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山姆/癌友 唉唷

2019-10-23 06:00聯合報 山姆

我的這位朋友姓癌,我怎麼知道癌是姓,而不是名字?因為他有一堆兄弟姊妹,如:肺腺癌淋巴癌、乳癌;他們就像老外一樣,喜歡把姓放在後面。我的這位朋友叫「睪丸癌」,是五年前老天爺介紹我們認識的--當然,這是祂給我的驚喜,事先並沒有徵求我的同意。

驚喜變成了驚嚇。由於發病部位特殊,醫生告知必須先切除再做切片,以便確認是良性還是惡性。等待手術到來之前,我幾乎無法入睡,除了不解為什麼是我之外,腦袋一片空白。接踵而來的是對死亡的恐懼。我晚婚,那年兒子高三,女兒國小四年級,我無法想像老婆是否能獨自撫養兩個小孩。於是,我開始檢視我的財產,為可能的後事做準備。

切除手術順利,但後來證實是惡性,於是我接受了二十五天的放射線治療。而為了確保癌先生沒有到處亂跑,我必須定期回診,抽血、X光、腹部超音波成了例行公事。也因為跟癌先生有了接觸,我現在更注重飲食的節制,以及運動的重要。

以前,大家聞癌色變,但和他相遇並交手一番之後,我已經把「他」當作我終身的朋友,我需要做的,就是和他和平相處。

手術淋巴肺腺癌乳癌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