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藏寶圖】比約恩‧貝爾智/發行驚恐表情郵票的刑罰殖民地

郵票圖案以瑞士藝術家沙隆於1837年繪製的維多利亞女王像為依據。照片提供/比約恩‧貝爾智
郵票圖案以瑞士藝術家沙隆於1837年繪製的維多利亞女王像為依據。照片提供/比約恩‧貝爾智

圖/TANK
圖/TANK

如今許多地區已經從地圖上消失,被人遺忘,但如果你找到它曾發行過的郵票,或許能從這迷你文宣裡窺見某些史事。

《格里弗遊記》裡的小人國

「我們被狂風暴雨吹向范迪門斯地西北方。根據觀測,我們位於南緯三十度兩分。我們有十二名船員因為太過勞累和飲食欠佳而喪生,其他人身體非常虛弱。」綏夫特在《格里弗遊記》中如此寫道。幾個段落之後,這艘船出事,主角格里弗設法求生,到達小人國的淺水海岸。小人國民眾的身高僅十五公分。

綏夫特的作品於1726年出版時,范迪門斯地的西北岸還不為人所知且神祕,因而可當作書中的場景。當時,大家甚至不知道這是個島嶼。一直到十八世紀末葉,只有屈指可數的歐洲船隻到過當地,而且只到過東南岸。頸背被來自南極寒冷海風吹著的船員眺望崎嶇地形,看到地勢上升到高度超過一千六百公尺的山頂。山峰之間有許多河谷,長滿蓊鬱而無法穿透的森林。景象難以讓人感到心曠神怡。

英國人繞著島航行,證實它的大小接近愛爾蘭之後,決定進行殖民。這個島位於往返南太平洋繁忙海運航線的有利位置,南側小海灣具備良好的港口條件。從海岸往內陸的第一次探勘結果顯示,這個島嶼肥沃,土壤極佳。可是,它需要清理。

因此,范迪門斯地成為英國懲罰罪犯的殖民地之一。許多罪犯因為在愛爾蘭、威爾斯和蘇格蘭反叛英國當局而獲罪。其他人只是一般罪犯。罪行最嚴重者關在監獄中,其餘被派去鋪路或借給日漸增加的英國移民當工人。

1822年島上有一萬二千人,當中六成是犯人。為了確保法治,整個島以警察國家方式規畫,分成九個警察轄區。不得公共集會的禁令在全島普遍實施,要前往其他轄區必須取得特別通行證。一群積極的間諜與總督密切合作,到處刺探。

亞瑟港很快成為最惡名昭彰的監獄。它位於首府荷巴特東南方森林茂密半島的小港灣,透過砂質的鷹脖地峽和主島相連。這個懲教設施以石頭和紅黃色磚塊興建,坐落在一座綠草如茵的山丘,那裡地勢朝沙灘傾斜。監獄圍牆內有碼頭、管理大樓、醫院、教堂和穀物磨坊,還有一棟龐大的四層樓懲教大樓。房舍採全景監獄設計,部署於中央的警衛哨可監控四側呈十字排列的牢房。

雖然鷹脖地峽有士兵和軍犬規律巡邏,仍然有人嘗試越獄。當過演員的杭特曾假扮袋鼠,嘗試逃脫。他只差幾步路就自由,卻被警衛發現;警衛緊追不捨,希望吃到新鮮袋鼠肉,杭特於是臥倒大喊:「不要開槍!我是杭特。」

杭特因為企圖逃亡,挨了一百五十下鞭子,而且不是用舊鞭子抽。根據1840年在威爾斯帶領礦工反叛而坐牢的佛洛斯特形容:「最硬的鞭繩打結,而且繩子粗得很。鞭繩泡在鹽水裡,充分吸收水分,接著在太陽下曝曬。藉由這個過程,鞭繩變得像鐵絲,八十一個結打在人肉上,好像鋸子鋸過。」

從此,范迪門斯地改稱塔斯馬尼亞

在移民人家工作代替坐牢的人比較好過。大多數人受到良好待遇和某種程度的尊重。而且許多人會在短暫的閒暇時間到外頭獵袋鼠。袋鼠瘦肉多,和豬肉一樣扎實,嘗起來有如味道特別但微妙的雞肉和魚肉混合體。荷巴特周遭大片區域的袋鼠很快絕跡,比較內陸的區域最後也不見蹤影。

截至當時,英國人並未特別在意已經在范迪門斯地居住幾千年的原住民。這些游牧民族般的原住民人數不多,五、六十人一群,靠狩獵和採集維生,大致上居住在內陸。他們住在樹枝和樹皮搭的簡陋小屋。袋鼠是他們基本飲食不可或缺的要素,而且用途不只是食物。袋鼠的每一部分都有用處:皮當作衣服,骨頭製作成工具和狩獵武器。

1820年時,島上有三千到七千名原住民。他們陷入恐慌狀態。純粹基於自衛,他們放火燒了幾個農場,殺害住戶。英國人明快回應:組成綿延不盡的人鏈將整個島清剿一遍,縱橫都不漏。倖存的原住民送到集中營監禁,隨即開始在裡面折損。到了1850年代初期,只剩下十六人。

這個殖民地也在此時期第一次發行郵票。荷巴特的殖民地祕書1853年5月9日行文倫敦中央政府提出訂單:敬啟者:惠請向柏金斯先生與貝肯先生訂製不可或缺的郵票印刷版,面額1便士、2便士、3便士、4便士、8便士、1先令,連同印刷用紙、油墨以及製作背膠所需材料寄送。

柏金斯和貝肯是盛名遠播的刻版師傅,作品包括全世界最早的郵票黑便士(Penny Black)。范迪門斯地的訂單迅速處理、交貨:沒過幾個月,第一批郵票開始流通。

想當然耳,這些郵票的圖案又是維多利亞女王。她此時已經三十歲,可是因為某種原因,圖案肖像是以瑞士藝術家沙隆(Alfred Edward Chalon)將近二十年前畫的女王為依據。沙隆畫的是全身像,女王站在白色大理石階梯的最上面一階。她頭戴喬治四世王冠,臉上露出美麗的靦腆微笑。郵票上的女王雖然仍戴王冠,卻不再微笑,而是顯得膽怯。她的眼神呈現驚嚇、未直視––和范迪門斯地與日俱增的惡名非常搭調。

當時總督丹尼遜感到氣餒:「本地人覺得,范迪門斯地這個名稱被某種成見糾纏。」他提出一個解決辦法:改名。1856年,范迪門斯地改稱塔斯馬尼亞。當地最後一個原住民,一個叫作楚格尼尼的婦女,在1876年去世。隔年,這個懲罰罪犯的殖民地關閉,到了1901年,它不再是個單獨的殖民地,而是改由澳洲統治。

如今,亞瑟港監獄是塔斯馬尼亞最主要的觀光景點。

●摘自聯經出版《烏有之地:這輩子到不了的50個國度》

袋鼠 英國 原住民

延伸閱讀

監獄內口罩不足? 矯正署:准許家屬寄進來

「眾」字切半、現黃鶴樓 抗疫郵票犯「政治錯誤」喊卡

巴西報首名原住民染疫 部落免疫力弱恐不堪一擊

鐵窗裡的病毒苦力?紐約疫情下的監獄囚犯「防疫大趕工」

相關新聞

【生活進行式】張卉君/化學式裡的詩意

釉色選得好,第一印象就討人喜歡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坦白說,有點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去

【旅行自拍棒──我與惡魔同行】印度尤/我與爸媽的七天印度之旅

「惡魔!妳真的是個惡魔!」

【旅行自拍棒──我與杉樹同行】張馨潔/曲折小事

那日的京都三十五度,但那環布四圍的杉樹,如今想到仍舊令人清涼。杉字是木部加三撇颯颯的風動,刷起分層的枝葉,將電影感的濾鏡調到最高,靜止又同時舞動。在我來到此地前,早已有多次的想像,水漬、斑駁的樹皮、木紋旋螺、挺拔修長的枝幹,沒有多餘的岔枝,文弱優雅。

【旅行自拍棒—─我與自己同行】瞿欣怡/帶著自己去旅行

我都忘了,我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喜歡一個人的小旅行。平日生活裡很難「安靜」,總是會被雜事打擾,只有一個人的旅行,才能夠有大片的時間,好好地跟自己在一起。

【青春名人堂】龔心怡/地方書店 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書是一本一本賣出去的,熟客是一位一位聊開的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