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住房下滑6成!礁溪麒麟大飯店6月底停業 資遣48名員工

育嬰留停津貼加碼領8成薪!最高半年領43.9萬 7月上路

【愛情學生國】葉淳之/水晶球裡的雪雰

圖/Y ART─ty.HSU
圖/Y ART─ty.HSU

如果說,每個人的初戀都是一首史詩,那麼單戀或失落,尤其會將史詩推向希臘悲劇的高度。若是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多年後仍然是同樣的心跳,那麼老去的只是歲月,記憶終究會在青春裡甦醒,讓我們照見那不朽的時光。

演講是最大噩夢

和逸群認識,完全是預料之外。猶記得當學生的時候,又喜又憂的,是被老師指派參加比賽,舉凡朗讀、作文、科學、演講比賽……我都參加過,不同比賽的心情也不同。開心的,是被肯定的榮耀感;憂愁的,是未能幫班級或學校爭光。對怕生的我,朗讀最大的好處,是書本可以拿來遮臉;作文也堪稱輕鬆,稿紙就像揮灑的苗圃;科學競賽是團體戰,三人成夥就能壯膽;但是演講,就是最大的噩夢了,雖然在台下能侃侃而談,但是上了台,卻是眼前發黑、結巴發抖,面對台下一雙雙瞪大的眼睛,無論如何催眠那是蘿蔔,還是會把人頭當殭屍啊。

幾次練習下來,指導老師的臉灰了一半,她叫了去年演講比賽的得主和我一起接受指導,那就是逸群,他今年參加的是朗讀。我對他的第一印象是他淡漠的眼神,打從第一天起,他就沒正眼看過我,目光飄忽不落定向,如風中的蘆花。若說是倨傲無禮,他緊抿的唇角,似乎佐證了我的推論;若說是恍惚無神,他和師長討論的滔滔,又打臉了我的誤會。無論如何,面對實力堅強的同伴,我的壓力只是更大。但磨練畢竟是有用的,一次接一次,我的膽子變大了,望著台下不再那麼瑟縮,老師對我表明了「孺子可教」的嘉許。

但是比賽當天,逸群班上的代表患了急病,班導臨時派他代打,我踏進會場才知道這件事。不確定我是因為天生膽怯,或是自慚形穢?總之那天確實糟透了,上了台自我介紹、講完題目和講稿第一段後,我就說不出任何話了。

是的,我站在台上,足足三分鐘(或更久),白著臉,咬著唇,腦中一片空白。反觀逸群,則是眼神清亮、玉樹臨風地闡述講稿。我的臉頰紅辣辣地燒,心裡滿盛著淚,可是一滴都流不出來。那堪稱年少最大的恥辱之一,幸好會場並不開放非參賽者觀賽,否則我再也不會上學了。

比賽結束了,逸群如預期得名,而我鞠躬向老師道歉,老師沒有罵,也沒責備我,究竟是不忍苛責,還是引以為恥?我不清楚。只是直到畢業,只要在走廊上見到逸群,我總是遠遠避走,再也沒和他交談。

可是我並沒有忘記,不只是因為羞愧,究竟為什麼不能忘,問了也沒有解答。那時,玫瑰還不叫作玫瑰,冰塊還不叫作冰塊,上帝的手還沒指向任何飛禽,而我卻把眼光默默投向了他。或許,在他還沒喜歡我的時候,我早就喜歡上他了,如同鴻爪,不知所往,不知所蹤。

他已是一方學霸

再一次相遇,已是數年之後,除了知道他已是一方學霸,我沒有更多訊息。在青春徬徨的日子裡,為了前途困惑,師長指出的,似乎只有升學這條康莊大道。放學後我去補習,穿過窄窄長桌,鑽進指定座位,赫然發現,逸群就在不逾一尺的距離,和我僅隔著一位同學。

怎麼可以這麼近呢?

之後每周課程,我很少望向他的方向,他也很少瞥向我的區間,好像兩條平行線,在緊緊的間隙中,吐出自己的結界,除了偶爾離座上廁所,我沒機會接觸他,他也沒和我交談,好像我們從來都不認識。

學期將結束了,選了文組的我,再也不會和理組的他一起上課,我慌張無措,卻又拿不出辦法,空眼看著歲月流逝。最後那一天,下課的時候,大家背起書包,魚貫走下樓梯,亂哄哄像一團螞蟻,突然,一群男生莫名圍住他,耽誤了我的腳步,我的去路被阻擋了,無法進退,其實我心中也捨不得,因為這一別,不知何時能再相見。

沒有預告也沒有警覺,有人喊了我的名字,是逸群。從來不像別人一樣嬉戲叫鬧的他,突然對我大叫:「葉淳之,我喜歡妳!」

這時轟囂的蟻群全都安靜,彷彿全世界在下的雨都停了。

我愣住了,不確定耳畔的回音是真實;但是周圍的噤聲,又讓這一切確切無疑。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卻也不願暴露在眾人灼灼的目光下,如回到可怖的講台,再次變成啞巴。於是我選擇了逃避,轉身匆匆跑離,像一隻倉皇的羔羊。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不,逃避既可恥又無用。就算往我頭上轟炸十個響雷,我都沒有想過,或許逸群和我想的是一樣的。太遲了嗎?或許真的太遲了。天知道我多後悔該說什麼,該表示什麼,但我只是跑掉而已。我親手推開了多年戀慕,只因我以為這一切都不可能。

在遺憾之中,我再也沒見過他,只餘下人海茫茫的耳語。我們各自考上了心儀的志願,卻從此擦肩而過,不再回頭。

如今,上台發表宏論,對我只是小菜一碟。曾經有朋友驚奇地說:「我沒想到妳那麼會演講!」我笑了笑,心裡想的是:「妳不知道我的過去。」

旋轉木馬不停地繞圈圈,時光荏苒,那一切追悔的,反而更加鮮明。或許,來不及開始,也就沒有結束,見證過人間諸多聚散愛戀憎癡怨後,那風中的言語,竟如同耶誕水晶球的雪雰,凝結了那一刻永恆,比所有信物,都亙久的閃耀在記憶裡。

因為我們自己都不會忘記,那一年,一個女孩愛過一個男孩;而一個男孩,愛過一個女孩。

謝青春。

延伸閱讀

資深空姐曝搭機禁忌:頭不要靠窗邊、不要吃冰塊!

甜爆了!陳喬恩42歲生日 手捧玫瑰甜吻男友閃瞎

作文可以「掰」嗎?女孩寫「夢」得高分的啟示

好美!花香伴繽紛景致 台北玫瑰園特殊品種大解密

相關新聞

【抬頭望星空】劉志安/探索火星之謎

探測器最常拜訪的星球

【迷偶像】汪汪/村上櫃

那是父親第一次送書給我

【生活進行式】川上和人/好吃的雞翅是有骨頭的

人類的前臂和鳥類都有著相同的構造,內包著尺骨和橈骨這兩根骨頭。你和我也都與瑪麗蓮.夢露一樣有著相同的構造……

【隱形的觀察】檻外人/思念有多玄?

因個人生命經歷得以出入監所內外,觀察人生百態,世道畸零。大眾對獄中境遇常想當然耳、以訛傳訛,但誤會和抹黑對矯正新生並無益...

【那些愛情物件】張卉君/沉默物語

再次的相遇讓我們開啟了連結……

【愛情網路國】露米/愛吧,動物戀友會!

細緻的畫風和有趣的細節設定讓小蕾為之瘋狂,更加入相關的社群團體,認識了一票同樣狂熱而且互相幫助的網友⋯⋯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