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立看世界】馬欣/納西瑟斯的自戀世界

圖/阿鄉 A.SIANG
圖/阿鄉 A.SIANG

那世界一打開,就是全面性的

彷彿沒多久以前,厭世風曾風行一時,然後就像被吹進某條巷弄一樣沒了影蹤,什麼事情來得快也去得快是今日寫照。

人們連厭世都懶了一般,隨這世界的風向來去,但也同時分道揚鑣。誰都不長情地跟風,管他東西南北風。

這樣的世道頗有趣,看似熱騰騰的又隨時又冷場。人們本感疏離,但如今疏離像是這世道的本質。沒有一首歌能哼過三個月,沒有人真的能留下驚鴻。

我們以前共同歌頌的、共同瘋狂的事,如今說是分眾了也好,但更像是在準備被「遺忘」中。但有件事情在這健忘時代可以長情,那就是自我的「鏡花水月」。

人的臉就是入境口,隨著整形技術昌盛,那出入口如同一潭心;可以跨越現實的一條結界,那邊的疆界可以不斷綿延著。如同希臘神話「納西瑟斯」中的水仙情結,看著自己的倒影,似乎在那頭可以更活躍,可以擺脫在真實中隨時存在歸零的焦慮。

卡爾維諾曾說:「如果人太忙於自己的臉,就沒別的事好忙了。」這句話看似負面,但放在現今的黑鏡世界,則更能反射這水仙花世界,臉書是自我表述、IG是剪影。除反覆呈現「自己」為軸心,的確是令人忙不過來。

從自己外貌延伸的各種想像,甚至壯大地堪比真實世界。原本整形只是一種增加資本的方式,但美貌像個「芝麻開門」的口令,開啟了另個可以增修的自我世界。趨於一致化的審美外貌,是一個原本被封住的入口,但這樣的可修改,讓人終於走入更極致的自戀世界,一個可以跟現實劃分的破口。

於是那世界一打開,就是全面性的。我們從臉來到一個幻術世界。或有時看到一群打扮成黑祭司般的酷男女,像是厭世的更進化,不馴的表態。

也有時,在某些時髦些的夜店前,看著粉紅與金黃色的頭髮,非角色扮演,是他們帶了二次元走進人生的伸展台裡。真實不論,同樣繁茂。

這時代刺激性的娛樂如此一波波

我們如今已經沒有一個審美的最大共識,沒有林青霞與張國榮那種從天而降般的最大值,我們在美醜差不多的分母中徘徊著。網紅山頭竄起,巨星文化殞落,再也沒有魔鏡警告誰是最美的標竿,誰都可以鑽進自己的魔鏡裡一去不返。

可以今日在那裡面舞文弄墨,拍攝風景,將自己化為文青女神。也可隔天成為美貌的生活達人,烘培旅遊一把抓,賺取一些類幸福的紅利。哪天也可以曬出不凡人生品味,那些輕飄飄的雅趣,在這令人感到沉重的末世紀氣氛中,是如此可以緩解存在感的焦慮,因為它來自存在焦慮的本身。

這是人們好似要忘記了什麼的焦慮,快速吸收資訊與鼓勵健忘同時發生。各方的新知快如疾風驟雨,卻無法如春雨般潤物無聲。於是人們急著去聽講座、去Clubhouse中聽各種見解。我們滿著一樣地空著;我們像一旱地渴望雨水,蒸發後彷彿雨水沒來過般更飢渴。

這種輕如鴻毛的生存之重,讓另一頭納西瑟斯的自戀世界,顯得像是度假中心一般吸引人。我們在那裡可以不斷整修與堅固自己。

無論是否為假象,人都無法抵抗在社群中加蓋自己的違建,與更深化自己的角色,我們如那個神話完美的少年一般,看著自己的倒影入了神。對照著外在世界的朝花夕拾,這邊的自戀世界相對是鋼筋做的,像栽種著永生花一般,不斷拉提與防腐,甚至無邊無際地加入新子民。

這時代刺激性的娛樂如此一波波,但就像張愛玲所說:「刺激性娛樂像是浴缸放了淺淺的水。」雖昏懵但愈洗愈冷。與其感到狂歡後的空虛,人們選擇遁逃進加蓋的世界裡,那裡如桃花源。兩邊時速不同。

飛速的世界裡的存在感太輕,自戀世界裡總有2.0的加強版;仿真的堅固性。於是我們在薛西弗斯反覆推大石的世界裡,情願在納西瑟斯的夢中睡去。科技哪只有來自人性,科技開發了人性。

延伸閱讀

Clubhouse開房間也能打賞 創作者可獲100%金額

各行各業幾歲失去熱情?調查出爐 「這一行」21歲就開始厭世

湖南殘忍命案!喪母厭世 15歲學生割喉同學找「墊背」

【出版者言】廖志峰/薛西弗斯的學徒

相關新聞

【時光幻燈片】釋常燈/佛菩薩的眷顧

送走父親後,2009年我出家進入法鼓山僧團。當年照顧失智父親的點滴,是記憶裡的遺珠,卻讓十年後兩個不同時空的自己,展開一場生命對話……

【抬頭望星空】劉志安/探索火星之謎

探測器最常拜訪的星球

【迷偶像】汪汪/村上櫃

那是父親第一次送書給我

【生活進行式】川上和人/好吃的雞翅是有骨頭的

人類的前臂和鳥類都有著相同的構造,內包著尺骨和橈骨這兩根骨頭。你和我也都與瑪麗蓮.夢露一樣有著相同的構造……

【隱形的觀察】檻外人/思念有多玄?

因個人生命經歷得以出入監所內外,觀察人生百態,世道畸零。大眾對獄中境遇常想當然耳、以訛傳訛,但誤會和抹黑對矯正新生並無益...

【那些愛情物件】張卉君/沉默物語

再次的相遇讓我們開啟了連結……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