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私菸案 扁:陳菊應辭官負責才是對蔡總統最有力的輔選

【青春名人堂】許子漢/第三道關卡

2019-08-13 06:00聯合報 許子漢

秋野芒的蘭嶼之行,先經過了天氣和風浪的考驗,成功渡海;又克服了器材泡水和可能斷電的危機,完成第一場演出。風浪水電都是外在的環境問題,接下來的難關和外在條件無關了,是一場自我的考驗。

在蘭嶼的第二場演出,也是最後一場演出,在朗島國小,四月八日的早晨八點,是秋野芒歷來演出時間最早的一次。這時間差不多就是開朝會的意思,用演(看)戲來開朝會也挺好的,只是小學生七點上學沒什麼,大學生的作息多已日夜顛倒,無人早起。現在大學幾乎不太排八點的課,因為沒人選,選了也常不來上,直接蹺掉第一堂。我的球賽經驗則是,只要是上午的賽程,學生通常表現會大為走樣,應該是生理時鐘尚未起床。而且八點演出,不是「七點半起床吃個早餐就好」那麼簡單啊,演員要化妝、熱身,技術人員要測試器材,做好所有PRESET動作,我們五點就得起床!別說大學生了,這對過五望六的我,都是一個太早的起床時間。

為什麼要定這麼早?這又說來話長。四月五日演完第一場,我們希望四月六日或四月七日可以接著演第二場,但是這兩天是周末,而且是在春假的連假中,小朋友不會來學校,甚至不在島上,小學生四月八日才上課,所以要在這天演出。可是東華大學四月九日要上課,我們的大學生得在四月八日下午搭船回到台東,再搭遊覽車當晚回到花蓮。這兩頭的時間一擠,只能八點開演,別無選擇。

這就是我們在蘭嶼演出的第三個考驗了!我們能成功地當一群早起的鳥兒,精神抖擻,神采奕奕,在最後一天的一大早,讓朗島的孩子看到一場精采的演出,為蘭嶼的演出行程留下一個完美的句點嗎?

前一晚九點即下達強制熄燈,全員就寢的命令。我回到民宿,睡前覺得自己一定會作噩夢。夢裡,演員忘詞、燈光音效出錯、道具沒上,觀眾噓聲四起,狀況慘不忍睹……

在輾轉反側的不安裡睡去,但一夜無夢到天亮。我走進朗島校園,太陽還朦朧著,山的顏色尚未醒來,清晨的溫柔鋪滿了天地。

一走進演出場地裡,是另外一個世界,充滿了動作和聲音,彷彿一個蜂巢,所有的翅膀都在振動著,局限的空間裡卻有熱鬧的飛行,不斷地來回穿梭,在每一條必須穿梭的路線上。他們的生理時鐘都重新校準了,還是打了腎上腺素?

朗島國小的小朋友穿著非常鮮豔的紅色校服列隊進場了,我心裡依然忐忑,開演就見真章,大家究竟睡醒了沒?

沒想到,技術人員沒有什麼差錯,演員的表演也十分「有神」,真的做了一場「精神抖擻,神采奕奕」的演出。我真的太意外了!或許,小朋友滿場火紅的服色也有提神作用吧!

蘭嶼的兩場演出都順利完成了。恭喜這群平日晨昏顛倒的大學生,擺脫「暗光鳥」形象,成功轉型為「早鳥」,完成有史以來最早場演出的紀錄!如果渡海的運輸計畫過的是「風浪關」,第一場演出克服的是「水電關」,這第二場演出挑戰自我生理時鐘的關卡就叫「早鳥關」吧!台灣可以做早上八點場演出的劇團可能不多啊,秋野芒正式進化為全時段劇團,早場午場晚場,從早八到晚八,接下來的挑戰只剩午夜場了,但我真心希望不要有這個機會。

●本文作者創辦秋野芒劇團,帶領東華大學的學生志工,為國小學童進行公益演出。

蘭嶼大學生東華大學連假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