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為赴陸聽訓道歉 吳斯懷:捍衛中華民國決心不變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逐漸凋零的樹

2019-10-09 06:00聯合報 今日登場/劉冠吟

跨過三十後半的我,最大的感觸就是,身邊朋友的父母身體陸續出狀況了。

意想不到的好友A的媽媽,一向健朗且長期跳舞,卻在去年診出癌症,治療未及一年,今年初就離開人世。

跟A要好的我及另外兩位同學一起前往告別式,車剛停好、站在門口,負責駕車的同學就紅了眼眶。我看她撇過頭去掉眼淚,白目地問她說:「告別式還沒開始妳就哭了喔?」倔強的她回了一句:「我眼睛進沙啦!」我們四人從小就十分要好,跟彼此的家人也是,突如其來的分離,任誰都措手不及。

告別式中友人依序上香,看到家屬答禮區的我同學哭到雙肩發抖,原本身型就單薄的她看起來小了一號,對到眼神的那一刻我才忍不住落下淚,是為了同學媽媽離去而不捨,也有一種感覺,今後的人生,大家都會不一樣了。

好友B是家中的獨生女,從小到大一路優異,今年中突然一通電話,讓她馬上放下一切飛回台灣。一向活躍的媽媽在辦公室突然中風送進加護病房,回台之後才發現爸爸去年也生病過。沒有手足的她在爸爸跟媽媽之間,被迫瞬間旋轉燃燒起來,每天一邊盯著媽媽的復元進度,一邊顧著爸爸的心情及身體。這個意外來得突然也殘忍,在B的人生中劃開一道深深的裂縫,從此將人生分隔成兩個世界。

親緣有深有淺,亦有善有惡,為人父母的不見得人人都有榜樣為人父母。好友C的爸爸得帕金森氏症多年,於日前離世。C連告別式也沒去,我問起,他只淡淡地回了一句:「我這輩子還他還的已經夠了,他早該離開了。」

我與父母感情好,幸運的是兩老退休至今仍活蹦亂跳。爸爸常跟我說,人的一生就像樹,樹葉落盡又有新枝。即使知道生命的來去是如此,但老去這件事,總是讓我心上一緊,像是問過的問題又多問了幾次,像是看到爸爸的手指節的皮膚又皺了一點。今年中秋大家一起回老家擠在一個房間,半夜聽著爸爸雄壯又健康的打呼聲(爸真是抱歉,把你會打呼這件事情寫在你最愛的《聯合報》副刊)讓我又開心又憤怒(因為睡不著)。

每次連假,我媽都還是把我當小孩一樣送菜過來,怕我在家會餓死自己。孩子在爸媽心中永遠是孩子,然而,父母在孩子心中也永遠是父母,彷彿永遠佇立在身後的樹。跨入三十後半,面對父母凋零這堂課,是人生中最難也永遠修不好的學分了。

告別式中風癌症帕金森氏症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