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藏寶圖】楊敏昇/家的樣子

圖/圖倪
圖/圖倪

請你們相信,他真的是我的兒子

「法醫,這是我兒子。」老林神情哀戚跪在遺體前。

「你怎麼那麼肯定?」遺體因泡水腫脹,面貌已模糊難辨,身上沒有任何證件,年紀約二十五歲左右,死亡時間大概是三天前。

「他右手臂有一個蠍子的刺青,我兒子也有。」老林急著翻開皮夾,拿出與兒子的合照,斬釘截鐵地說:「法醫你看,一模一樣。」

的確是一樣的刺青,但無法單憑刺青和照片就斷定兩人有親子關係,為了慎重起見,我還是向檢察官提議檢驗DNA

DNA檢驗結果出爐當天,老林一早就到地檢署等待。

等待時,老林在法警室來回走動,喋喋不休細數與兒子的點滴,好像在回憶,但更像在法庭開庭,彷彿急著向法官補充父子間的連結……

「我兒子三天前說要跟朋友去海邊玩,結果就沒消息了,我急得要死。檢察官,你看我還有報案收據。」老林拿出報案收據遞給檢察官。

「唉,我老婆去年才剛過世,現在又失去兒子,教我怎麼活!」老林講到激動處掩面落淚,我忍不住請老林坐著休息,稍安勿躁。

但檢驗結果跌破大家眼鏡,死者不是老林的兒子。

「老林,這孩子不是你的喔!」原本有點擔心,想必對老林來說這結果和死刑沒什麼兩樣。

「法醫,我知道結果會是這樣。」還以為老林會無法負荷、情緒失控,沒想到他異常淡定。

「什麼意思?」所有人目光瞬間全盯著老林。

老林若有所思沉默一陣,接著開口:「請你們相信,他真的是我的兒子,拜託讓我領屍體好嗎?」

「不好意思,死者跟你沒有血緣關係,你就不能領屍體啊!」帶著被老林耍的不快,檢察官語氣強硬。我不禁猜想,老林是不是想失蹤的兒子想瘋了?

「檢察官,我答應我老婆要好好照顧兒子,我只想讓他入土為安,和他媽媽葬在一起,請你讓我領回屍體可以嗎?」說完,老林突然下跪,雙手合十,嘴裡喊著:「拜託!拜託!我可以寫切結書。」

同仁都被弄糊塗了,最精密的科學證據都證明死者不是他兒子了,為什麼要執著這具遺體呢?法律規定不行就是不行,我們柔性勸導,請老林回家休息,並表示會多留意失蹤少年的消息,老林別無他法,落寞離開。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如此堅持?

幾天後,突然接到以前轄區地方記者的電話。

「楊大哥,我錦義,你還記得嗎?」

「當然啊,有什麼事嗎?」

「你們署前幾天是不是有一件溺死的年輕人案子?」

「哇,你消息很靈通耶,果然就是這樣才升官!」

「哈哈,不是啦,有一個老林打電話到公司,希望媒體可以幫他領回兒子的屍體。」

天啊,老林真的還不放棄!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如此堅持?

我和錦義、老林約在咖啡廳。

「老林,你都找媒體了,我們就開誠布公地說吧。為什麼你知道DNA結果會是這樣?」

「在科學證據上,他不是我的小孩,但是我養了他二十五年。」老林眼眶泛淚。

「所以那孩子是你的養子?」錦義提問。

老林抹去淚水,清了清喉嚨,問了一句:「楊法醫,你覺得什麼是家?」

天外飛來一筆的人生考題,我遲疑停頓。

「直系血親共同生活。」錦義見我沒答,便開口說。

「這是受法律保障的家。」老林盯著遠方,自言自語地說出口。

「老林,你究竟有什麼苦衷直說吧,我看看能幫上什麼忙。」一時之間難以回答,只能先帶兩人回到正題。

老林是位船長,出船時間比在家時間久,夫妻倆幾乎只靠電話聯絡,有時行船到美國更是失聯狀態,遠距離的感情難以維持,即便老林對太太忠心耿耿,太太還是耐不住寂寞,發生婚外情。

暌違半年的休假終於到來,老林興高采烈打開家門,太太卻像在閃躲什麼似地,敏感的老林察覺到他們之間的改變。

老林忍不住質問太太。不知是羞愧還是憤怒,太太的雙頰漲紅,向老林坦承:「我懷孕了,但是孩子不是你的。」

太太因為太過寂寞外遇,自覺對不起老林,提出離婚。但老林對太太的愛超越一切,他希望能和太太繼續走下去,孩子他也會視如己出,且會永遠保守祕密。

「我答應太太這輩子都不會告訴別人,唉,為了孩子我還是打破約定了。」老林傷心地掩面痛哭。

聽完老林的話,我能感受到老林無條件的愛,即便太太犯錯,兒子非親生,他們仍是老林一輩子緊緊守護的家。只是,故事雖打動人心,但回到現實面,說故事也沒用,一定得有科學證據才行。

於是,我想到交叉比對的方式。我們聯絡死者母親的家人,請舅舅配合抽樣檢驗,證明死者是老林太太的孩子,那法律上老林和太太是合法夫妻,也就間接證明死者的父親是老林,結局皆大歡喜!

老林領回遺體當天,特地繞過來向我道謝:「楊法醫,我不曉得要怎麼感謝你,大恩大德我會銘記在心。」老林含著淚水向我鞠躬,我趕緊拍拍老林要他免禮,能夠幫上忙我也很高興。

最後,老林轉身離開前,我想起那令人遲疑、關於「家」的問題,便叫住了他:「老林,在法律上也許直系血親的組成才是合法的家庭;但你對兒子、太太的奉獻與包容,已超越世俗、法規規定的家的樣子,你的大愛,是世界上最溫暖的家。」

●摘自時報出版《拼圖者的生命觀察:一位工作20年的法醫心得。新聞跑馬燈後的真實故事,解剖刀下的生命啟發》

檢察官 刺青 DNA 失蹤

相關新聞

【旅行自拍棒--我與海明威同行】蔣亞妮/不重要的字

那次的旅行

【旅行自拍棒--我與媽媽同行】凱西/向左走,向右走?

旅行必然出現的插曲

【生活進行式】林倩如/他的天命是道士!

留著山羊鬍的小章

【這個職業有祕密‧森林護管員篇】用一輩子,守護一座森林

投入這份工作,每天在廣大的森林裡巡視,有幸見識大自然的美,讓我非常沉醉。

【生活進行式】面壁夫人/認同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恐血、怕痛,又自恃身體還不錯的我,一向視進醫院為畏途,偏偏日前某次入院打點滴治療的經驗,更強化了我的恐血症,而原因,竟是...

【生活進行式】好腎醫師/醫師問診vs警察辦案

她的第一句主訴,就是「全身不舒服」

【這個職業有祕密‧法官篇】鬼怪喵/法官的自由心證是有多自由?

每當看見日劇《Doctor-X》的大門醫師說:「我是不會失敗的!」總是讓我熱血沸騰。法官這個工作就跟醫師一樣,都有著不能失敗的壓力。正如醫師恐懼手術失敗,造成病人死亡,法官也害怕錯誤的判決造成冤案,剝奪無辜之人的生命、自由,或使他為了清白來回於法院之間;所謂「一人在監,十人在途」,法官判決影響的往往不是被告一人,還有他的親友。

【閒話吃喝】陳玉箴/眷村與眷村味

由於眷村在2000年後加速改建,現幾乎均改建完畢,已不易看到完整的眷村,不過在過去數十年間,眷村曾是台灣十分重要而特殊的...

【古生物大小事】李世緯/生鏽的地球

陽光、空氣、水,我們今天來聊一下空氣,尤其是空氣中的氧氣。人沒有水可以活幾天,沒有氧氣大概只能撐幾分鐘,因此氧氣絕對是我...

【動物上好戲】葉子/My Sweet Baby

雖然餵了好幾年,但牠對我們還是很陌生

【記憶藏寶圖】藍月/真情豆沙包

我去醫院志工室值班的腳步從未如此沉重,安寧病房絕不是一個適合重逢的地方。我跟童年的鄰居小真應該在漂亮的咖啡廳重聚,或在熱鬧的街頭意外相逢,哪怕再亂七八糟,真真假假的網路上相認也很有趣,但最荒謬、最不該出現的重逢地點偏偏出現了。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隔在瘟疫蔓延時

2019年底開始在湖北武漢出現,並於2020年初迅速蔓延到中國全境,繼而散播到世界各地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2019,COVID-19),是全新的人類傳染病,因此給世人帶來新的挑戰。平常開開心心過日子的人,可能作夢也沒想過,非常的時刻,有可能發生一些極端的事,比方說一個輕輕鬆鬆的海上豪華旅遊,會演變成下不了船的噩夢。

熱門新聞

商品推薦

udn討論區

0 則留言
規範
  • 張貼文章或下標籤,不得有違法或侵害他人權益之言論,違者應自負法律責任。
  • 對於明知不實或過度情緒謾罵之言論,經網友檢舉或本網站發現,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
  • 對於無意義、與本文無關、明知不實、謾罵之標籤,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標籤、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下標籤。
  • 凡「暱稱」涉及謾罵、髒話穢言、侵害他人權利,聯合新聞網有權逕予刪除發言文章、停權或解除會員資格。不同意上述規範者,請勿張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