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職業有祕密.心理師篇】黃柏威/在這裡,把我們的悲傷說好說滿

圖/圖倪
圖/圖倪

從「心裡有病」變成「心靈養生」

我大學念的是財務金融,可是念得很沒勁,對自己的未來也充滿困惑;不過,正因為有這困惑,我做了人生最大的轉彎,決定延畢來報考心理輔導研究所。比起計算冰冷的數字,我發現自己更喜歡與人互動的工作。雖然那時對諮商毫無概念,但心裡生起的火花,好像在告訴我還有一條可以嘗試的道路。

那是西元2000年,立法院通過心理師法的前一年,別說一般大眾沒聽過「心理師」這名詞,連要考研究所的我,也是進到這個圈子裡才知道。為此,當年向朋友解釋自己考研究所的決定時,總得花一番口舌功夫。這偶爾令人洩氣,因為即便說完,大家還是不知道讀這個將來要做什麼職業,也不乏有人冷嘲熱諷地回應:「以後找得到工作嗎?」「這不都是自己有病的人才會去念嗎?」解釋到後來,我也不想多說,真要說起來還有點壓力。

二十年過去,回頭看這段經歷,覺得世界變化好快,如今「心理師」一詞似乎已內建在現代人的大腦裡,甚至一度成了人們口中的熱門行業。大眾對心理諮商一詞不再陌生,也漸漸撕下對求助的汙名化標籤;曾有個案對我說:「來諮商就像車子定期要進場保養一樣。」這話具體反映了人們對諮商的印象從「心裡有病」變成「心靈養生」。而這確實也改變心理師的工作面貌,早期的心理師大多待在隱密的諮商室與個案談話,但現在有愈來愈多心理師願意揭開諮商的神祕面紗,透過演講、出書、經營粉專、直播分享,與大眾對話,讓諮商專業被更多人認識。對諮商整體產業來說,也形成另種分工狀態:有些心理師在外頭做推廣,提高人們對諮商的信任(說起來有點像諮商業務員);有些心理師則堅守諮商室裡的崗位,接住更多願意求助的個案,兩者相輔相成。

那是全世界最奇特的空間

我的工作穿梭於這兩個角色之間,可能早上在台北的諮商所和個案晤談,下午出現在新竹的大學演講;星期一在甲診所接案,星期二到乙診所工作。這樣的模式在業界被稱為「行動心理師」,我們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常常流連在各諮商室裡,形容起來有逐水草而居的遊牧生活之感,似乎也反映著當代的斜槓人生。

不過,這樣的遷徙移動沒有族人陪伴,沒有一般職場裡的同事社交關係,多少有點孤獨。我們只有在諮商室大門開啟的時刻,才有機會和隔壁間的心理師寒暄問候;當門關上,我們回到全世界最奇特的空間,聽著素昧平生的人傾吐內心傷痛與故事。

事實上,這一點也是諮商工作一直讓我覺得神聖的地方:一個人要在另一個人面前揭露自我可不容易,這個空間卻承載了如此多的祕密。許多個案都曾對我這麼說:「這件事我從來沒有跟別人說過……」他們第一次說出口的地方,就是在這個空間裡。心理師何德何能,在彼此尚未認識之前,就有人願意敞開內心與之互動,讓我們有幸進入他的世界,參與他人生的辛苦與傷痛。而這一切並不是因為心理師厲害,而是這個職分給了我們這樣的機會,它一再提醒我們要用謙卑謹慎的態度,去面對每個願意敞開的受傷靈魂。

「心理師都在聽人倒垃圾不會很煩嗎?」曾有個案這麼問我,我的回答是:「這些垃圾對我來說,在經過討論後都可能變成黃金呀!」那些看似負能量的故事,背後都可能藏著人們想要被理解的情感,藏著推動生命前行的期盼與動力,絕不是無用的垃圾,而是促發我們改變與成長的黃金。

這讓我想起電影《曼哈頓戀習曲》裡有一幕,被男友劈腿分手的女主角,向朋友訴說自己明明氣著男友卻又很想念對方的心情,她認為矛盾的自己就像個傻子一樣;沒想到,朋友回應她:「這不傻,這是一首好歌啊!」這朋友看出了這些情感的價值與意義,把它變成了一首歌,後來女主角也透過這首歌抒發自己的感受,藉此得到療癒。

披頭四名曲〈Hey Jude〉中有段歌詞說:「Take a sad song ,and make it better.」我一直覺得諮商就像在實踐這句歌詞,心理師的工作並非揮舞魔法棒,一揮就把所有痛苦變不見,相反的,我們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幫助個案把他的悲傷說好說滿,一起領略漫漫敘說裡的點點亮光,並透過這些亮光的指引,讓身在黑暗裡的我們,少一點害怕,多一點勇氣踏出步伐。

黃柏威,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教育心理與諮商學碩士,初和心理諮商所諮商心理師、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台北醫學大學兼任諮商心理師。愛看電影、聊電影,喜歡用電影來覺察自我、思考關係,著有《影癒心事:他的電影,你的愛情,心理師陪你過關係四部曲》、《影癒心事:他的家庭,你的傷痕,心理師陪你為自己的心找一個家》。

延伸閱讀

女10月返台如今確診 曾海外接觸染疫者判境外移入

新增3例疫苗接種死亡個案 為接種莫德納、BNT

目前沒Omicron!本周基因定序出爐「有一例Delta+」9例突破性感染個案

本土+0! 境外增11例 第3劑已有63人施打

相關新聞

【旅行自拍棒——我與妻小同行】沈信宏/愛的小鹿我和你

女兒還沒兩歲,兒子已經快四歲了,這樣的年紀正是需要睡眠的時刻,但是去日本旅遊就不能睡午覺了,通常在趕行程或是正在行程之中。這是帶嬰幼兒去旅行的大問題,睡不飽的孩子極度暴躁,甚至可能沿路哭泣,像帶著一杯破洞的飲料,沿路滴濺他們惱人、黏膩、無窮無盡的淚水。就算清醒,我們也心知肚明,他們的記憶還在漫長的睡夢中,踩再多景點,只是黑暗中的閃光。

【記憶藏寶圖】汪建/那段窮開心的日子

為了生活,母親到一家觀光大飯店洗碗

【幸福轉運站】張光斗/吃出幸福好味道

我有點恍惚,覺得眼前是位再平常不過的打工大嬸,盡責又本分地伺候著沒有生命的餐具;那種安然自在,心無旁騖地投入在工作裡的神情,應該也是另種專業精神的投射……

【職場相談所】劉冠吟/你的那位老闆

碰到無才的老闆令人無奈

【動物上好戲】朱御/葵花札記

外送車穿行大街小巷,理當見怪不怪,某次卻意外地被吸引,只因上頭「天竺鼠車車」裝飾。外送車裝飾即使五花八門,總歸在貼紙和吊...

【走在編劇的路上】呂登貴/我就是我的電影

最好的點子是「合乎邏輯」的「天外飛來一筆」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