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

徐乃麟又怒了! 髒話飆罵博恩「我錯了嗎」

丹麥停打AZ疫苗…我接種是否調整? 指揮中心14時說明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日本旅行閒談

多年來赴日旅行幾回,今天趁機閒談幾句,印象特深的幾點。

國中第一次去,彼時台北車站捷運未通,沒見過世面,在池袋地下街此生首次目睹何謂車站人潮洶湧,四面八方奔竄。幸運的是,當時流行一○九辣妹,大量金髮黑臉奇裝霹靂的詭異辣妹滿街襲來,如同在肯亞目睹野生動物大遷徙的奇景。

北海道是六月去的,已非雪境,對雪的印象反倒來自電影《情書》。我是在大學用大大的黑膠影碟看,不會用,背面當正面擺進機器裡,從下半段開始看,想說這片頭真厲害,直接從劇情中間切入,好後現代,全片看完才發覺是擺錯了。這個倒反很荒謬,就像我在北海道時天氣仍冷,清晨穿大外套,問巴士司機覺得最近天氣如何,他卻回答:「有點悶熱。」

這種倒反是旅行的看點。比如日本重視集體主義,為何個人私下多怪癖?或許怪癖正是由集體主義所餵養。又如日本人愛看櫻花的燦爛,與櫻花的凋亡,這也是倒反。這文化看重精神,看輕物質,而死亡是精神的勝利。

不過我多半感到生命與歡愉。大東京都會圈有三千八百萬人,是全球最大都市。新宿車站是世界最多人次的車站,澀谷車站外是世界最多路人的路口,我都會去看看人氣。但最有生命的莫過於便利商店大剌剌擺放色情雜誌,少數家長可能希望孩子的眼鏡有設定功能,鏡片朝向色情雜誌就自動打馬賽克。

東京是全球資本主義最鼎盛之城。歐美城市向來走鄉村路線,強調人的撤離,招牌要小,樓房要矮,商圈要蕭條。我環遊西歐的隔年去東京,很驚訝商圈眾大樓能整棟開餐廳。在台灣,餐廳開在二樓就很難做生意,何況開到七八九樓。東京如何辦到?外食人口特多?我推測東京政府有頒布法令:在家開伙視同犯罪,罰以拍絲襪套頭照片貼在社區布告欄三個月。

另一驚訝是各百貨地下食品區極巨大熱鬧,大概台灣百貨五倍規模,而且精緻得令人髮指。美國很多超市蛋糕像是店員拿著奶油罐和巧克力醬摔倒,噴得滿盤,就拿出來賣。日本百貨的熟食便當炸物餅乾和菓子洋菓子則太美,太費工,反倒也讓我嘆氣:吃掉多可惜。每個精美包裝,每個華麗食物,皆如櫻花,拆開吃掉就死了。這種大規模消亡格外使我感到日本社會的豪奢。美國的浪費在於把食物大量倒掉,日本的浪費在於打造精美食物然後毀掉。

這些繁華熱鬧之外也有看頭,例如在京都,找清幽無人的神社古剎閒坐,庭園也好。茶聖千利休是日本美學的奠基人,從此日本的美很清淡,簡樸,帶禪的頓悟。別國庭園是要人「看」,日本庭園是要人「想」,觀照內心。在斜陽午後,看葉子靜靜凋落,這就是日本。

最近一次是去沖繩,驚訝於台灣遊客真多。搞不好去過沖繩的台灣人,比去過新竹的台灣人還多。我們自駕開車,不習慣右駕,幾次想打方向燈卻開成雨刷,剛關掉後座又傳出驚呼:「你開到對向車道了啦!」幸好沒出事。雖然說,走錯道路,弄錯方向,終歸是旅行的意義。

東京 櫻花 北海道 沖繩

相關新聞

【旅行自拍棒──我與惡魔同行】印度尤/我與爸媽的七天印度之旅

「惡魔!妳真的是個惡魔!」

【旅行自拍棒──我與杉樹同行】張馨潔/曲折小事

那日的京都三十五度,但那環布四圍的杉樹,如今想到仍舊令人清涼。杉字是木部加三撇颯颯的風動,刷起分層的枝葉,將電影感的濾鏡調到最高,靜止又同時舞動。在我來到此地前,早已有多次的想像,水漬、斑駁的樹皮、木紋旋螺、挺拔修長的枝幹,沒有多餘的岔枝,文弱優雅。

【旅行自拍棒—─我與自己同行】瞿欣怡/帶著自己去旅行

我都忘了,我曾經寫過這段話 我喜歡一個人的小旅行。平日生活裡很難「安靜」,總是會被雜事打擾,只有一個人的旅行,才能夠有大片的時間,好好地跟自己在一起。

【青春名人堂】龔心怡/地方書店 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書是一本一本賣出去的,熟客是一位一位聊開的

【旅行自拍棒—─我與逃逸移工及癌末病人同行】阿蘇卡/她與她的東部之旅

那是一次非常獨特的旅行,全台灣應該沒有第二個人跟我有同樣的經驗。這段塵封在我心中多年的往事,由於兩位當事人都已不在台灣,...

【旅行自拍棒—我與老婆同行】張光斗/慢活

都說愈老愈要「慢活」,這道理當然懂,就是要將日常的節奏放慢;慢慢地走路、慢慢地吃飯、慢慢地喝咖啡……好像如此,才能將走向...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