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直白或毒舌

寫旅遊時,飲食也是了解當地文化的重要切入點;我又饞嘴,所以頗常做飲食介紹。

作為媒體,不論新舊形式,對新聞盡可能保持客觀論述很重要;自媒體卻是講求強烈個人意見的主觀論述才有看頭。我覺得寫旅遊、飲食這類休閒性的報導,從來是夾在兩者之間,既要點出客觀資訊,也不能欠缺記者的體驗感受。

之前整理舊雜誌,勾起了很多早已忘記的滿足感。我並不是做廣告業配,大部分介紹的餐廳都自有其優點,但看到經自己報導後,能幫助店家們改善生意,我很開心。像一些我早年採訪過的台灣餐廳,近年再訪,店內仍貼著我十年前寫的報導,而且店面愈做愈大,縱使老闆早已忘記我(不想有邀功、討折扣之感),也讓我有點小驕傲。

這讓我想起兩位香港老饕的往事:老饕A以學識淵博、笑臉迎人聞名,不少香港的小店都以店外貼著老闆和他的合照作招徠。都市傳說,如果A在照片中笑了,代表那家店確實好吃;反之,若面無表情,就是味道還好。我曾向他求證傳言真偽,他否認了,但就讓看官自行定奪了。另一位老饕B以真性情、說話辛辣出名。曾在外地拍攝節目時,有位推著手推車、賣手工古早冰淇淋的伯伯在現場,看到電視台很高興,熱情地請大家吃冰。老饕B覺得不好吃,毫不掩飾地當場大罵好難吃,弄得現場有點尷尬;後來片段直接播出,呈現其真性情,觀眾們反而為冰淇淋伯伯打抱不平,罵老饕B霸凌、無禮。

待人處事風格到底是絕對誠實,還是應作修飾,每人自有一把尺。但做人厚不厚道、人品如何,就高下立見了。我絕對同意大家在網路可自由、按事實,主觀地評定一家餐廳好吃或難吃。但作為媒體或具影響力的人,筆桿能成為一把刀。老饕A曾說過,對於不好吃的小店,他不會刻意唱衰,但對連鎖店、大品牌、星級酒店的餐廳,他們有財力、有能力,做得好吃是應該;權力愈大者做得不好才要大力鞭撻,以助改進。然而,現在有些自媒體卻相反,為了業配要和公關打好關係,面對愈大廠牌愈吹捧。老饕A的話成了我警惕自己的標準,不好吃的小店不需公開介紹,畢竟飲食口味很主觀,也受環境、服務、天氣影響,而且不是每人都是做廚師的材料,但有的店家真的需要養家、需要生活;如果以媒體身分害得人家倒店,甚至更重大的後果,實在有違道德。在市場經濟下,難吃又不符價值的小店自然會受消費者厭棄、受到淘汰,不需以媒體作霸凌手段。

不論是從事什麼行業,我們都首先要學會做一個「人」,這是我的自我要求。

香港 業配

延伸閱讀

環評旁聽要點挨批「霸凌」 環保署態度強硬:歡迎比較

被嚇哭也要來!共學團防霸凌課 找「壞教練」實境演練

獨/「與惡」男星慘被霸凌!窮到睡陽台、吃吐司稱開心

清涼有勁!英國股市市值王...是賣冰淇淋的

相關新聞

【生活進行式】張卉君/化學式裡的詩意

釉色選得好,第一印象就討人喜歡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坦白說,有點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去

【旅行自拍棒──我與惡魔同行】印度尤/我與爸媽的七天印度之旅

「惡魔!妳真的是個惡魔!」

【旅行自拍棒──我與杉樹同行】張馨潔/曲折小事

那日的京都三十五度,但那環布四圍的杉樹,如今想到仍舊令人清涼。杉字是木部加三撇颯颯的風動,刷起分層的枝葉,將電影感的濾鏡調到最高,靜止又同時舞動。在我來到此地前,早已有多次的想像,水漬、斑駁的樹皮、木紋旋螺、挺拔修長的枝幹,沒有多餘的岔枝,文弱優雅。

【旅行自拍棒—─我與自己同行】瞿欣怡/帶著自己去旅行

我都忘了,我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喜歡一個人的小旅行。平日生活裡很難「安靜」,總是會被雜事打擾,只有一個人的旅行,才能夠有大片的時間,好好地跟自己在一起。

【青春名人堂】龔心怡/地方書店 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書是一本一本賣出去的,熟客是一位一位聊開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