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青春名人堂】石芳瑜/從澡堂的嬰兒說起

2019-12-07 06:00聯合報 石芳瑜

泡大眾池你最怕遇到什麼事呢?遇到變態恐怕不是首選,畢竟每一個人都脫光光。我想應是看到池中出現「異物」吧?

小川糸的日記隨筆《出門買蛋去》裡寫到,某天傍晚她一如往常去澡堂,但發生了一些騷動,因為有「黑黑的東西」掉到泡澡的池子裡了。所謂的「黑黑的東西」,就是嬰兒的便便。「太噁心了!能不能趕快來清理?」想到池子裡有大便,任何人應該都會覺得噁。接著來了一位打掃的年輕女性,而發現此事的阿姨便高聲斥責:「這已經是第二次了吧。好好寫在紙上,貼起來不就好了!」

打掃的女孩被嚴厲斥責,至於肇事的母親則早已離開澡堂。

這件事引發小川糸的同情,畢竟那位打掃的女孩一點錯都沒有,但也不能怪小寶寶,這錯,當然在那位母親身上。

帶還包著尿布的寶寶去澡堂,我也覺得太扯。如果兩次都是同一個母親所為,恐怕她是帶著育兒的怨念而去的吧?

不過,帶小孩很多地方都不能去,說起來很辛苦,我也是過來人。有時小朋友在公車上或是餐廳裡,就突然不受控制地哭起來,而此刻母親最怕看到的是有些人馬上露出鄙夷或厭煩的眼光。

有些人想帶毛小孩去餐廳,但許多地方並不歡迎,這時看到人類小孩無法無天,也會覺得不公平。可為難的是,毛小孩獨自在家不犯法,但是小孩六歲之前(我原先以為是十二歲)一個人在家可是犯法的,所以除非父母放任不管,小孩開始哭鬧時,請多多包涵。那麼長時間的不自由,其實讓不少家庭主婦備感痛苦。《82年生的金智英》主角有次帶女兒去買咖啡,不小心把咖啡打翻,就被上班族說是「媽蟲」,實在太殘忍。

不過說到底,有些母親太過縱容小孩,我開書店時,曾有一場講座,一個小學生硬是跑來跑去,不僅坐在講者旁邊,還伸手去摸投影機,講者剛開始不以為意,可是聽眾深受影響,母親卻不管。最後我只好請小孩下來,嚴肅地請母親先帶小孩子出去,等他安靜了再進來;但這卻惹怒了母親,說我不尊重小孩,且不懂家庭主婦想求知的心。唉,我怎麼會不懂?就像帶寶寶去泡湯,標準還是母親們懂不懂得也尊重他人。

說來不好意思,我小時候也曾被帶去泡大人的澡堂。彼時三叔公在大龍峒經營日式澡堂,我們租屋在那,叔公每個月讓我們免費泡一次湯。我大概三、四歲吧,因為年紀小,性別模糊,所以被爸爸夾帶入場。聽哥哥說,我個頭小,所以爸爸常常把我放在別人舀水的小池子裡,雖然沒有大小便,但也是非常沒有公德心。

結果有一次,澡堂突然掉下異物,原來是天花板的玻璃,且不偏不倚地砸在我肩上,嚇得爸爸從此不敢再帶我去泡湯。如今回想,大概是天譴。

後來,聽說三叔公的小孩偷看女客洗澡,更缺德,加上家家戶戶開始有了浴缸,澡堂的生意也就一落千丈,最後關門大吉。

讀《出門買蛋去》才知道日本人至今還是喜歡上澡堂洗澡,不像台灣大概只剩下溫泉旅館。只是每次讀到澡堂事件,總會勾起這段令我尷尬且如霧一般的記憶。

毛小孩咖啡溫泉旅館嬰兒上班族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