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零售商示警通膨 道瓊暴跌1165點、那指狂瀉4.7%

【隱形的觀察】檻外人/送往迎來間

圖/王嗚咪
圖/王嗚咪

移監morning call

日本時代拆除清朝台北城牆,在愛國東路、金山南路蓋台北刑務所,四○年代台北看守所與台北監獄分立,至民國64年,看守所因空間不敷使用遷至土城;台北看守所由於收容人數多、死刑犯多、幾乎全國最知名的刑事被告都曾有土城經驗,送往迎來間,被稱作「天下第一所」。

貌似飯店的check out作業,每天應付出所、移監、出庭、外醫的需求,準備作業並非一日之計在於晨,而始自前夜或數日前。即將期滿出所者,心情大不同,要慎防復仇算舊帳,那種關不住的喜悅,也可能惹禍上身。出所前三、五天,所方便將收容人移至小舍房,阻絕潛在事端。出所當天,收容人被引領至出所專區,檢身、檢查行李、結算所方保管金額、領回保管物品、詢問所內管理有無不滿意或投訴事宜後,便能簽名check out,早上九點以前必能卸下收容身分,重新做人。

被告一旦定讞,身分轉為受刑人之後,刑期長便要移監;新報到的受刑人會先在看守所等待,但這等待長可達數月之久。究竟哪一天會移監,考量被劫囚或舍房管理等安全因素,收容人無從事前知悉。管理員在五點左右、起床號響起前,便透過窺視窗口喚醒收容人,名單則大多在前一晚九點確定。面對移監morning call,收容人只能兵荒馬亂,用不到一小時整理行囊,斷捨離。畢竟太匆匆,每天下午五點後,收容人便開始打聽自己在不在morning call名單上。能否提前透漏名單,最終衍成雜役與管理員的小惠,收容人眼中的大恩澤。

至於開庭,算上車程,台北地方法院的囚車大概要在八點左右從看守所接到收容人,方能趕上九點開庭。接到的每一個收容人,都要經過所方檢身、換上出庭服、透過指紋電腦比對核實身分,並且確保羈押禁見的同案被告不會被銬在一起,在囚車上串供。一長串的準備作業與早餐時間重疊,但少了早餐必顯苛扣,更何況不少收容人早餐後有用藥需求,不能輕忽,所方便把餐車推到等候出庭區,收容人輪番取餐,管理員依序給藥;為了安定心神,此處壁掛著液晶大電視,播放著旅遊生活、動物星球等頻道節目內容。如果管理員都改穿polo衫,眼前景象跟夏令營不會相距太遠。

手銬與腳鐐的戒具之爭

當法警把戒具施予收容人,把借提的提單交給看守所時,戒護責任便移轉法警。這個環節每天上演,即便出庭者多達數百名,也能行禮如儀,不負「天下第一所」威名。畢竟,這個環節一旦鬧出事來,就人多勢眾而言,當下管理員不見得有優勢。我看過的場面有限,但驚心動魄挑戰這個環節的就那兩、三件,且都發生在同一個收容人身上……

數年前的某個如常晨間,台北地方法院法警要為民事庭借提收容人,但這名收容人已在morning call時拒絕,理由是檢方在一審辯論終結後發出了補充論告書,出庭會導致其延誤完成訴狀。由於民事庭以書面審理為主,法院沒有強制被告出庭的權力;可法院來了提單,法警提不到人,也無法交代。最後,收容人用訴狀寫了請假單,親自交給法警,法警打電話到法院向承審法官報請同意後,才了結了這場騷動。

兩年前,這名收容人案件已經走完三級三審,又發回更審,竟然還是被告身分,沒有任何一罪定讞,在押期間背負逾十件民、刑事案件,送往迎來各級法院,早已稀鬆平常。某日,士林地院民事庭來借提,卻要求在手銬之外,再加上腳鐐;這名收容人即刻表明,拒上腳鐐,寧可請假缺席,也不願受辱上腳鐐。法警堅持法院有提票,就有責任把人帶回法院,不能請假。僵持過程中,收容人嗓門愈來愈大,所方一眾管理員與科員,立刻團團圍住收容人,祕錄器全開--遇有狀況,展開優勢人力是所方主要處理準則。

對峙氣氛逐漸轉變,由收容人情緒失控的個案,過渡成執法適法依據何在。收容人堅持依法不能同時上兩種戒具,且各地、各級法院來借提,都不像士林地院毫無分別,不論罪名、罪嫌、刑度,一律同時上手銬與腳鐐。即便收容人讓步,以請假來迴避上腳鐐,也遭法警拒絕,但這也引來管理員質疑,因為法院沒有准否民事被告請假的權力。眼看另外兩名借提被告的開庭時間就要延誤,法警最後要求收容人不要聲張,沒上腳鐐就把人帶走。

這名收容人最後出庭了嗎?沒有。因為到了法院後,法警堅持不上腳鐐,就不能出庭。這名收容人沒上腳鐐來回法院,卻無法出庭。看來,士林地院和這名收容人槓上了。幾周後,有備而來的法警又來借提這名收容人,帶來了法律依據與解決方案:如果收容人同意將雙手背在身後,以「反銬」的方式戒護,就同意不上腳鐐。莞爾的是,收容人當場研讀法警出示的法律依據,發現反銬是被明令禁止的,執法人員豈能當成執行條件來交換?法警最後只好放棄堅持,同意收容人請假,拿著帶人的提單,卻只帶回假單。

「天下第一所」的晨間忙碌擾攘,點人頭,交接人頭,每一場騷動都可能牽動一個作業準則的改變。但是,有一個目標絕對不會變--一個不能少,誰也不能逃。

延伸閱讀

影/收容人頭顱破裂家屬質疑遭私刑 中所澄清因癲癎受傷

張淑晶入獄後首度被押出庭 躲法警身後閃鏡頭

女檢勘通姦陸女私處、罵越女詐騙台灣人遭彈劾 罰俸4月

才稱「人生很多變化」 笑笑涉當小玉共犯被問:進看守所的變化?

相關新聞

【動物上好戲】仁尾智/有貓的日子

我覺得與其說貓尾巴微顫表示「牠現在心情很好」,不如說是「牠預料會有好事發生」,這般深信未來的天真與堅定,真的很棒……

【記憶藏寶圖】宋大一/小開

從前上班族、銀行員、公務人員,上班穿的西裝都量身訂做的,我家生意好極了,全盛時期爺爺還是紡織公會理事長……

【記憶藏寶圖】汪建/單車落鏈記

民國57年起,政府實施九年國教,國小畢業生一律直升國中,接受義務教育。然而我是民國56年從國小畢業的,當時只有六年國教,如要升學,須參加聯考才能進入初級中學(即今日之國中)就讀,且必須負擔龐大的學雜費。

【記憶藏寶圖】汪建/照片

從小就愛看照片,尤其是人像照。最有印象的就是父母親在民國42年的一張半身黑白訂婚照。父親的西裝頭實在好看,額上黑髮微捲,據說找理髮師燙過;母親脂粉未施,一頭秀髮自然披肩。兩人同看右前方,攝影師拍攝他們的臉蛋約略偏左。

【閒話吃喝】陳珮珊/陽光離島,甘藍香

「老師、老師,妳在家嗎?」門口傳來一陣叫喚。原來是母親好友、務農的阿姨又送菜來了。碩大高麗菜兩顆,秋冬盛產,是澎湖農人最樸實真誠的情意。只是,家中本已購入一顆,三人如何消化三顆高麗菜?「不然來曬高麗菜乾。」媽媽說。

【旅行自拍棒——我與妻小同行】沈信宏/愛的小鹿我和你

女兒還沒兩歲,兒子已經快四歲了,這樣的年紀正是需要睡眠的時刻,但是去日本旅遊就不能睡午覺了,通常在趕行程或是正在行程之中。這是帶嬰幼兒去旅行的大問題,睡不飽的孩子極度暴躁,甚至可能沿路哭泣,像帶著一杯破洞的飲料,沿路滴濺他們惱人、黏膩、無窮無盡的淚水。就算清醒,我們也心知肚明,他們的記憶還在漫長的睡夢中,踩再多景點,只是黑暗中的閃光。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