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整理包/武漢肺炎肆虐!日本出現首例境內感染 疫情、預防方法一次看

口罩禁出口爭議 攤開數據「台進口貨9成來自陸」

橋下船槳/與鳥爭廁

2019-11-06 06:00聯合報 橋下船槳

自從家中那隻巴掌不到的小鳥,決心以廁所作為晚間就寢地,我天天就在夜裡上演與鳥爭廁的荒謬景象。

要是在那不剛不好的時間點如廁,牠會一邊鬧起床氣,一邊防衛入侵者;領牠回籠也不要,執意認為自己即是這間廁所的主人,而我不是鳥奴,也不是主人,只是一名可恨的入侵者。

那是家中唯一的廁所,有時候憋急了,只好在不開燈、不和牠有眼神接觸下,靜靜排泄廢物。偶爾,牠睡沉了,小頭埋沒入羽毛堆裡,像顆淺咖啡色的毛球,絲毫不覺我的存在;但若是驚醒了「正主」,又是轟炸兩耳的高昂警鈴聲。

或許是因我作息日夜顛倒,才使牠寧願就寢於黑漆的廁所,也不願乖乖回籠--有時候我這麼反省。無論如何,這場與鳥爭廁的劇碼肯定還會延續下去,直到哪天有錢搬新家,多了另一間廁所以後。

咖啡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