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繳回英王室頭銜…為何哈利吃3大虧?算給你聽

武漢封城2000台商滯留 交通部:12航班全停飛

【惠風醫言堂】洪惠風/上上簽

2019-12-15 06:00聯合報 文/洪惠風 圖/Y ART - ty.HSU

圖/Y ART - ty.HSU
圖/Y ART - ty.HSU
分享

隔了幾年,病人又出現在我的診間

「上上籤!」病人興奮地對我說。「決定要生了。」

我看著病人,突然覺得肩上的壓力變得好大好大。

上一胎快生的時候,這個病人突然血氧不足地喘了起來,心跳也變得很快,開業的婦產科醫師同學於是把她轉來。當時我們的診斷是肺動脈栓塞,這是個非常嚴重的疾病,這種病也叫作經濟艙症候群,是血塊堵住了肺動脈,肺部不能正常地進行氣體交換,血進不去,氧出不來,有性命危險,更不要說當時她正在懷孕,影響的是兩條生命。

小孩出生後,她的狀況很快就獲得改善,我們沒查到什麼蛋白C蛋白S缺乏,或是其他一大堆會引起血栓的疾病,所以之後也不需要再服用任何藥物。

沒想到隔了幾年,病人又出現在我的診間,跟我說她懷孕了。

「不是跟妳說過再懷孕可能會再度肺栓塞的嗎?」

「啊就不小心啊!」

病人說得很輕鬆,我卻頭大了起來,之後會變成怎樣,我可沒辦法預測。文獻上說是0%-13%的復發率,雖然不高,但對發生的人可就是百分之百,更不要說文獻上的病人病情沒我們這個病人嚴重。

「現在懷孕幾周?」

「七周。」

「繼續懷孕,有可能會跟上次一樣肺動脈栓塞,危及媽媽跟寶寶的生命,但也有可能不會。」

「那怎麼辦?」

「如果計畫把小孩生下來,就要冒險,不然就要人工流產。」

「哦。」

「如果決定要生,可以一路追蹤D dimer(D雙聚體),當高起來時就開始每天皮下注射抗凝血劑,但這樣會增加出血風險,包括胃出血、皮下出血,最嚴重的是腦出血,會有性命危險。雖然發生的機率非常低,總是不能保證安全;而另一方面,就算打針,也不是說就一定不會肺動脈栓塞了。」

病人看著我,沒有說話,眼眶紅了,過了一下才說:「我先生很想要這個小孩。」

我看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理智上告訴我,為了媽媽的安全,流掉是最好的選擇,但這樣就奪去了小孩的生存權。

下一周的門診,先生也來了,我還是一樣的說法。這次聽著聽著,病人沒有再說什麼,反而換先生的眼眶紅了。

「不然這樣,我們還有些時間,在二十周以前還能墮胎時一路追蹤D dimer,萬一高了再做決定也還不遲。」

病人夫妻同意了,我們開始規則追蹤D dimer。

D dimer是個體內靜脈血栓的指數,如果不高時通常危險性就不高,萬一高起來,可以是血栓,也可以是其他疾病。懷孕期間D dimer的數值會大幅提升,我計畫用懷孕不同階段的標準值來當作監測的依據。

要麼就墮胎,要麼就打針

隨著懷孕周數一天天增加,她的D dimer數值升高得很快,沒多久就超過上限的兩三倍了。雖然還沒產生靜脈栓塞,但危險的訊號已經出現,我可不想等到像上次危及生命時才開始治療。

「這樣不行喔,該決定了,要麼就墮胎,要麼就開始打針。」

「怎麼辦?」

「還是得自己決定,醫生只能配合。」

這個決定真的很不容易。

「怎麼辦,怎麼辦……」病人在診間一直拿不定主意。

「不然,要不要去擲筊?」在病人無法決定時,有時我會提醒病人宗教這條路。在這種天人交戰之際,任何正派信仰的幫忙我都歡迎。

一個禮拜之後,病人一進門就興奮地對我說:「上上籤!決定要生了。」

我看著病人,一下子愣住了,沒想到病人跟家屬那麼快就去會診神明,還得到了一切OK的綠燈,突然肩上的壓力變得好大好大,我可得小心翼翼,不能砸了神明的招牌。

討論細節後,病人開始在皮下注射抗凝血劑,這種每天一針的藥物跟胰島素不一樣,量大得多,也痛得多,還容易產生瘀青。她一面打針一面哭,不敢怪罪醫生,只敢不停地埋怨老公。日子一天天過去,隨著懷孕周數的成長,雖然有打針,D dimer的數字還是攀升很快,都在懷孕正常值的兩三倍以上。我戰戰兢兢地追蹤,運氣很好,在抗凝血劑的作用之下,沒有像上次懷孕一樣發生肺動脈栓塞,也沒有出血。

終於到了進產房的那一天,生產順利,母子均安,母親的出血量不多,小孩也一切正常。在產後的病房中,我好奇地把病人抽到的籤詩用手機照下來,那是龍山寺的觀世音靈籤第十八首,上上籤,鬼谷子演課,詩文是「金烏西墜兔東臨/日夜循環亙古今/ 僧道得之無不利/工商農士各開心」。我去書店試著找些答案,只找到了六十甲子籤詩跟雷雨師一百籤詩的書籍,也聽了有聲書,這些書中的籤詩跟這支籤都有些不同,我讀了也沒什麼心得,只是感覺太神奇了,覺得冥冥之中好像真的被觀世音菩薩拉了一把似的。

病人生產後不用再打針,藥物改成了抽血監測的口服藥,沒多久,連抗凝血劑都不用吃了,病人的生活很快恢復正常,也不用再回我的門診追蹤。

當我收到了滿月蛋糕,看到照片上寶寶甜甜可愛的笑容時,真是感慨萬千。這個孩子福大命大,只差一點點,就不能來到這個世間,要是那時我的語氣再重一點,說不定結局就完全兩樣了。但有時反省,要是時光倒回病人剛懷孕來看門診時,到底什麼才是最正確的作法?說真的,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呢!

懷孕經濟艙症候群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