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泰國羽賽/逆轉勝!決勝局連拿10分 戴資穎退丹麥女將闖頭關

教育部發文0+7快篩陰也要禁足 大學教授:中央政策矛盾不同調

【迷偶像】洪倪/我的韓團演唱會初體驗

圖/TANK
圖/TANK

以往認為韓國團體都長得一樣的我,漸漸認出她們的樣子

我詫異地盯著前方的年輕女子,一邊窺視對方指尖的操作,一邊驚訝在我家這個鄉下小鎮竟然有同好。看著錶,距離中午十二點已過了三分鐘,不免在腦中預想備案,是改用手機操作,還是咬牙聯繫黑市?終於,她結束動作,領著白紙快步離開,我立刻踏前補位,站在巨大的機台前快手點擊。為了這一天,我可是練習了無數次,無視在我身後傳來的視線壓力,在搶到要的位置後,簡直想仰天長嘯,興奮地拿著小白單,捧著一疊千元鈔去超商櫃台結帳。

我買到MAMAMOO演唱會的票了。

喜歡上她們也有兩年了。大學畢業前,忙碌高壓的畢業製作磨損著精力,加上感情的挫折,心靈感到無比疲乏。當時在網路上無意間聽到一首韓文歌曲,輕快的曲風使人心情大好,音符震動耳膜將能量運送到大腦,歌聲治癒了我的低潮。像逐漸染上藥癮的人,把這組歌手的歌曲一首一首接著聽,花絮影片更是一支一支都看完,我好像喜歡上這個四人女子團體了。

以往認為韓國團體都長得一樣的我,漸漸認出她們的樣子、記住她們的聲音。那時我著迷的程度,想來有些內斂又瘋狂。由於怕被朋友們嘲笑都大學了還在迷偶像,我愛得很低調,不常大肆宣揚,可白天上學和打工的空檔,耳機裡統統是她們的歌曲,夜晚回到家也會躲在被窩裡搜尋今日的花絮影片。

我的行事曆逐漸變成偶像模式,當她們發新專輯時,那個月就每天上網替她們投票打榜;當她們參與的綜藝節目要播出時,我就像倒數節日般期待。剛出社會那年,當我知道MAMAMOO要到台灣辦演唱會,立刻在日程上記了一筆,期待北上參與這個盛會。對於一個現代粉絲來說,雖然偶像的影像資源在網路上不計其數,但每個人心中還是會有個終極目標:看到真人真身。在經歷一番爭奪後,我總算買到了演唱會想要的區域,暱稱為魚池的搖滾區。

演唱會那天,我特地排了假,獨自一人搭客運到台北。雖然演唱會傍晚才開始,但午後的新莊體育場已充滿人群,一直以來默默追星的我,身邊沒有任何同好,也不曾在陌生人面前展現自己的喜好,但此刻卻感覺腳下的空間不再邊緣,我大步逛了起來。路邊的攤位販售許多周邊小物,廣場前的粉絲們拿著一台音響放歌,業餘的舞團輪流表演MAMAMOO的經典舞曲,許多人一邊看演出,一邊練習晚點的應援。笑聲、歌聲、歡呼聲充盈在耳裡,眼前一片祥和,布滿著彩虹色泡泡。這是什麼烏托邦?我不認識周圍任何一個人,卻感覺他們都認識我。

我享受一幕幕的演出,卻又矛盾地不捨得時間往後推進

會場裡冷氣開得挺強,但掩蓋不住躁動的心,我們像魚池裡的魚,不斷往舞台前游,只想離飼料更近。突然,燈光轉黑,眾人尖叫,舞台慢慢亮起,尖叫只有更盛。整整兩個多小時,我享受一幕又一幕的演出,卻又矛盾地不捨得時間往後推進。在演唱會的尾聲,周遭的人群開始互使眼色,悄悄騷動起來,我意會到後,也翻出包包裡的紙牌,捏在手心裡做足準備。

若要說粉絲跟偶像有什麼對等互動,演唱會的驚喜橋段應該就是一個。不只偶像會準備特別演出,一些粉絲們組成的精銳團體,也會在這種難得能看見偶像真身的場合裡準備「應援」。早在進場前,精銳們就跟主辦方及經紀公司溝通好,提早進入會場在座位區上擺放「手幅」,等待演唱會進行到特定曲目時,精銳粉絲會打出暗號,提醒所有人把手幅拿出來。手幅是寫有一句話的紙牌,通常座位區的手幅會是兩面顏色,用以排字,透過色塊排列的方式把想傳達給偶像的話用簡單的韓文排出來。

不自覺地跟上節奏,我與周遭的粉絲們拿出手幅,高舉在頭前,期待成員們看見整齊的排字時能感到幸福並落淚,再一起用簡單的韓文跟偶像們齊聲喊:「不要哭,我們很愛你們!」第一次參與其中,好像幫朋友求婚,被自己弄的激動又淚目,此時哨聲一響,排字還會翻面擺成愛心形狀,堪比天上的雁群。

演唱會結束後的隔天,我陷入嚴重的演唱會症候群,腦中不斷回放當晚的歌曲旋律,心情感到特別空虛,像失戀一樣,以為自己永遠走不出來,不能再更愛。那幾個晚上我難以入睡,在社群上反覆看了同好們的回顧與心得,彷彿再次回到那個地方。

可是後來,我開始新的工作,忙碌的日程跟嶄新的生活圈,漸漸沒有時間每天追上MAMAMOO的最新動態,再後來,只有偶爾會在YouTube上面欣賞她們的新歌(還是演算法推薦的),狂熱追星似乎已成為往事。就像結束一段美好單戀,你們從未一起,但喜歡淡去後,依然會希望對方過得甚好。那段歲月裡遇到她們,獲得了心靈無上的滿足,雖然不長但歷歷在目,回想起來反而是我備感歡快的一段回憶(還會笑出來)。

現在的我,不再羞於分享自己所欣賞的偶像,因為否認自己喜歡過,好像否認了過去的自己,也否定了偶像的努力。人類總會對某種人或是事物著迷,喜歡畢卡索跟喜歡五月天一樣可愛,喜歡貓咪跟喜歡茶壺一樣珍貴,喜歡就是喜歡。

所謂的偶像到底是什麼呢?小學時的我,回答可能是「嘔吐的對象」;如今長大了,我好像懂得了,那也許是偶然想起時,會笑得像傻瓜的對象。

延伸閱讀

珍藏詹皇親送簽名球衣 柯瑞:隨時激勵自己

想減緩失智母大腦退化 女星暖舉曝光超催淚

挺過王力宏離婚風暴 徐若瑄宣布見面:不會缺席!

五月天15日起台中洲際球場唱5天 周邊交管路線看這裡

相關新聞

【動物上好戲】仁尾智/有貓的日子

我覺得與其說貓尾巴微顫表示「牠現在心情很好」,不如說是「牠預料會有好事發生」,這般深信未來的天真與堅定,真的很棒……

【記憶藏寶圖】宋大一/小開

從前上班族、銀行員、公務人員,上班穿的西裝都量身訂做的,我家生意好極了,全盛時期爺爺還是紡織公會理事長……

【記憶藏寶圖】汪建/單車落鏈記

民國57年起,政府實施九年國教,國小畢業生一律直升國中,接受義務教育。然而我是民國56年從國小畢業的,當時只有六年國教,如要升學,須參加聯考才能進入初級中學(即今日之國中)就讀,且必須負擔龐大的學雜費。

【記憶藏寶圖】汪建/照片

從小就愛看照片,尤其是人像照。最有印象的就是父母親在民國42年的一張半身黑白訂婚照。父親的西裝頭實在好看,額上黑髮微捲,據說找理髮師燙過;母親脂粉未施,一頭秀髮自然披肩。兩人同看右前方,攝影師拍攝他們的臉蛋約略偏左。

【閒話吃喝】陳珮珊/陽光離島,甘藍香

「老師、老師,妳在家嗎?」門口傳來一陣叫喚。原來是母親好友、務農的阿姨又送菜來了。碩大高麗菜兩顆,秋冬盛產,是澎湖農人最樸實真誠的情意。只是,家中本已購入一顆,三人如何消化三顆高麗菜?「不然來曬高麗菜乾。」媽媽說。

【走在編劇的路上】呂登貴/從選角到角色創造

有句老話說:「選對演員,戲就成功了一半!」而在教導劇本寫作的課程裡,我常用「選角」來類比「角色創造」的過程。想要設計一個...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