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數位五倍券該不該共同綁定? 適合對象、好處、方法一次看

劉真離世1年半...辛龍臉書突發文 友人不捨「該走出來了」

【世界在我腳下】王溢嘉/諸神的黃昏,雅典衛城給我的歷史茫然

艾雷克提歐神殿下方的那棵橄欖樹,據說就是當年雅典娜長矛一揮,從石縫裡迸出來的。照片提供/王溢嘉
艾雷克提歐神殿下方的那棵橄欖樹,據說就是當年雅典娜長矛一揮,從石縫裡迸出來的。照片提供/王溢嘉

永恆的懺悔

希臘是一個充滿神話的國度,雅典衛城是一個由神話據守的聖地。來到雅典,走上衛城,在如織的遊人中,我那散漫的觀光客心情,不知不覺就多了一點朝聖者的肅穆。

衛城裡的古老建築,在我眼前顯得熟悉而又陌生。熟悉,因為它們大體上都是以前在視覺媒體上看過的;陌生,因為它們的具體與斑駁,提醒我對它們要有不同的想像。

衛城的高崗上有一座相當眼熟的艾雷克提歐神殿Erechtheion,供奉智慧女神雅典娜Athena與海神波塞頓Poseidon。但讓我特別注意到的是神殿下方有一棵橄欖樹,它是一則希臘神話的見證者:當人類要在愛琴海邊建立一座新城時,雅典娜和波塞頓都想成為新城的守護神,兩人互不相讓,天神宙斯最後裁定,誰能給人類一件最有用的東西,就將該城歸誰守護。

海神波塞頓用三叉戟敲敲岩石,從中跑出一匹象徵戰爭的戰馬;而智慧女神雅典娜用長矛一擊,從石縫裡迅速長出一棵果實纍纍的橄欖樹。橄欖樹象徵和平與豐收,人類大聲歡呼,因為這正是他們想要的。

於是,雅典娜就成為新城的保護神,人們也用她的名字將新城命名為雅典Athens。艾雷克提歐神殿下方的那棵橄欖樹,據說就是當年雅典娜長矛一揮,從石縫裡迸出來的。雖然只是神話,但卻提醒後人,人類真正渴望和需要的是什麼。

艾雷克提歐神殿南側的六根少女廊柱,她們被罰永遠站立於此,並好生頂住神殿,為其家鄉背叛希臘表達永恆的懺悔。照片提供/王溢嘉
艾雷克提歐神殿南側的六根少女廊柱,她們被罰永遠站立於此,並好生頂住神殿,為其家鄉背叛希臘表達永恆的懺悔。照片提供/王溢嘉

艾雷克提歐神殿最引人注目的應該是南側門廊上的六根少女廊柱,她們被稱為卡利亞特德Caryatids柱像。在建築師巧妙的設計下,六名造型不一的大理石雕少女用她們頭上的花籃頂起千萬斤重的神殿殿頂,卻依然能長裙飄逸、婀娜多姿,的確是巧奪天工。

但六位少女亭亭玉立於此,並非要接受尊崇,而是被懲罰——因為她們的家鄉卡利亞Caryae是希臘的一個城邦,卻在希臘與波斯戰爭期間,選擇支持波斯人,所以她們被罰必須永遠站立,並好生頂住神殿,為卡利亞的背叛表達永恆的懺悔。

真是一個令人感傷的傳說。但更令我傷感的其實是:當年背叛希臘的是男人,為什麼要由女人來「頂罪」,而且到現在依然「乖乖站立,好生頂住」也許這些柱像要用來提醒男人對女人所曾犯下的「歷史共業」,並應該為此表示「永恆的懺悔」吧?

被譽為「人類文化最高表徵」的帕德嫩(巴特羅)神殿,如今只剩下殘破的空殼,而且還在整修中。照片提供/王溢嘉
被譽為「人類文化最高表徵」的帕德嫩(巴特羅)神殿,如今只剩下殘破的空殼,而且還在整修中。照片提供/王溢嘉

歷史的茫然

當然,位於衛城中心地帶的Parthenon才是主角,它現在多被稱為巴特農神殿,但我更喜歡以前帕德嫩神殿的稱呼,因為它供奉的正是守護雅典的雅典娜女神。

帕德嫩神殿建於西元前五世紀,由四十六根十多公尺高的多利克式圓柱圍繞而成,當年的宏偉、華麗與盛況,被認為是古典建築的典範,更被譽為是「人類文化的最高表徵」。

但現在,親臨雅典衛城,近距離逼視,才發現它其實只剩下一個空殼,而且還非常殘破。看著幾部大型起重機盤踞在原本矗立著雅典娜女神雕像的神殿裡,有一搭沒一搭地搬弄東倒西歪的大理石塊,讓我在五味雜陳中感到一種歷史的茫然。

神話與神殿都來自人的創造,但它們的意義也因人而異,特別是對信奉不同神祇的人來說,你的神往往就是我眼中的魔鬼。當我來時,你的神殿可以留下來,但裡面供奉的則必須是我的神。

帕德嫩神殿在羅馬時代被改為基督教的教堂,拜占庭時代又成為聖母瑪麗亞教堂,鄂圖曼帝國統治期間,則變成了清真寺。1687年,威尼斯人攻打雅典,土耳其人將神殿當作臨時的火藥庫,不幸被威尼斯人的砲火擊中,火藥庫爆炸,整座神殿被炸得慘不忍睹,只剩下幾根石柱,裡面的雕刻與藝術品被洗劫一空,最後「流落」到大英博物館與巴黎羅浮宮等地,跟圓明園的遭遇有點「殊途同歸」。

艱鉅而浩大的修復工程從1975年就展開,但到今天,依然還在「施工中」。即使用神話和歷史的尺度來衡量,似乎也顯得很「緩慢」。

站在衛城的高崗上俯瞰,可以看到左下方有兩座劇場。阿迪庫斯露天劇場在整修後已恢復生機,2005年「雅典藝術節」時,在希臘的星空下,來自台灣的雲門舞集曾於此表演林懷民編舞的《流浪者之歌》。另一座以酒神為名的戴奧尼索斯劇場則像帕德嫩神殿一樣殘破,想起希臘神話裡戴奧尼索斯的那種酩酊狂態,而如今卻成了落難的神祇,只能靜靜躺在那裡,默默等待修復,讓人覺得有點不忍。

帕德嫩(巴特羅)神殿從1975年就展開整修工程,但到今天依然還在「施工中」。照片提供/王溢嘉
帕德嫩(巴特羅)神殿從1975年就展開整修工程,但到今天依然還在「施工中」。照片提供/王溢嘉

當我們走下充滿神話與歷史的衛城,走進喧鬧雜亂的市集時,聽到一名希臘中年男子站在商攤邊,用華語對我們吆喝:「很便宜!一塊錢!很便宜!」忽然想起希臘如今已是一個充滿債務的國家,大概只有像我這樣有特殊品味的異國觀光客,才會眷戀那些遙遠的神話和神祇吧?

回望高崗上的衛城,歷史與文化的茫然再度湧上心頭。智慧女神雅典娜不只是雅典的守護神,也是航海人的守護神,她其實就是「希臘的媽祖」。心裡忽然靈光一閃:如果我回台灣後,能把媽祖林默娘視為「台灣的雅典娜」,那應該會有不同的領悟吧?而這也許才是我需要的「智慧」吧?

摘自有鹿出版《浮世短歌:這次,多談點自己》

雅典 希臘 威尼斯

延伸閱讀

燃燒的黃金國:希臘「邁錫尼古城」野火,延燒遺跡的災情質疑?

土耳其展開新軍演 與希臘緊張持續升溫

地中海衝突升溫!土耳其攔截6希臘戰機 歐盟擬制裁

與土耳其緊張升高 希臘和3國聯合軍演

相關新聞

【生活進行式】張卉君/化學式裡的詩意

釉色選得好,第一印象就討人喜歡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坦白說,有點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去

【旅行自拍棒──我與惡魔同行】印度尤/我與爸媽的七天印度之旅

「惡魔!妳真的是個惡魔!」

【旅行自拍棒──我與杉樹同行】張馨潔/曲折小事

那日的京都三十五度,但那環布四圍的杉樹,如今想到仍舊令人清涼。杉字是木部加三撇颯颯的風動,刷起分層的枝葉,將電影感的濾鏡調到最高,靜止又同時舞動。在我來到此地前,早已有多次的想像,水漬、斑駁的樹皮、木紋旋螺、挺拔修長的枝幹,沒有多餘的岔枝,文弱優雅。

【旅行自拍棒—─我與自己同行】瞿欣怡/帶著自己去旅行

我都忘了,我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喜歡一個人的小旅行。平日生活裡很難「安靜」,總是會被雜事打擾,只有一個人的旅行,才能夠有大片的時間,好好地跟自己在一起。

【青春名人堂】龔心怡/地方書店 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書是一本一本賣出去的,熟客是一位一位聊開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