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永和水溝漂無頭屍 警到場仔細一看「連四肢都沒有」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謝謝,NA Can!

有人說2020年最難面對的是再見。好些以為理所當然存在的人、事、物,都迫不得已地畫上了句號,更可怕的是來不及說再見。

疫情讓不少老店倒了,沒想到我母校香港中文大學(中大)的新亞書院學生飯堂也要結業。中大位處新界一座山頭上,是香港唯一的書院制度大學;簡單說就像《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茲,分為葛來分多、史萊哲林等學院。我進大學時已填了新亞書院為首選,順利地加入。修讀的新聞系剛好在山頂上的新亞書院中,社團活動隸屬新亞劇社,住宿也當然是在新亞了;所以我的大學時代,八成時間都在此活動。這裡的學生飯堂簡稱為NA Can,是新亞人最常溜達的地方。

可能基於地理因素偏僻,中大人本來就以向心力和歸屬感見稱。而新亞書院是由南來的錢穆、唐君毅等大師創立,分外講求人文精神;NA Can也不知為何,比大學內任何一家飯堂更具人情味。飯堂從1998年營運,裡面的員工大多從當時工作至今。學生們叫不出別家飯堂的經理、櫃台阿姨的名字,但NA Can的鄧經理,是其他書院學生也認得的人物。他會認真細閱學生寫在意見板的留言,一一回覆、改善;他說回應才代表尊重。

二十多年前這飯堂的食物較差,傳說港式料理中一道「粟米斑塊」因勾芡比例抓不準,當時的學生把整碗倒轉過來放頭上,魚和醬都不會掉下來。我進去時餐廳已改善了,最喜歡燒臘部的叉燒和燒雞腿飯;還有可選兩道主菜的「兩餸飯」,不少學生會去拗變「三餸飯」,鄧經理和阿姨們也笑笑答應。每天下午茶有熬煮得入心的紅豆冰,當時才不到新台幣八元一杯,夏天最受歡迎。每逢考試季節,飯堂會有港式老火湯免費供應,為同學打氣;住山頂的書院,冬春季寒冷肅殺、潮濕大霧,一碗像在家的熱騰騰湯水,溫暖了無數學生的心和胃。

大學因去年社會運動,從十一月就網路教學;加上今年疫情,九月復課後也不供應本地學生住宿,NA Can終做不住了。之前看了一篇訪問,鄧經理提到每年迎新營活動,幾百個學生會在飯堂中「Dem Beat」(分隊互相嗆聲、喊喊口號的意思)很好玩,某年竟有教授投訴(飯堂距離辦公室也頗有距離了)。鄧經理笑說不過是搞氣氛,學生活潑點好,出社會想玩就沒得玩了。其中一位阿姨只能含蓄寄語學生,大意是「走自己的路吧!自己有信念,最重要保重」。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有時不在部分學識淵博又信奉威權主義、吃子文化的教授;在這個需要步步為營的新時代,感謝那些遇過的小人物。那絲絲點點的良善,才是人生難得的明德。

延伸閱讀

學習歷程尺規是秘密?這個網站曝審查標準

大學退場的絕路與放寬管制的生機

台生赴廣州求學 圓國際交流美夢

6修女遠渡來台創大學與啟智中心 靜宜辦感恩彌撒追思

相關新聞

【生活進行式】張卉君/化學式裡的詩意

釉色選得好,第一印象就討人喜歡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坦白說,有點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去

【旅行自拍棒──我與惡魔同行】印度尤/我與爸媽的七天印度之旅

「惡魔!妳真的是個惡魔!」

【旅行自拍棒──我與杉樹同行】張馨潔/曲折小事

那日的京都三十五度,但那環布四圍的杉樹,如今想到仍舊令人清涼。杉字是木部加三撇颯颯的風動,刷起分層的枝葉,將電影感的濾鏡調到最高,靜止又同時舞動。在我來到此地前,早已有多次的想像,水漬、斑駁的樹皮、木紋旋螺、挺拔修長的枝幹,沒有多餘的岔枝,文弱優雅。

【旅行自拍棒—─我與自己同行】瞿欣怡/帶著自己去旅行

我都忘了,我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喜歡一個人的小旅行。平日生活裡很難「安靜」,總是會被雜事打擾,只有一個人的旅行,才能夠有大片的時間,好好地跟自己在一起。

【青春名人堂】龔心怡/地方書店 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書是一本一本賣出去的,熟客是一位一位聊開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