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網路徵文優勝作】在植物園遇見你之三

2019-12-06 06:00聯合報 主辦/繽紛版 協辦/林業試驗所 評審團/董景生、黃宗潔 圖/江長芳

圖/江長芳
圖/江長芳
分享

春季的離別/迴紋針

初春的某個下午,附近小孩高亢的嬉鬧聲穿過玻璃窗,把我從柔軟的沙發中給驚醒。當我氣沖沖地走到窗前,想找出破壞美夢的罪魁禍首時,一架架潔白的紙飛機劃破天空,在藍天留下優美的一彎。我張嘴愣在窗邊,塵封在心中許久的回憶也在此時躁動,美麗地轉圈,悄然落下。

記得也是某個春季的下午,父親硬拖我陪他到嘉義植物園散散心,當時我被升學考試壓得心煩,直嚷著趕緊回家、別再走了。突然「啪--」一聲,頭髮似乎卡到了什麼,我驚慌地往頭上胡亂撥弄,只掉下一片橢圓形的薄木片。前頭的父親竊笑我的蠢樣,向我解釋這個「暗器」是桃花心木的種子。

一陣風拂來,一片片桃花心木的種子脫離了枝枒,在空中旋轉著,一圈又一圈依戀不捨地向慈愛的母樹告別後,乘著風之列車展開冒險。我一時興起伸手想抓住旋轉的種子來瞧瞧,父親卻大聲阻止。原來父親擔心魯莽的女兒會弄傷了種子,那豈不糟蹋母樹費盡苦心為孩子造了一對翅膀、期待他能遨遊於天際的美意嗎?

那天父親專注凝望的背影是多麼寂寞、多麼陌生,或許那份對孩子長大離家的操心及不捨,是不分人與植物的。

因為花的緣故/宋奇勳

繞荷花池漫步已經五圈了,我,還沒有告白。

入夜的植物園,幽靜而昏暗,身旁的她似乎挨得更近了些,並肩而行的我們,手背不時相互輕觸著;這下周遭的一草一木我也無心觀賞了,滿腦子只有「牽與不牽」不住地縈繞。

走向荷花池畔,眼裡映入一棵不尋常的樹:在人胸口一般高的地方,居然開了一個樹洞,一個心型的樹洞。瞧見草木鼓勵我示愛,我深吸了一口氣,索性大起膽子──勾起了她的小指。

這會兒,兩人有默契地同時將頭撇向了另一側,好在牽起的手卻並未就此放下。靜謐的荷花池畔,彷彿蒙上了一層曖昧的紗,我們一圈繞過一圈,一句話也沒說;總生怕萬一開口捅破了紗,卻沒能瞧見期待的共識。

漫步五圈後,找了池畔一處供她歇腳,相連的小指迫不得已分了開。我們兩人就這麼一坐一站地瞧著,眼前垂掛成串的花穗;突然,本來含苞未放的花穗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似的,一顆又一顆,一點又一點,如同絢爛的煙火般無聲地綻了開來。瞪著紅、白花蕊緩緩舒展的我,折服於突來的美而愣得出神、忘卻一切,直到手指尖重新傳來一股暖意。

我撇頭向她,望進她迷離的眼,把話說白了。

在植物園不僅僅只遇見樹木/滿佳

和老公交往時,他喜歡帶我去植物園散步。穿梭巍巍茂密林木之際,一向木訥的他會暢談勤能補拙處世觀、創業願景,展露質樸底蘊。經由一遍遍地走逛,我才發覺原來外表大同小異的樹木,有著截然不同的背景;植物既複雜又奧妙,堪與貌似憨直卻有厚實內涵的老公相呼應。

婚後不久,身心均呈退化狀態的老爸與我同住,那陣子他沒由來地叨念,想去台北一中(今建中)對面的植物園走走。找了個天晴的周日,我挽著腳步已漸遲緩的老爸,父女一起逛植物園去。

走在綠蔭下,爸東張西望反覆問我:「荷花池呢?」其實我們才剛看過,奈何不巧,荷花凋零滿池殘葉,莫怪爸認不出那是荷花池,我只好一再帶他去池邊。看最後一回時,他突然記憶清明地對我說:「以前常帶妳媽媽來看荷花,如今花謝了妳媽媽也不在了,生命的消失大概會像這樣吧!」

當下我簡直意外到震驚,早就失憶的老爸竟能如此完整地表達內心深沉的感慨,沒等我回神,他已慢慢轉身用日語說:「回家吧!」我趕緊挽著他走出植物園。回家過沒多久,爸永遠走出了我的生命。

於我,在植物園不僅僅只遇見樹木而已。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