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前行南極(一)

常被人問到,去過那麼多國家,還有什麼地方想去?世界那麼大,加上喜歡的地方又會重複去,怎麼去得完?我的答案有太多了,但往往沒有南極。我不想去嗎?當然想,只是覺得目標太過遙遠、太貴、太難達成了。既然是心中追不到的女神,連幻想都不敢。

一個偶然,我因半公半私的原因,竟然臨時獲得去南極的機會!我過去旅遊都挺即興,有時候出發前兩周才買機票,沒想到連去南極也是如此!一般南極的郵輪都在出發前一年半到兩年開始開賣,像現在已在賣2021年底到2022年初的行程了。要這麼早就付出天價,預訂兩年後的事的確很難,但最便宜及最豪華的,通常都最快額滿。想省錢的旅客會在三月到阿根廷的烏斯懷亞港碰運氣,看看有沒有剩下的廉價房位。不過,這幾年南極很夯,廉價房位已很難搶得。再說,三月是南極旅遊季尾,一來初生企鵝多已換毛、游出海了,看到的數目大減;二來積雪已融化不少,不是最理想的時間。

根據國際南極旅遊組織年會(IAATO)的數據,2018年至2019年遊南極的人數是歷史高峰的五萬五千人。對比起旅遊重鎮當然算很少,但對於南極這種本來就應受保護的地方,還是愈少人能去愈好吧。

決定去極地時,新冠病毒才剛成為新聞,國際社會都還未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一般的南極郵輪都極為搶手,但由於日本郵輪的疫情爆開,國際郵輪協會訂下一些規定,南極的郵輪才臨時有些房間空出來。我和朋友們快快把握機會,無預警地實行這趟從不敢想像的旅程。

撇開科學研究一類的專業,一般人要去南極旅遊有幾種方法:最常見的是從阿根廷最南的烏斯懷亞港開始坐郵輪,這方式來回需要至少在海上四天,渡過以狂風巨浪著稱、位於南美洲大陸及南極半島間的德雷克海峽。但我採取這幾年興起、比較方便的飛行兼郵輪,從智利南部的蓬塔阿雷納斯坐飛機到南極半島最外圍的喬治王島再登船,省下白白暈船的時間。

我們坐上前往歐洲的航班,準備再轉機去智利;那時候歐洲的新冠病毒疫情只有零星幾宗個案,根本沒有歐洲人當一回事。但就在飛機要起飛前一刻,朋友收到郵輪公司的電郵,國際郵輪協會把香港列為跟中國大陸一樣的疫區,所有香港人登船前都必需先離開疫區十四天。

沒想過有那麼戲劇性的發展,「怎麼辦?我們原本三天後就要登船到南極了呀!」這下子,衝下飛機也不是,那到智利再說好了。

就這樣,我那南極之旅,先變成智利之旅。

南極 郵輪 智利

延伸閱讀

桃園確診增至25例 4例重症治療中

郵輪業遭疫情打趴 川普:來美註冊可獲紓困

防紅寶石號群聚感染重演 澳洲州政府命2郵輪駛離

工作旅遊回國後染疫 指揮中心:若非惡意別苛責

相關新聞

【旅行自拍棒──我與惡魔同行】印度尤/我與爸媽的七天印度之旅

「惡魔!妳真的是個惡魔!」

【旅行自拍棒──我與杉樹同行】張馨潔/曲折小事

那日的京都三十五度,但那環布四圍的杉樹,如今想到仍舊令人清涼。杉字是木部加三撇颯颯的風動,刷起分層的枝葉,將電影感的濾鏡調到最高,靜止又同時舞動。在我來到此地前,早已有多次的想像,水漬、斑駁的樹皮、木紋旋螺、挺拔修長的枝幹,沒有多餘的岔枝,文弱優雅。

【旅行自拍棒—─我與自己同行】瞿欣怡/帶著自己去旅行

我都忘了,我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喜歡一個人的小旅行。平日生活裡很難「安靜」,總是會被雜事打擾,只有一個人的旅行,才能夠有大片的時間,好好地跟自己在一起。

【青春名人堂】龔心怡/地方書店 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書是一本一本賣出去的,熟客是一位一位聊開的

【旅行自拍棒—─我與逃逸移工及癌末病人同行】阿蘇卡/她與她的東部之旅

那是一次非常獨特的旅行,全台灣應該沒有第二個人跟我有同樣的經驗。這段塵封在我心中多年的往事,由於兩位當事人都已不在台灣,...

【旅行自拍棒—我與老婆同行】張光斗/慢活

都說愈老愈要「慢活」,這道理當然懂,就是要將日常的節奏放慢;慢慢地走路、慢慢地吃飯、慢慢地喝咖啡……好像如此,才能將走向...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