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大年初一大樂透頭獎落台東 一人獨得2.43億元

北京展開「首都保衛戰」!跨省客運全停運 所有旅遊團也喊卡

【記憶藏寶圖】杜三哥/給失落的幼妹

2019-10-05 06:00聯合報 文/杜三哥 圖/ㄈㄈ

圖/ㄈㄈ
圖/ㄈㄈ
分享

那輛黑色的轎車,載著妳離我們遠去

妳是母親生下的最後一個孩子,卻沒有在我們家住過一天。妳一生下,就被父親的朋友抱走了。那一天,我和父親到醫院去看剛生產完的母親,但是沒有看到妳;不一會兒,我和父親走到醫院門口,見到一輛黑色轎車緩緩駛離。我那時才五歲多,可是在幼小的心靈中已經清楚知道妹妹離開了我們,而我只能無助地望著。這是一幅殘酷的畫面,從此幾十年,每每想到妳,心裡總有一種失落與惆悵,而最先出現在腦海中的,就是那輛黑色的轎車。

妳的父母也曾透過我們共同的朋友捎來妳的資訊。直到現在,在我們的照相本中,還珍藏著一張妳滿月時候的照片。那時候妳的家是在一個眷村裡,離我們家大概半小時路程。父親有時候會帶我們到那兒拜訪其他朋友,而我們小孩子就會去那裡的小店買些零食。就這樣,我們碰過妳幾次,那時候妳大概六七歲吧,雖然沒有人告訴我們那就是妳,但是我們就是知道。然而,即便遇見了,我們也只能遠遠地看著妳,把對妳的思念與感情深深地藏在心底。後來你們搬家了,搬到很遠的地方,在我大學畢業以前,沒能再見妳一次。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常常想起妳,想起那輛黑色的轎車,載著妳離我們遠去。

時間飛快,終於我們都長大了。在我出國的前一年,妳考上了台北的一所大學,我又興奮又激動,想著至少可以到學校探望妳了。然而,學校這麽大,學生這麽多,我該怎麼找到妳呢?幸好我大學的室友那時正好在妳的學校念研究所,我請他打聽妳的消息,然後,一個寒冷的冬夜,我和我的室友到妳的宿舍拜訪。我無法言喻心情有多激動,心噗通噗通地跳著;十八年來,我時時刻刻想見到妳,為的是那一份親骨肉的感情。我的眼眶濕潤,似乎就這一剎那,妳便從一個六七歲的孩子變成了大學生。雖然充滿了喜悅,但我不得不壓抑情緒,更不能告訴妳我是誰,只能說我們的父親是老朋友。幸運的是,妳沒有追究,我們就像朋友一般聊起天來。在臨別的瞬間,妳突然提起家裡只有妳一個孩子,臉上露出落寞;我萬般不捨,真想告訴妳,妳有一個哥哥還有幾個姊姊。

妳問我,什麼時候才能告訴妳我是誰呢?

後來,我們沒有再見到面,但通了幾封信;這些信都十分珍貴,我也一直保存著。在台灣的最後一封信,妳問我,什麼時候才能告訴妳我是誰呢?為什麽來看妳,卻又不能讓妳告訴妳的父母?

出國後每次想到妳,心情就無法平靜,時常想著妳的模樣、說話的神態。一晃眼,妳大學畢業了,到美國南加州念書。在妳給我的最後一封信中,提到曾寫了一封信給我,但是沒有寄出去。妳說,本來有很多事情想問我,包括我當初突然的出現,和後來妳遇到的事有沒有關聯呢?是不是有些事妳該知道卻不知道呢?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其實,在收到妳這封信的前幾個月,我也寫了一封信給妳,也一樣沒有寄出去。信中我告訴妳,我們都很想念妳,而妳也已經見到了同在加州的小姊姊。但是想到這樣告訴妳,可能把妳嚇著了、會傷害到妳的父母親,便作罷了。

妳的和我的沒寄出的信,是在快四十年前寫的。那時候小姊姊正好住在離妳不遠的地方,透過朋友找到了妳,我想就是這時候,妳寫了那封沒有寄出的信。不久,小姊姊搬到北加州,而妳念完書後也到了北加州,這就是緣分吧。小姊姊時常照顧妳,我們想時間久了,妳就知道我們是誰了,那時候雙方的父母親都還在,大家也都不敢提起這個敏感的話題。在這期間,人生的大事,結婚生子,妳都完成了,而孩子也都成長了。藉著小姊姊,我們都見過妳,我們相信妳也知道我們是誰,只是兩邊都不敢走下一步,冒然相認。

時不我與,我們的年紀慢慢地大了。從妳大學一年級見面到現在,已經四五十年了,也許該是團圓的時候,讓彼此不再遺憾。

室友出國結婚零食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