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12強Live/八局下陳冠宇2K解危 6:0取勝剩下守住最後半局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蛇杖傳奇

2019-07-14 06:00聯合報 文/汪漢澄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分享

醫學之父與醫學之神

醫學是個古老的行業,充滿了久遠的行規,行為模式不像其他行業變化得那麼快。就拿醫業的商標來說好了,幾千年來,不管什麼科別,標誌都是蛇與杖。然而不同的是,蛇的數目有時候是一條,有時候是兩條,杖上有時候有長翅膀,有時候沒有,哪個是對的?

為什麼醫學有關的標誌,總會帶上蛇?這跟醫學的起源,以及神話的傳說有關。現代醫學的起源在西方,西方醫學的起源在古希臘。西方醫學昌盛之後,傳到了世界各地,這古希臘的遺跡也就到處都看得到了。

世界各地的醫學生到了畢業的時候,都要宣讀「醫師誓詞」,又稱為「希波克拉底誓詞」。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西元前460-370)是一位古希臘的醫師,被推崇為「西方醫學之父」。他的見解與教導,革新了古希臘的醫療觀念。在他以前,希臘的所謂醫學,跟其他許多古文明的所謂醫學一樣,和巫術、哲學與信仰等等東西是分不清楚的。希波克拉底改變了這種情形,強調醫學中理性的重要。他的教導,透過他所建立的「希波克拉底醫學院」傳播開來,讓醫療成為一種獨立而可敬的行業。

「希波克拉底誓詞」因時因地制宜,修改過許多次,但它的主體內容大致一樣,包括諸如「我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病人的健康應為我首要的顧念……我要尊重所託付給我的祕密……我應視我的同業為手足……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等等崇高的理想。

古希臘「希波克拉底誓詞」原始版本中的有些內容,在現代版本中已經看不到了。例如它的第一句,原來是這樣說的:「敬稟醫神阿波羅、阿斯克勒庇俄斯、許癸厄亞、帕那刻亞,及天地諸神聖鑒之,鄙人敬謹宣誓......」其中「敬稟」神衹中的那位阿斯克勒庇俄斯(Asclepius),就是古希臘的醫療之神。

根據希臘人所做的雕像,醫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形貌,是位帥氣的大叔,手上總是持著根手杖,而杖上也總是纏著一條大蛇,充滿孺慕之情地仰望著他。現今醫業標誌中的蛇與杖,就是由阿斯克勒庇俄斯的蛇杖而來。

希臘的醫療之神,為什麼要用棍子拽著條大蛇走來走去,頗令人費解,這裡必須說明一下。

話說醫神或神醫,中外有別。中國的大多都在玩植物,例如神農氏,用自己強健的身體嘗百草來找藥。而西方的則比較會玩動物,用自己強健的身體與動物戲耍來找治療。

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所以會被塑造成玩蛇專家,是因為在古希臘(其他許多古文明也是一樣),毒蛇能夠在瞬間奪取人的性命,常被認為具有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埃及豔后克麗奧佩脫拉(Cleopatra)選擇用蛇吻結束自己的一生,踏入另一個世界,《小王子》(Le Petit Prince)中的小王子,也是利用毒蛇,回到自己遙遠的故鄉。

古人相信,能奪人性命之物,必然也具有起死回生的潛能。因此,在古希臘時期,「蛇」與「藥」就被視為一體的兩面。當時一些奉祀阿斯克勒庇俄斯的神殿,會飼養大量的無毒蛇,在地上亂爬,讓病患躺在其中與牠們相親相愛,以達到治療的目的。

認為毒蛇具有神祕的療癒功能,固然可以視之為古人的迷信,然而「毒也可以為藥」的這個觀念,卻是極有道理。自然界的某種生物化合物,既然能夠致人於死,必然對人體具有強烈的生理或生化作用。若是能用科學方法掌握它的作用,予以修改,再加以駕馭的話,用它來治病甚至救命,就是順理成章的事。

就拿蛇毒來說,某些蛇毒具有抗凝血作用,人類在自然界若是被這些毒蛇咬傷,極有可能因為血流不止而死,然而今天醫學界卻已經在利用它的這種抗凝血作用,研發藥物,打通被血栓堵塞的血管,治療心肌梗塞等疾病。另外蛇毒致細胞於死的毒性,也被利用來研發一些殺死癌細胞的抗癌藥物。

單蛇杖與雙蛇杖

雖然兩千多年以前的阿斯克勒庇俄斯與希波克拉底,並無法預見蛇毒在科學昌明的今天的角色,然而蛇的形象,卻隨著這兩位古希臘的醫神以及醫聖,淵遠流長,根深蒂固地堅守在今天的醫療圖騰之上。

阿斯克勒庇俄斯的杖上,只有一條蛇,而且不是孫叔敖遇見的那條兩頭蛇。所以照理來說,醫業標誌上的蛇,應該只有一條才是正確的。後來有人把那條蛇加碼成兩條,還在杖頭放上一對翅膀,則出於一個誤會,一個因形似而產生的混淆。醫業的醫神蛇杖,在演化過程中,與另外一位神祇的法寶搞混了。這位神祇叫作荷米斯(Hermes)。

古希臘的神祇們,普遍不像中國的眾神們那麼假正經,他們時不時會暴露出一些人性的缺點。不過,儘管自身缺點多多,希臘眾神基本上還是很喜歡擺譜、裝正經的。荷米斯在古希臘的眾神當中,則相當具有個人特色,從來不裝模作樣。他多變迅捷,聰明機靈,廣結善緣,還兼偷拐搶騙,總之極端務實,無可無不可。若是能和他交上朋友,大概玩法層出不窮,不會有乏味的時候。

有個小故事可以說明荷米斯的作風:有一次眾神之王宙斯(Zeus)與凡女艾娥(Io)偷情,怕被妻子赫拉(Hera)逮到,就把艾娥變成一隻母牛,以避耳目。可惜這事被還是被赫拉偷偷得知,她命令百眼怪物阿戈斯(Argus Panoptes)(百眼就是身上有一百隻眼睛的意思,你要是在眼科門診排他後面,今天就別想見到醫生)監看住艾娥,等於是將她軟禁起來,不讓宙斯有機會見她。

宙斯憐惜情人,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委託最鬼靈精的荷米斯幫忙。荷米斯觀察敵情,覺得瞞過阿戈斯的一百隻眼睛根本不可能,就假扮成牧羊人,手捧橫笛吹著小放羊,和阿戈斯交上朋友,接著跟他說些冗長的故事,待阿戈斯昏昏欲睡,那一百隻眼全都閉上的一瞬間,荷米斯大劍一揮,阿戈斯的怪頭落地,任務完成。

荷米斯也隨身帶著寶杖,他的持杖名字叫作「雙盤蛇帶翼權杖」。荷米斯的隨身家私除了這寶杖之外,還有一頂長著翅膀的頭盔,與長著翅膀的一雙鞋,讓他能夠以閃電一般的速度在天空飛行。正由於他以速度見長,別人要走一個月的路,他轉瞬之間就飛到,所以荷米斯在希臘神話中,經常扮演著傳遞消息的信使角色。

荷米斯以及他的雙蛇帶翅寶杖,原先與醫業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他因為速度迅捷,聰明油滑,通權達變,而被商人、旅行者,甚至小偷兒奉為守護神。後來在醫療圖像上會出現荷米斯的雙蛇杖,是因為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單蛇杖流傳既久,許多人已經忘記了它的由來,只知道那是一根杖上纏著蛇的圖案,因此就把它和荷米斯的杖搞混,畫成了兩條蛇加一雙翅膀。

醫療圖案被畫成雙蛇杖,雖然是一個錯誤,但仔細想想,現今醫療業急遽的商業化,醫業慢慢與保佑醫師的阿斯克勒庇俄斯疏遠,轉而向保佑商人的荷米斯靠攏,好像也有點意思。

希臘醫師相親埃及

贊助廣告

留言


Top
我已滿18歲了! 我還未滿18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