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院內感染擴大!楊志良:不做這3件事 台灣防疫會失敗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救駕的神祕藥粉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康熙皇帝的病

《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能把江南官宦世家的大小事寫得那麼傳神,跟他自己的家世有很大的關係。他的曾祖父曹璽與祖父曹寅兩代,都是當朝皇帝康熙的麻吉,於公於私,都深受恩寵。曹璽與曹寅都被康熙欽點為江寧織造郎中,後來曹寅又被欽點兼任兩淮巡鹽御史,身兼兩個大肥缺,所以曹雪芹的童年,就生活在一個富庶又順遂的官家,接著又親歷了它的迅速沒落。

康熙對曹寅的關心與恩寵,遠超乎對一般的臣下,從曹寅生病時可以看得出來。康熙五十一年(1712),曹寅病重,上奏說:「……醫生用藥不能見效,必得主子聖藥救我……」康熙接報,焦急溢於言表,寫了長篇批示:「……今欲賜治瘧疾的藥,恐遲延,所以賜驛馬星夜趕去……金雞挐專治瘧疾……若不是瘧疾,此藥用不得,須要認真……」只可惜康熙的藥還沒有送到,曹寅就過世了。

照這麼看,曹寅得的病好像是瘧疾。但這也很難說,因為當時對任何疾病的診斷,都只能靠著患者的症狀與醫生的主觀經驗,沒有什麼客觀的驗證。任何嚴重的感染症,導致身體反覆發寒發熱,就可能被診斷為瘧疾,未必就真的是。不過,從康熙的叮嚀可以看出,這位皇帝有一定程度的醫學概念,知道藥不能亂吃,「金雞挐」只能拿來治瘧疾,不對症的話有害而無益。

那麼,康熙的「金雞挐」是打哪兒來的?他又是怎麼知道,它只能用來治瘧疾的呢?

近二十年前的1693年,三十九歲的康熙皇帝自己染上了「惡性熱病」(顯然是真的瘧疾),高燒,畏寒,打擺子,折騰到快要駕崩。御醫們試了種種妙藥,甚至向民間廣求祕方,無一見效。此時,他召見了兩位法國耶穌會神父,洪若翰(Jean de Fontaney)與劉應(Claude de Visdelou)進京,因為他之前聽其他來自法國的傳教士說過,在法國有一種治療瘧疾的妙藥,叫作「金雞挐」,於是頒旨宣他們來「救駕」。

兩位神父帶著金雞挐來到皇帝身邊,受到所有御醫的抵制。御醫們認為,外國人怎麼可能會有中國老祖先所沒有的仙丹妙藥?真的貿然吃下去,病治不好不說,要是傷了龍體如何是好?可是康熙實在病得受不了,獨排眾議,執意要用。他先找來一些同樣染了瘧疾的人試服,結果這些病人的病情立即好轉。康熙於是也服用了,同樣也馬上見效,不久就完全痊癒。從此康熙對「西醫西藥」大生信心,加以推廣,並且終其一生對西方的科學玩藝兒都保持了相當的興趣。如果當時沒有老外幫康熙治病的話,整個中國的歷史可能要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治瘧靈藥的出現

法國傳教士之所以對瘧疾的治療那麼有把握,是因為那時的歐洲人已經跟瘧疾纏鬥了許多世紀,此前不久才發現了治療它的妙方,而這妙方當時正在歐洲如火如荼地盛行著。

瘧疾從史前時代開始,就在世界各地的所有不同的國家與族群間肆虐。中世紀的羅馬人認為,瘧疾是由沼澤中瀰漫的有毒氣體所產生的;事實上,瘧疾這個字的英文「malaria」,就是從中世紀的義大利文而來。「Mal-」是「不好」的意思,「aria」就是空氣,所以「malaria」就是「壞空氣」的意思,這跟中國古人講的「瘴氣」是完全一樣的想法。在十七世紀以前的歐洲,不曾有過成功治療瘧疾的經驗,畢竟那時的歐洲醫生碰到瘧疾患者,多半像應付其他的疾病一樣,只會給他們放血。

十五世紀末,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後,歐洲的探險家們因為種種理由,湧入了南美洲,為當地原住民的生存與文化帶來致命性的損害。但諷刺的是,這些入侵的歐洲人卻反而從南美的原住民那兒,得到了救命良藥。入侵者們來到了南美洲後,頗為「瘴氣」所苦,卻見當地人很少有此困擾。他們仔細觀察後發現,原來原住民們經常會取下金雞納樹(cinchona trees)的樹皮磨成粉,混著甜水(因為那個粉其苦無比)喝下。

十七世紀早期,羅馬發生了瘧疾大流行,犧牲了好幾位教皇、樞機主教,以及無以數計的平民百姓。當時居住在祕魯傳教的義大利耶穌會教士阿戈斯提諾·薩魯布里諾(Agostino Salumbrino,1564-1642),看到當地人用金雞納樹樹皮粉治療熱病的奇效,就在1631年送了少量的樹皮粉回羅馬,試著讓他們用來治療瘧疾,結果其效如神。當時的歐洲人就給這個治瘧仙丹取了個名字,叫作「耶穌會的樹皮」(Jesuit's bark),其後使用愈來愈廣,成為由南美進口到歐洲最貴重的貨品。

■妙藥傳播的中西因緣

歐洲各個國家的耶穌會教士,將這個好東西帶回他們分別所在的國家推廣使用,但這個治療當時卻遭到歐洲「正統醫界」的大力抵制。醫師們認為,醫生遇到染了熱病的病患,就該正正經經地替人家放血才是,怎麼可以使用像金雞納樹皮這種完全不符醫理,來路不明,邪門歪道的玩意兒?太丟臉了!

那個背景之下,英國出現一個有趣的人物,名叫羅伯特·塔爾博(Robert Talbor,1642-1681)。他本是一個藥劑師學徒,後來跑到了埃塞克斯的沼澤地區行醫,就是我們今天說的密醫。他治療瘧疾的手段特別厲害,聲名遠播。塔爾博聲稱他自行鑽研祕制了一種植物配方,不肯公開,並且還撰文警告大家,說社會上所謂的「耶穌會的藥粉」並非全無是處,但若是使用不當,會有嚴重的後果。基本上,就是密醫叫大家不要隨便吃成藥,有病就該找他看的意思。

塔爾博的名聲後來大到讓當時的英國國王,那位風流君主,人稱「快活王」的查理二世(Charles II,1630-1685)聽見了。國王找人請他去,將他的「祕方」試驗在一些瘧疾病人的身上,結果效果奇佳。查理二世龍心大悅,就在1678年將他封爵,禮聘他當了宮廷御醫。巧的是,次年查理二世自己也染上了瘧疾,又是用他的祕方治好了。從此塔爾博以神醫姿態遊走於包括法國、西班牙等歐洲國家,治療皇親國戚,風生水起,名利雙收。

塔爾博的祕方因為功效卓著,在歐洲得到了「英國療法」(English remedy)的美名。當時的法國國王,外號「太陽王」的路易十四(Louis XIV,1638-1715)想方設法地要重金收買塔爾博的祕方,塔爾博終於同意了,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該祕方的內容,只有在他本人死亡之後才能公開。正是這位路易十四,把洪若翰與劉應那兩位法國耶穌會教士派令出使中國,到了康熙的身邊。

站在人生頂峰的塔爾博自己在1681年過世,次年路易十四的首席御醫照約定將這祕方公布,結果那祕方不是別的,正是塔爾博自己曾經撰文警告大家要小心的金雞納樹皮粉。塔爾博顯然是個滑頭,但他鑽營的一生,卻對金雞納樹皮的推廣,以及整個歐洲的瘧疾治療起了相當大的正面作用。

金雞納樹皮治療瘧疾的有效成分「奎寧」,直到1820年才被分離出來,但在此之前的一百多年裡,金雞納樹皮就已經以草藥或祕方的形式,治癒了無數的瘧疾病患,並且至少先後拯救了一中一西,兩位皇帝的性命。

康熙皇帝與查理二世,顯然都是頭腦靈活,不拘泥成見的君王。在生死交關的當兒,能夠不受限於權威意見,勇於試驗,讓實效來說話。雖然那還稱不上是真正的科學態度,但他們的識見,卻已經遠遠超過了與他們同時代的醫生們。

瘧疾 法國 耶穌

延伸閱讀

NBA/飆進致勝三分球 庫茲瑪:耶穌在面前還是照投

「信耶穌者得鑽石」牧師郭美江驚傳乳癌病逝享壽67歲

范冰冰「我就是豪門」金句 羅霈穎「康熙」中早就說過

羅霈穎猝死登上微博熱搜 大陸網友驚訝「不敢相信」 

相關新聞

【旅行自拍棒──我與布農族友人同行】九四三/寶山部落茶席找茶趣

參加過日本茶道和台灣各地多種茶園採茶、製茶等體驗,就是沒有和原住民朋友一起喝有「原」味的茶。最近我坐上布農族大哥的「藍寶堅尼」一起上山,到以櫻花季出名的高雄寶山部落,深入與眾不同的野放茶園「找茶」,也在大自然芬多精奢華的環抱下,體驗獨樹一格的布農族板曆茶席深度之旅。

【生活進行式】徐正雄/我在急診室當志工

雖然我已當過很多不同種類的志工,但我從來沒有考慮過去醫院當志工:一來,我害怕血腥場面,不喜看到生離死別;二來,我有低血壓和暈眩的問題,萬一當到一半忽然昏倒,助人變病人,反成累贅。然而,今年五月三十日下午,我將生病的父親送到急診,看著他昏迷不醒的模樣,一向獨立堅強的我,竟也茫然起來,渴望有人安慰與協助,尤其當晚父親永遠地離去,更教我不知所措。

【生活進行式】乳拓奇/換歌大作戰

應該滿多父母有這樣的困擾:長途開車時,小孩吵著要聽某首歌,然後不停要求「再一次」。如果是悅耳的動畫主題曲也就罷了,偏偏很...

【愛情學生國】七月/那年我們一起上的柔道課

體育是大學的必修課之一,在學校開設的眾多運動課程中,柔道課因為是室內上課,加上一般人少有機會接觸,十分搶手。大三上,多次在選課大戰中鎩羽而歸的我,終於選到這堂課,巧的是,大學裡少數要好的男性友人之一L也是。

【珊海經】布朗尼飛魚/珊瑚礁的職場新鮮人

珊瑚礁的海水充滿各種味道,動物可聞出棲地種類、食物所在、敵人方位等,然後判別要接近或離開。

【旅行自拍棒--我與海明威同行】蔣亞妮/不重要的字

那次的旅行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