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轉角遇見你】張光斗/排演間的兩位明師

2019-11-21 06:00聯合報 文/張光斗 圖/江長芳

圖/江長芳
圖/江長芳
分享

兩位大前輩與在校生小劇務

那一天的場景,乃至於兩位人生導師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句話,就像是唱片上的溝紋,脈絡分明,生動了然。

一個在校生,沒有任何社會經驗,眼界懵懂,一旦置身於五光十色的演藝環境裡,頭昏自是不用說了;那一份忐忑,攪在新奇興奮的空氣中,可以想見,我的呆樣,絕對「搶戲」。

台視地下室的排演間裡,導播是首席之一的龐宜安;笑聲很大,眼睛更是笑到往上牽引,字正腔圓不輸演員;但是,某種聲勢逼人的專業素養與嚴謹作風,絕對讓你有寒毛豎立的切身反應。進進出出的演員們,口中雖然盡是「老龐」長、「老龐」短,但我知道,他們之間有層薄膜隔離著,那就是所謂的敬重與臣服吧。就算是AD(助理導播)林文芝,輕聲細語,貌極溫和,一道環視全場的冷靜眼神,顯現的也是一絲不苟的作風。總之,在「台視劇場」的工作環境中,小劇務如我,是絕對不允許犯錯的!

兩位資深演員坐在一起,等候上場排戲的空擋,窸窸窣窣的竊竊私語,擺明地就是非常尊重場內秩序。她倆赫赫有名,一位是以嚴厲權威的長者角色著稱,電影《秋決》的老奶奶--傅碧輝。另一位的戲路寬廣,《清宮殘夢》中的慈禧太后便是一絕--張冰玉。

彩排中,導播與AD對布景的設計有點意見,臨時去找美術指導,排演間立刻像是老師不在的小學生教室,轟然一聲,炸開來了。

傅阿姨與張阿姨恰好聊到一個段落,同時回過頭來,打量站在她倆身後的小劇務。

張阿姨先開口了:「你是新來的啊?還在讀書?」

小劇務拚命點頭。

傅阿姨的眼神一點也不犀利,親切地跟著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劇務趕緊回話。

傅阿姨忽然挺直腰桿,非常嚴肅地說:「哎呀!這個名字太糟糕了!斗是量米的器具,斗裡面的米光了,這是要餓飯的呀!這名字太不好了!趕緊改名字!你得趕緊改名字……」

小劇務更是發傻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點頭好,還是搖頭才對;正在猶豫不決之間,張阿姨說話了。

「不對!這名字多好啊!光斗光斗,光明的北斗星;北斗星是指引夜行人走路的指標,讓人不會迷失方向!北斗星發出的光亮多重要啊,這絕對是個好名字!不能改!絕對不能改!」

小劇務瞬間被感動了,想哭,可是哪敢?只是笑……

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因為名姓,竟然被兩位為人敬重的重量級演員如此看重,真是何其有幸啊!

自此以後,她倆只要見到我,立刻就熱情地呼叫我的名字,而不是一般演員簡單的那聲「小張」。

張阿姨叮嚀我過去她家一趟

過了兩年多,退伍後的我,一時沒有找到其他工作,還是回到熟門熟路的台視排演間與攝影棚。老一輩演員口中的「小傅」卻生病了。傅阿姨開始接受化療,婉拒了所有戲約。有的演員想相約去探望傅阿姨,馬上有人阻止,說是傅阿姨嫌自己治療的模樣不好看,堅持拒絕友人的探病。然後,我聽到張阿姨說,這個小傅就是硬氣,哪個人生病好看了?跟朋友見見面,說說話,不也挺好的?起碼心情會好一些嘛。

傅阿姨終究沒有抗病成功,所幸沒有受到病魔太久的折磨與凌遲,走了。

張阿姨卻是依然堅守在她喜愛的演藝崗位上。

某次,黃以功導演的《碧海情濤》在台中出外景,有天收工得早,我領著幾位演員到家裡吃便飯;我們眷村家的紗窗,幾乎要被來看熱鬧的鄰居給拆掉。這其中,張冰玉阿姨也在裡面。

回到台北後,張阿姨叮嚀,要我去她家一趟。我當她有什麼事想託我代辦,等到按了門鈴,開門後的張阿姨,居然抱了一個好大的袋子,裡面有吃的用的,琳瑯滿目;張阿姨說,是她前一陣子自香港帶回來的(那個年頭,出國是十二萬分不容易的事),張阿姨要我帶回去給我母親,她再三感謝,那天在我家真是太過打擾,害我母親忙到轉不過身。

其實,眷村的成員,無論大大小小,哪個不是熱情好客的?尤其我那母親也是個人來瘋,特別喜歡有客上門,更別說都是些有頭有臉的知名明星啊!

我因此對張阿姨有了不同的認識。一件小事,她居然如此慎重,擺明了就是有情有義、不願辜負他人的一丁點好意。

後來,我轉赴新聞界工作,與張阿姨的互動就逐漸減少。不過,偶爾會遇見她的牌搭子。原來,張阿姨一身是病,紅斑性狼瘡是最侵擾她的難病之一。不過,張阿姨堅持,每周一定要打幾圈衛生麻將,輸贏是其次,她最為享受的就是邊打麻將邊唱歌,一首一首地唱,唱到其他幾位牌搭子哀哀求饒;但是張阿姨不為所動,她說,好歹她也算是個明星,不花一分錢地聽她現場演唱,這是多大的恩典啊!怎麼還要嫌煩呢?

張阿姨的消化系統不好,她不時地要排氣,而且來勢洶洶,連環不斷;關於這一點,張阿姨絕對不會遮掩,她的牌搭子也就習以為常,不以為忤了。

2014年的十月,張冰玉阿姨得到金鐘獎特別貢獻獎,當年的十二月,張阿姨因多重器官衰竭離世,享壽八十八。

我極其幸運,在人生的每一個轉角處,總能遇見給我啟示,與我結上好因緣的明師益友。

每回對外演講時,我也喜歡將傅碧輝、張冰玉兩位阿姨,針對我的名字,所衍生的那段真實故事,說給大家聽。我的目的無他,只是希望我們能夠認清「正面」與「負面」思考的異同。到目前為止,我的人生際遇與眾人一樣,起伏必然,但就算再窮再囧,也不曾如傅阿姨所擔心的,遇上米缸沒米,混不上一口飯吃;相反的,我永遠記得張阿姨讚揚我名字好的那一刻,她眼中閃耀的那一道激勵的光芒,是我最為珍視的一份禮物,讓我一直有路可去,有夢可循。

傅碧輝、張冰玉兩位阿姨,擺在眼前,真是我難得的兩位明師。

麻將眷村器官劇場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