成冰的屋頂,會不會也到了該撤退或按摩腿的時候?

等待。

大型遊覽車駛進四季酒店大門前的車道,陸續下來十多名觀光客,兩個男人在飯店門口抽菸,穿緊身運動衣紮馬尾的女孩跑過公園,鐵鍊橋上的汽車塞成長龍。

抽菸的人增加到七名。

增加拿相機的女人,她對著雪中大橋拍照。

增加穿大衣戴毛帽在飯店前講手機的男人。

鐵鍊橋上的汽車幾乎不曾移動。

紮馬尾的女孩跑上橋。

又半個小時,對岸賭場的樓頂閃出一縱即逝的光線,小艾迅速眨眼溼潤眼球,從瞄準鏡看向避難所的窗戶,果然賭場樓頂有動靜,他移動SVU的槍口,距離六百五十公尺,微風,溼氣重,仍飄雪花。

填進第一枚子彈,稍稍壓低槍口。

河邊的餐廳在岸邊擺出桌椅,黑西服的服務生動作敏捷張起一把把的陽傘。

講手機的男人大步進四季酒店。

抽菸的人換了一批,兩男一女。

一頂白帽子出現在屋脊……槍口的消音器。

屏氣、槍管架在女兒牆、抵緊右肩窩……白帽子再出現,下面是雙眼睛。扣第一道扳機,扣第二道扳機,射擊。

SVU裝了滅焰與消音器,發出的射擊聲音是「噗」,右肩頂住後座力,但,不妙,扣下扳機的剎那,一片薄薄雪花飄到他眼皮前。

沒射中,白帽子前的屋脊激起一小群雪花。

他忍著肩痛往右兩個翻滾移至屋頂的邊緣,對方則必往左邊翻滾。百分之九十的狙擊手用右手射擊,不管左撇子、右撇子。左手不持槍,朝左翻滾是自然反應。

白帽消失。小艾移動槍口,忽然感覺一道氣流迎面而來,他直覺縮脖子。子彈擊中距他五公分的女兒牆上積雪。

穿圍裙提鋁盒的男人轉進河邊往四季酒店,桃太郎外送的小弟,鋁盒刺眼。

藍色雪衣的男人坐進面河的傘下,服務生送去咖啡。

鐵鍊橋上看不見甩馬尾的女孩跑。

汽車開始一公分一公分的移動。

小艾填入第二發子彈,他看不到白帽子,不過玻璃反射出賭場屋脊的槍口。挪動上半身的角度,瞄準鏡內出現槍口。

等待。

對方槍口轉向,小艾見到瞄準鏡映著日光的反射。

等待。

小艾右眼貼著瞄準鏡,剎那間,他見到對方的瞄準鏡、見到對方藏在瞄準鏡後面的眼睛、見到眼睛上沾著雪花的眉毛。他忍不住喊出:

「大胖!」

大胖的槍口微微上抬,小艾隨著扣下扳機,兩顆子彈穿透好幾百片雪花、越過大塞車的鐵鍊橋、在各型車輛上空擦身而過、飛過重新出現的跳動馬尾女孩、沒打擾手裡鋁盒冒出熱氣的桃太郎外送小弟。

書名:《炒飯狙擊手》作者:張國立出版社:馬可孛羅/城邦文化出版時間:...
書名:《炒飯狙擊手
作者:張國立
出版社:馬可孛羅/城邦文化
出版時間:2019年01月27日
分享

子彈掠過小艾左耳旁,他幾乎聽得見子彈發出的「咻」聲。他的子彈也沒打中目標,可是打中對方的槍,在飛散的粉雪中,依稀看見對方槍口戳出屋頂積雪的一陣雪霧即消失。

槍可能往下掉,對方失去了槍。

小艾填入第三發子彈,轉移槍口,對準五樓樓梯間的大玻璃,背光,只看見裡面有黑影晃動,小艾毫不猶豫射出第三槍。

正面玻璃抖了抖,不到一秒的堅持,浪頭撞到堤防似的整片墜落,才離開窗框立刻散成碎片。清楚看見背面的玻璃窗也於抖動中往後巷墜落,中間不再有人影。

馬尾女孩在積雪的橋面留下鞋印,她戴耳機,嘴裡規律的吐氣。

另一對男女坐進雪中的河岸咖啡雅座,喝的不是咖啡,是紅酒,服務生正為他們的腿蓋上毛毯。

四季酒店前的遊覽車換成保時捷,下來也綁馬尾的男子與不在意腿上沒有毛毯的女孩。

桃太郎外送小弟走出飯店,迫不及待點起菸。

收起槍,小艾從一旁的安全梯爬至樓下,戴緊黑毛線帽,豎直衣領,提著包往城堡山西面走,他遠離多瑙河,穿過馬路,穿過另一個不知名的公園,到達布達佩斯火車南站旁的地鐵站跳進二號線的電車。

二十分鐘後回到河的東岸,在聖史蒂芬大教堂旁打公用電話:

「怎麼樣?」

「沒看電視新聞呀?」沙皇狂笑,「觀光客用手機拍到有人從賭場樓頂跳樓自殺,記者說他大概連回程機票也輸了。來喝酒,我老婆吃你的炒飯上癮啦。」

沒去喝酒,他回地鐵站轉搭三號線,由布達佩斯西站搭火車往下一個避難所。

在車上他一刻也沒閉眼,手中緊緊抓著僅存的諾基亞手機。

為什麼是大胖?


本文摘自馬可孛羅出版《炒飯狙擊手》,讀書吧電子書提供,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作者簡介

張國立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曾任《時報周刊》總編輯,得過國內各大文學獎項,精通語言、歷史、軍事、體育、美食文化,從詩、劇本、小說至旅行文學無所不寫。現為職業亂跑自由作家,著作超過三十多本。喜愛旅遊,並且在途中不斷發現人生的品味,越跑越覺寬廣、越跑越覺美味。

近期作品:《金陵福:史上第二偉大的魔術師》、《海龍.改改》、《愛情的規律與範圍》、《戰爭之外》、《一口咬掉人生》、《鄭成功密碼》、《張大千與張學良的晚宴》等。


賭場抽菸羅馬尼亞閱讀風向球張國立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