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話題徵文:攝影時代】童言/最美好的記憶

2019-08-21 06:00聯合報 童言

大學畢業至歐洲旅遊,每到一處景點總要拍下倩影,留念回憶。然而我的歐洲友人卻只拍風景,理由是:老看自己很無趣。

爾後於德工作、求學多年,繼而遠嫁挪威生活,漸漸地,我深受歐洲親友影響,出門仍手持相機,卻僅捕捉花草鳥獸、景物佳肴,不再對焦自我。有一陣子,我甚至喪失對攝影的興致,僅想憑腦海記憶留下最美的畫面。洋老公接下了旅行拍照的任務,我自顧自飽覽山水,連照片都懶得瞧一眼。近幾年工作所需,翻閱遠行的照片檔,赫然發現老公拍出的景物,有的不忘附上指頭,抑或切割、模糊,令我扼腕。不過,他暗中拍我的神情自然,偶有幾張兩人的合照,倒是青春一去不復返的美好見證。

自此,我出門再度掌握相機,同時如法炮製偷拍老公,卻鮮少合影。去年十二月與老公回台重遊日月潭,沿著向山步道走往湖邊遙望拉魯島,如織的遊客喀擦喀擦自拍不斷,唯我耐心等人散開,欲獨取景致。未料有位先生對我說:「夫妻要合拍照片,感情才不會散。」儘管當下依然故我,那句話卻在心裡播了種。

五月赴大加那利島遊玩,造訪三毛與荷西的故居後,我開始和老公合影。畢竟攜手行腳天涯實在難得,合照才是彼此出遊最美好的記憶。

挪威攝影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