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青春名人堂】許子漢/陽光校園

2020-01-14 06:00聯合報 許子漢

12月9日,五點多,寒流仍未遠去的清晨。我掙出被窩,也掙掉清晨的寒意。六點整,出門,先到超商買了咖啡,儲備一天的清醒。這天,我們要去很遠的南方,富里鄉的東里國小演出。走出店門,陽光未明,卻見朝霞染了滿天朵朵的紅雲。我只讚嘆幾秒鐘,同時按下手機,把美景收藏了,開車進了東華大學

東里,古名「大庄」,在日本時代設立大庄公學校,原屬台東廳。改隸花蓮港廳之後,再更名為大里公學校、大里國民學校,最後更名為東里國小。至今,有一百零三年歷史。

從壽豐沿台九線南行,一路來到光復、瑞穗。陽光已大亮,但東望海岸山脈,背陽面,卻有濃濃霧嵐未散。轉入193縣道,公路竟如駛入霧中,一片白茫;陽光又隨之爬升,車行所到,霧氣即散。

過玉里大橋,出玉里鎮後,進入富里鄉,第一個村落是吳江,第二個村落即為東里,距離東華大學約八十五公里。東里南邊有阿眉溪注入秀姑巒溪,村落主要區域在省道東側,舊名「大庄驛」的東里車站則在公路西側。

東里車站是聞名的觀光車站,在月台上可以眺望長富大橋越過田野,直通中央山脈腳下,無論春綠秋黃,山野的雄偉與遼闊,不分四季合奏著動人的田園牧歌。

長富大橋和台九線的交會處有個交流道,東里國小和東里國中共用的後門,入口就在這裡。村子裡路小,我們的遊覽車走後門進學校,但學校在山坡上,車子也只能止於一道斜坡前。我們下車,把整齣戲的箱箱件件都搬過了斜坡,搬進了國小。

學校北側是一道草坡,草坡下是幾畝已割的田,田外是片片雜林,林外是重重的近山與遠山。黃褐青綠,每層顔色都被高升於海岸山脈之上的陽光曬得飽滿明亮。

我們在場中積極地裝台。十點,下課了,跳健康操的時間到了。教室走廊灑滿了陽光,小朋友身著紅衣,一字相連,精神抖擻,動作齊整地唱跳起來。全校不過五十幾位小朋友,那響亮喊聲應該可以傳到公路對面的東里車站。

然後整個上午都有小朋友拿著烏克麗麗,熱烈地練習著。有一組小朋友坐在走廊邊,翻來覆去就那兩三個和絃,把所有會唱的歌都伴奏了一遍。奇妙的是,他們自然調KEY,竟沒有一首歌不和。

陽光漸漸爬到了天頂,小朋友也頂著大太陽,踢球玩耍。我們搭完了台,拿著便當,圍坐在舒服的人工草皮上,一邊曬暖,一邊加入這充滿烏克麗麗樂聲、追逐笑鬧聲,明亮和暖的畫面裡。

小朋友午休,暫時安靜了。我們的演員也上妝,準備開演。

一點半,小朋友醒了,校園又熱鬧起來,要看戲了。小朋友興奮地走入我們變造出來的黑盒子裡,我們把笑聲都鎖進了場中,這一個多小時,陽光只好自個兒寂寞了。

演出結束,我走出場外,發現陽光換邊了,人工草皮的操場有了影子,但校園依然明亮美麗。我們一面工作,太陽也一步步西斜。小朋友放學了,有的不甘心回家,一直來和我們攀話。說想再看到秋野芒的戲,又說,長大了,也要讀東華,加入秋野芒。

陽光更斜了,孩子散去,我們開始裝車。

離去前,我再度走到北側的草坡前,田野山林,光影錯落,和上午別是一番景致。暮色曖曖將臨,登車回程,但東里校園光景的明暖,都像上了印版,留在心裡。

回到東華,天已暗,陽光早已逝去,但心裡有個小小的山谷裡的校園,還一直明亮著。

●本文作者創辦秋野芒劇團,帶領東華大學的學生志工,為國小學童進行公益演出。

東華大學寒流超商遊覽車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