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19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閱讀風向球
故事連載
閱讀專題
讀書人專欄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耍官威!落選議員罵燈會保全不認識她 網友逼請辭

臺版「西遊記」 收服臺灣各地妖精的奇幻故事

2019-02-07 12:00聯合新聞網 讀.書.人

「多謝救命之恩。」

當姬羽躍上船時,但見灰甲大漢蹲在船舷之側,讓面色蒼白、胸口黑血還不斷淌出的徐聿平躺,大漢啞著嗓子道:「但,姑娘的這位朋友,只怕……」

文/東燁(穹風)


這一塊平台延伸向前,就是整片更為平坦的岩盤,在岩盤之上,有兩人正各執兵器激戰。其中一個穿著灰色鎧甲的胖大漢子,手中是一柄如巨螯般形狀怪異的大剪子,他似乎已經受傷,雙足行動有些不便,因此左足幾乎不動,只有右腳忽前忽後,以招架應對居多;另一個在他周身不斷繞行,出招快如疾風的對手,則是身著一襲黑紅相間的長衫大漢,那人容貌極為俊美,手中一口詭異的黑色長劍,劍走輕靈,驅動如靈蛇矯矯,不停窺釁伺隙,從笨重大剪子的招式孔縫間進擊,卻從不與對方兵刃相交。那灰甲大漢頭戴一頂圓盔,看不見五官,但兵器輕盈又步履矯健的黑衫漢子則一臉獰笑,似乎有意這樣遊走環伺,以消耗灰甲大漢在盔鎧與重型兵器的負荷下,一直快速耗失的體力。

「那穿鎧甲的只怕要輸。」姬羽皺眉,徐聿也看到了。兩人不曉得已經激戰多久,黑衫漢子毫髮無傷,且身形飄忽奇快,精神倍長,反觀灰甲大漢的那身厚鎧卻滿布劍痕,頭盔上也血汙斑斑,若不是仗著厚甲保護,只怕早已不知身中多少劍了。

「咱們去幫忙?」徐聿問,挪開腳步就想加入戰圈,但姬羽伸手攔住他,說道:「蠢死了,你睜大眼睛仔細瞧瞧,看這中間隔著什麼?」她這一說,又讓徐聿定睛細看,只見徐、姬二人這邊,以及纏鬥的兩者之間,竟似有一道如薄霧般時隱時現的紫色光影,在空中浮掠擺盪,就連一旁的激流上方也飄浮成片。

「結界?」徐聿從未真正見識過結界,這時也不確定,但姬羽點點頭。她足下一點,踢起一顆小石子,那石子飛出去,在結界上輕輕一碰,竟「嗤」地一聲被煉化成煙,看得徐聿瞠目結舌,又指著旁邊的湍流問道:「師姑,水下能過嗎?」

「水能過,但水裡的生物恐怕就不行,除非你想試試看。」姬羽皺眉搖頭,連徐聿也跟著沮喪。


「螯老兄,時至今日,你猶然死戰,又有何意義呢?」酣鬥中,黑衫漢子忽然一笑,開口說話。徐聿這才知道,結界雖能分隔兩邊,卻不能阻斷聲音。黑衫漢子連刺數劍,又呼吸平勻地說道:「咱們打了多少年,從水裡打到地上,從地上打回水裡,現在又從水中再到陸地,你這般苦苦死撐,阻我去路,最終卻難免要不敵一死,早知如此,又何必浪費時間?左右就剩半日不到了,你若有遺言,不妨現在說與我聽,看在纏鬥多年的份上,咱們也算有交情的仇敵,興許我還可以幫你完成遺願呢!」他不停笑說著,好像真的是在與故人閒敘一般,但手腳絲毫無礙,招招狠辣,足見功力深厚,更顯見成竹在胸。

灰甲大漢隻字不吐,奮起勇武,將手中螯剪猛撞硬砸,但每每總差了數寸,砸不中黑衫漢子的長劍,連兵器造詣僅只一般的徐聿也看得出來,纏鬥的二者之間,其兵器武功究竟孰高孰低。這時黑衫漢子驀地變招,雙足急點,身形飄忽,繞著灰甲大漢起伏竄動,黑色長劍更似靈蛇吐信,既抓不準出手的方位,更難以適時應對,灰甲大漢接連被刺數劍,往後倒退幾步,已經被逼到結界邊上。

「小心了,那可是你自己布下的結界呢!」黑衫漢子獰笑著,他出招更快,連續兩劍砍在灰甲大漢的肩上,一劍自那大漢肩頸間護甲的縫隙中透入,鮮血噴濺起來,另一劍更直指對方雙眼,若不是螯剪猛然砸下,想拚個同歸於盡,才逼得黑衫漢子非得收招閃避,只怕這時勝負已分。

「呸,好無恥的打法哩!」黑衫漢子冷笑。他讓過一剪後,身形忽低,又是兩劍刺出,但劍尖甫出即回,灰甲大漢才剛閃過,黑衫漢子竟以意想不到的速度,繞到他的背後,又是兩劍遞出,一劍砍在盔甲上,一劍卻傷及灰甲大漢的腰間甲縫,再帶出長長血花,鮮血噴到結界上,也是嗤然蒸散。

便在此時,黑衫漢子發現了結界另一端的徐聿二人,他笑道:「怎地還來了幫手嗎?螯老兄你原來還藏了伏兵哪!不過很可惜,他們卻過不了你的結界哩。」

「別過來!」灰甲大漢開口嚇阻,徐聿他們第一次聽到這人的聲音,莫不都心頭一驚,那人聲若洪鐘,響亮如雷,震得偌大海洞似有回音。灰甲大漢只說了這三個字,心神一不寧,胸口即又中劍,幸好都被鎧甲擋下。

兩劍不成,黑衫漢子猛一縮身,向後退出丈餘,他一停下腳步,忽然仰天大笑起來,讓徐聿感到納悶,而姬羽則忽然暗叫一聲:「不妙,那黑衣漢子的妖氣變得好強!」

徐聿也是一愕,不及開口相詢,黑衫漢子睜大雙眼,兩眉高軒,一綹細髯飄動,欣喜若狂地叫道:「一百年了,終於又一百年了!天可憐見,總算讓我又等到這一天了,哈哈哈哈……」朗笑聲中,他忽然往前急竄,身法較之前更加詭異快速,左趨右繞,往往在不合理處旋身變招,黑色長劍快得讓徐聿再也看不清楚。只見灰甲大漢此時已毫無招架之力,喳喳之聲不絕,都是利劍砍削在他身上的聲響。那黑衫漢子就如發狂一般,身形如鬼似魅,長劍亦如瘋魔亂舞,在最是癲狂之際,他猛然間一凝身,就立在灰甲大漢背後,那大漢完全還未能轉身應變,背上已被長劍刺中,利刃透甲而過。這一幕看得徐聿與姬羽連驚呼都不及,只能錯愕不已。

「終於又到了百年一次的雙闇月。我說過,就只需要這片刻時間,便足以讓我取你性命。」黑衫漢子手握劍柄,低聲冷笑。

「起碼又擋了你一百年。」灰甲大漢的聲音瞬間宏亮不再,他胸前被利劍透出,鮮血兀自滴流,連圓形頭盔下緣也殷紅成片,顯然口中吐血,但語氣依舊堅定。

即在此時,姬羽悄悄輕扯徐聿的衣袖,跟著急躍而出。原來灰甲大漢中劍之後,元力頓消,那道他布下如紫霧般的結界也隨之淡去,終至消失無形。結界一失,姬羽已經跳入戰圈,她一聲不響,兩旋靈火凌厲劈出。黑衫漢子沒料到姬羽會猝然襲擊,險些應變不暇,長劍抽出,待要再指向姬羽時,兩旋靈火照著門面已然劈下,將那黑衫漢子打得連退數步,滑入台地邊緣的湍流之中。

一見那人落水,徐聿本來還心中一喜,就盼那漢子會直接被激流所溺斃,不料灰甲大漢卻驚呼道:「不好,雙闇月之時,他妖力大盛,落水就更難敵對了!」說罷,他不顧自己早已站立不住,竟推開躍到他身邊伸手相扶的徐聿,手裡抓著螯剪,跟著往湍急海流中一躍而下。

突如其來的轉變,讓徐聿與姬羽措手不及,一齊奔近岸邊張望。但見湍流中猛然噴濺出大浪,一隻巨大的黑色雙頭蛇急竄出來,兩條蛇頭共連在一尾蛇身上,分別自左右朝他二人侵襲。姬羽見狀,雙足一蹬,躍高避開,靈火急劈而下,打在左蛇頭的頭頂,蛇頭不閃也不避,硬是承受一擊,卻依舊張開大嘴,露出尖銳毒牙朝著姬羽腳踝咬去。姬羽見牠竟然不畏靈火,也吃了一驚,連忙縮腳,在半空趁勢翻了一圈,反掌又劈在蛇頸上,但巨蛇仍然不為所動,卻扭回頸子,大嘴朝著姬羽再咬。姬羽接連劈砍都傷不了牠,心中也自詫異,她變招極快,一腳踩在岩洞邊的隆起處,迴身正對著巨蛇已經張開的大嘴,雙掌連揮,數道靈火旋飛而出,打進巨蛇口中。那巨蛇「嘶」的一聲,蛇信遽吐,不但三次都擋下靈火,更將姬羽重重擊掃開去,讓她又跌回岸邊上。

與這同時,另一側的右蛇頭衝向徐聿,但徐聿可沒有姬羽的好身手能凌空飛躍,他站在岸邊,挺起利劍,奮力向前刺出。那太初劍不愧是匯聚數十代玄靈宗方尊靈力的至寶之物,劍尖一掃,竟割破蛇頭嘴邊鱗甲,只一劍就將其嚇退。徐聿一劍得手,立時往前追擊,不料原本逐退姬羽的左蛇卻盤旋回來,將徐聿攔腰掃倒,跟著右蛇再度猛地探出,正要一口咬下時,大浪中嘩地又竄出一物,卻是一隻灰色巨蟹。那巨蟹的硬殼上滿是割紋,一口螯鉗雖然看似笨重,但揮舞起來卻非常迅速威猛,大鉗橫截而出,從巨蛇的右蛇頸根處狠狠鉗下。彼此正糾纏不開時,姬羽已經又再次躍起,她數次攻擊都不能奏效後,於是祭起玄靈眼來,打算拚盡全力一搏。那瞬間她額上青光綻開,凝聚成線,直射左蛇眉心,而左蛇依舊絲毫不懼,又咧開血盆大口,呵出一口腥臭味極濃的惡氣,惡氣團聚如霧,竟也能擋下姬羽額間射出的靈光。

「我攻牠中路!」見巨蟹與姬羽各與左右蛇頭僵持,徐聿大叫一聲,忍著被巨蛇掃倒的疼痛,不顧安危地再度爬起身,奮盡全力,挺起短劍,朝著巨蛇雙頭連結的中間位置要狠狠刺下。姬羽身在半空,連忙高叫:「不可!」但她話聲未落,徐聿已經快步搶到岸邊,對著那隻黑紅兩色鱗甲相間,通體渾身都散發詭異暗色光澤的蛇妖,奮力遞出利劍。只是他劍尖距離蛇身雖近,但偏偏就在刺入之前,一抹闇紫色的幻彩卻突然掠過眼前,徐聿猛然抬眼,見紫色闇光錦簇如花團,在他眼前一旋,尚不及看個清楚,光團中激射出一根細長的黑色尖刺,早將徐聿透胸而過,刺倒在地。

書名:《東海伏妖誌(上卷)》作者:東燁(穹風)繪者:氫酸鉀出版社:聯...
書名:《東海伏妖誌(上卷)
作者:東燁(穹風)
繪者:氫酸鉀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26日
分享

那黑刺電閃即收,縮回紫色光團裡面。姬羽看得分明,原來那竟是蛇妖倒捲起來的尾部尖端,光團如瓣,共有六片,映閃著令人生畏的妖光。它倏地刺倒徐聿後,立刻又朝巨蟹而去,巨蟹大鉗還夾著蛇頸,同樣不及放開,只見光團中又是一抹黑影刺出,在巨蟹堅厚的甲殼上瞬間刺穿好幾個窟窿,冒出汩汩黑血。受到如此重創,巨蟹的大螯立時鬆脫,蛇頸圈轉,反過來纏住巨蟹身軀,將牠牢牢鎖住,蛇尾再一擺,光團又起。就在致命的一擊即將刺下前,姬羽大喝一聲,收了玄靈法眼,不與蛇妖硬拚靈力,卻祭出那日在玉山巔上,用以牽制獠人的懾靈奇術。她雙掌圍拱,一團巨大的紅光如火彈出,重重打在蛇妖身上,將牠彈了開去,撞上湍流之側另一邊岩壁。那團紅火雄烈不絕,彷彿有著巨大黏性,將偌大蛇妖黏在石壁上,任憑牠兩條蛇首與一節長尾瘋狂擺動,濺起啪啪不斷的洶湧水花,卻怎麼也掙脫不開。

爭取到這片刻餘裕,姬羽毫不遲緩,她左右手靈術齊施,在地面與水中接連布下數道結界,回頭時,但見灰色巨蟹不知何時已退到岸上,又幻化為人形,正是方才那個灰甲大漢。大漢一手提起胸口中刺、已經昏厥不醒的徐聿,牠自己似也痛苦至極,沉聲喊道:「妳那結界無法阻牠太久的,快走!」說罷,將徐聿肩上左膀,右手提著大剪,更不回頭,朝著海洞出口大踏步走去,姬羽也急忙跟上。沿途還有紫色螢火閃爍照明,卻見地上滿是淋漓血汙,都是灰甲大漢與徐聿身上滲出的。他們邁步急行,一路退到洞口時,無頭妖還兀自守在不遠處,當即撐船過來,見了此情此景,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手忙腳亂地幫忙。姬羽臨登船前,一回身,輕喝一聲,玄靈神眼又開,青光綻處,將海洞入口堅矗數百年的岩盤轟然擊垮,巨大碎石紛紛墜下,砸入海中,掀起滔天大浪,更揚高陣陣塵煙,直到海風將灰煙吹散時,那海洞早已被巨石填掩,再看不出洞口的位置。

「多謝救命之恩。」當姬羽躍上船時,但見灰甲大漢蹲在船舷之側,讓面色蒼白、胸口黑血還不斷淌出的徐聿平躺,大漢啞著嗓子道:「但,姑娘的這位朋友,只怕……」

「他不會死,也不能死!」姬羽只覺得自己心都空了,眼神茫然。她探出手來,掌心捂在徐聿湧出黑血的胸前,青光罩住傷創,靈力源源注入,以延續徐聿的心臟跳動。她今日一戰,對手之強,完全超乎想像,且忽見平常生龍活虎的徐聿竟爾重傷,生死難料,心中悲惶驚駭之甚,更是兩千八百年來首見。青光閃映,靈力毫無保留地貫注進徐聿胸前,她望著那張滿是血汙的面孔,不知怎地,多少與之相處時的過往前昔,竟一一逐漸浮現腦海,諸多飛揚跳脫或唯唯諾諾的表情,都比現在雙目緊閉、血痕斑斑的模樣要來得生動萬分。姬羽滿臉是淚,卻咬著牙,用強硬的口吻,對不省人事的徐聿喊道:「以我玄靈宗初代方尊之令,徐聿你不准死,聽到沒有!」


本文摘自聯經出版東海伏妖誌(上卷)》,讀書吧電子書提供,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作者簡介

東燁(穹風)

東燁,以前是穹風。

十月廿日生,無論何時都只會回答自己廿八歲。

因罹患天秤座不可癒的選擇障礙症,才學電機、中文、視傳與行銷,玩過音樂、開過酒吧、寫過小說跟詩集,一直想當編輯,卻變成高中國文老師,如果有所謂的「志願」,那就只想當「玩家」。

低調是習慣,隨和是個性,文字的拼湊、旅行的足跡、影像的攝取都是一種書寫,既然還活著,便相信代表作尚未出現,現在做的每件事,都只是覺得應該認真活著。 信奉「從心之所行,即是正道」。 以前是穹風,現在是東燁,這是我。

出版作品有《思念不在的地方》、《告別 月光》、《凝望浮光的季節:冬雨》、《凝望浮光的季節:春雪》、《寫一封信給給你》、《神曲》、《狗骨頭女孩》、《屬於我們的無傷時代》、《後初戀的道別》、《獨白》等等著作。


聯經出版讀書吧閱讀風向球東燁東海伏妖誌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