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中正橋引道重慶南高架橋 15小時夷平進度超前14%

26日零時起 武漢市區禁行機動車、降低人員流動

【古生物大小事】李世緯/化石絕對不會錯

2019-11-14 06:00聯合報 文/李世緯 圖/王嗚咪

圖/王嗚咪
圖/王嗚咪
分享

化石通常只保留了一小部分的特徵

中生代(也就是距離今天大約兩億五千萬至六千五百萬年前的這段期間)成功適應了海洋環境的魚龍,是一種非常優美的動物。牠們是爬蟲類、胎生、用肺呼吸,擁有一對非常大且效率極佳的眼睛。這些可達四公尺長的海中生物,身體如同鯊魚及海豚一樣是流線型,可以在水中高速地游動與捕食。魚龍與這些水中生物在外型上有些不一樣的地方,比如牠的尾巴--相較海豚擁有左右方向對稱的尾鰭,鯊魚擁有上下方向對稱的尾鰭,魚龍只有單一一條向下彎折的尾鰭骨,也因此魚龍尾鰭的下端明顯比上端細長許多。從前的化石愛好者們相信,這根尾鰭骨彎曲的角度代表牠存活的年代(但事情當然沒有這麼簡單),角度愈大代表年代愈古老、愈值錢,也使得開採魚龍化石的時候,大家最斤斤計較的就是牠的尾巴,想盡辦法要把石頭弄得更彎一點。

化石通常只保留了一小部分的特徵,很多種類又都死無對證,所以化石研究很容易出現「錯誤」。一些古生物學家宣稱,希臘神話故事裡面的獨眼巨人庫克洛普斯,是化石的產物;庫克洛普斯因在額頭上長了一顆單獨的大眼睛而聞名,古生物學家相信這是古希臘人從大象化石中得來的靈感,而這個洞當然應該是鼻孔而非眼窩。類似這種看錯或會錯意的例子很多,比如也有古生物學家相信尼斯湖水怪其實是大象照片引起的,因為1930年代尼斯湖畔的確有馬戲團進駐,而有些水怪圖看起來也確實像一群洗澡戲水中的大象……這時如果加上人為的刻意宣傳與裝神弄鬼的話,是會有這個效果的。

引起科學界熱烈討論的海克爾深海蟲

遠古生物經常因為找不到現在生存的類似種,科學家只能利用現有的材料再搭配無限的想像力。菊石與現今的烏賊、魷魚、鎖管等親緣關係接近,但由於一方面菊石化石沒有保留肌肉組織,而另一方面今天頭足類的外殼又都已經退化了,所以早期的生物學家或許很難把菊石與頭足類聯想在一起。十七世紀英國古生物學家普特教授認為,菊石是由於「海水中兩種鹽分從不同的方向撞擊而形成的螺旋狀紋路」,這句話從字面上看起來,應該是認為菊石是一種岩石中的結晶產物吧?類似的例子,還有十七、十八世紀因為無法想像恐龍的龐大,而不斷地把巨尺寸骨骼分類到「巨羊」、「巨牛」、「巨象」之中。愛因斯坦曾說:「如果一個想法在剛開始時聽起來不夠荒謬,那根本沒什麼好指望的。」這麼說的話,錯誤只是奔放的小小代價。

達爾文提出《物種原始》以至於演化理論逐漸被接受之後,科學界一度興起尋找生命最簡單形式的風潮。因為演化序列的最高端--人類--早就一清二楚了,大家當然期盼著能找到最原始的生命形式。1868年,湯瑪斯・赫胥黎檢視一批採自大西洋深海底層的泥土樣本,驚奇地發現了一些膠狀原蟲,在幾經檢驗後,他興奮地對外發表,他終於找到了最簡單的生命形式--一種介於礦物與生物中間的缺失物種,並將之命名為「海克爾深海蟲」。一時之間,這個深海蟲引起科學界熱烈討論;幾年後,一次大型海洋勘查計畫重新探勘該地,但不論再怎麼採集與檢驗,都無法找到同種生物。最終,科學家發現這些膠狀原蟲,其實是泥土與固定用酒精化學合成反應之後的產物。消息傳回英國,赫胥黎在失望之餘坦承錯誤,據說這位維多利亞時代的科學家紳士感嘆地說了一句話:「一位偉大的科學家就是要隨時做好放棄的心理準備,即使是心目中最珍愛的定律。」

化石絕對不會錯,如果發現化石有錯,一定是你看錯。如果你沒看錯,那一定是你害化石犯錯。化石絕對不會錯,這句話永遠不會錯。化石就是石頭,一堆石頭本身沒有意志也沒有意義,更不自動代表一門科學。化石只是中性獨立的樣本,需要解釋。

化石大象希臘尼斯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