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疫苗?口罩?日本人也不懂怎麼突然控制住疫情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城市動物

住在蛋黃區的我,周遭沒什麼綠化設施,在鋼筋森林圍繞下,幾乎沒自來動物。小時候有鴿子飛過,停在冷氣機上,我就興高采烈地跑去米缸抓起大把米餵鴿;那時動保知識比較貧乏,沒想過不應干預動物自然生態,也不懂餵鳥帶來的衛生問題,只是後來冷氣機上積了太多鳥糞才被媽媽制止。

最近有位朋友的姪女收養了兩隻雛燕,原來燕子媽媽在她們鄰居的陽台築巢,孵出五隻雛燕;但那惡質鄰居竟嫌鳥吵,趁燕媽媽飛去覓食,把巢硬生生打下來,可憐其中三隻當場跌死,朋友急忙把生還的兩隻救走。本來想找專業的動保團體來接收,但正值疫情居家工作下,沒得到回應,就自行買蟲子、上網學養燕子。而兩位小朋友則趁停學細心照顧燕子,又自行研究、設計,再去爸爸公司以3D打印了鳥巢給雛燕。三個星期的照護後,雛燕已自立,重歸自由了。我雖不信風水,但以此角度查書,燕子築巢具有吉神之氣,也讓小朋友上了寶貴的一課。

最近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在鹿特丹設立了一隻巨型的紅狐狸,該區域Bospolder是新移民的集居地;霍夫曼認為區內居民就像這隻狐狸,追求更好的生活而遷至。狐狸約三層樓高、十六公尺長,咬著個大塑膠袋,站在尋常的建築物和電車路旁。他希望傳達「只要居民包容,不同的族群、生物都能相互為鄰」的概念。

我在馬拉威做動物保育志工時,一位倫敦女孩說冬天快到了,她想起家裡後園的野生刺蝟。因為天氣太冷,每年她都會準備小木屋和毛毯,讓刺蝟可以入內過冬。我聽了好生羨慕,竟然在倫敦也有那麼可愛的野生刺蝟。最近看新聞,原來倫敦還有過萬隻野生狐狸呢。

倫敦刺蝟的事一直讓我忘不掉,去年在波蘭住在朋友家,他的貓常對著家門叫不停,但畢竟在交通繁忙的城市,不宜讓貓自己溜達,唯有趁晚上安靜時才帶貓去附近公園踏青。不想讓貓傷到其他動物(以及亂爬上樹),一直都繫著貓繩。在昏暗的街燈下,公園的草地有一小團一小團的東西,貓怕得往我們跑,那小黑團也豎起了刺。天呀,是野生刺蝟,也算是貓引領我找到牠們呢。

常有人問我,會喜歡動物、去做動物志工,是因為小時候在山野居住嗎?沒有,我一直都是城市女孩,只是看的世界愈多,愈學著愛惜自然,了解這地球的動物需要共生。不為功利,不為需求,既然人類自比為最聰明的動物,不就更該懂得單純因愛而和動物們共存嗎?

燕子 倫敦

延伸閱讀

藝術大師霍夫曼全新創作 Bospolder Fox

歐股收紅 倫敦FTSE 100指數收在3週來高點

中美防長通話關切南海、台灣

中美防長熱線 魏鳳和促加強海上風險管控

相關新聞

【生活進行式】張卉君/化學式裡的詩意

釉色選得好,第一印象就討人喜歡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坦白說,有點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去

【旅行自拍棒──我與惡魔同行】印度尤/我與爸媽的七天印度之旅

「惡魔!妳真的是個惡魔!」

【旅行自拍棒──我與杉樹同行】張馨潔/曲折小事

那日的京都三十五度,但那環布四圍的杉樹,如今想到仍舊令人清涼。杉字是木部加三撇颯颯的風動,刷起分層的枝葉,將電影感的濾鏡調到最高,靜止又同時舞動。在我來到此地前,早已有多次的想像,水漬、斑駁的樹皮、木紋旋螺、挺拔修長的枝幹,沒有多餘的岔枝,文弱優雅。

【旅行自拍棒—─我與自己同行】瞿欣怡/帶著自己去旅行

我都忘了,我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喜歡一個人的小旅行。平日生活裡很難「安靜」,總是會被雜事打擾,只有一個人的旅行,才能夠有大片的時間,好好地跟自己在一起。

【青春名人堂】龔心怡/地方書店 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書是一本一本賣出去的,熟客是一位一位聊開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