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校園超連結】聞岫詩/吃太陽光的向日葵

2019-06-07 06:00聯合報 文/聞岫詩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分享

班上有位曹大帥

實習的第一天,班導就私下告訴我:「曹同學會是我們班的『大麻煩』!」我望了望那個皮膚白得沒有血色的傢伙,當全班同學安靜自習時,他正舔著一張撲克牌,手中揮舞著童軍繩。

曹同學,綽號「曹大帥」,果真成為班上的頭痛人物。他的眼神飄忽不定,喜歡到處戳同學,在課堂上製造奇怪聲音引起注意,有他便一刻不得安寧。才剛開學幾天,同學已怨聲不斷,沒有人想接近他,班導及輔導老師以多年經驗判斷,曹大帥應有過動傾向。

有次,班上收到「生命教育新詩比賽」通知,無人自願參加,班導便採抽籤制,一抽竟抽到了曹大帥,全班哄堂大笑,只見曹大帥低著頭,眼神中流露失落。

望著落寞的曹大帥,覺得好難過……這孩子只不過有些過動,同學為何要如此譏笑他?我內心暗自決定,一定要讓曹大帥得獎、讓他證明自己,在同學面前扳回一城!

於是我請班導給我一些時間,引導曹大帥創作。班導也樂見其成。

下課時,我把曹大帥找來,他眼裡有些遲疑,也有些害怕。我拍拍他的肩,說:「中午老師陪你一起寫詩吧!」只見他頻搖頭。

我心想,他大概是覺得寫詩很無聊吧,便改口:「不然我們一起玩遊戲?」

他猶豫了一下,沒有回應。

「你喜歡什麼呢?有沒有什麼興趣?」

「做……做美勞。」他囁嚅。

「好啊,那我們一起做美勞,好不好?」我望著他的雙眼,微笑。他這才微微頷首。

「太好了,那我們中午一起做美勞、寫詩吧!」我微笑伸出手,想跟他擊掌。他猶豫了一下,輕輕跟我擊掌。

跨領域教學激火花

大約整整一周,曹大帥每天中午準時來我辦公室報到。從一開始的猶疑,到後來發現「寫詩其實很好玩」。

第一次的寫詩訓練是在白紙上畫「房樹人」,一方面引導他從「家庭關係」(房)體悟生命意義,另一方面偷偷透過「房樹人諮商理論」了解他的情緒世界。從畫中,我發現他確實有情緒障礙──衝動、執著、破壞力傾向,但也看得出他是相當富有想像力的孩子,具藝術方面的潛能。

第二次的寫詩訓練是「聯想」,我讓曹大帥抽三張「生命圖卡」,他分別抽到了「向日葵」、「鏡子」和「雙手」。我問他從圖中看到了什麼,他看了一眼,大笑:「哈哈,向日葵在吃太陽光!」

我大驚,為他這充滿動感的詩句甚感驚喜。這傢伙有創作天分啊!

「很好!那這張呢?」壓抑著內心的激動,我繼續問。

「站在鏡子前,穿越到過去。」他一邊望著小卡,一邊自顧自地點點頭。

我請曹大帥將兩句話分別寫在白紙上。

「最後這張呢?」

哆啦A夢的手。」

「哆啦A夢的手?那這雙手在做什麼?」

「幫助受傷的人。」

最後我問他,主角是誰?曹大帥說是「囚犯」,因為他最近在玩的電玩遊戲跟「監獄」有關。就這樣,我們完成了詩的雛形。

不過,我覺得這樣還不夠,曹大帥的詩雖然充滿想像力,但對生命的領略仍舊不足。儘管「生命」這樣的主題,對國中生來說太過抽象,可我還是想透過不同方式啟發他。

於是,我和美術老師佳陵討論,設計了一個簡單又好玩的創作活動。由佳陵老師帶領曹大帥在圖畫紙上吹「彩色泡泡」,完成一幅「繽紛泡泡畫」。我發現平時在教室坐不住的他,在為泡泡調色、吹泡泡以及構圖的過程中,眼神異常專注,不發一語。

我問曹大帥,在吹泡泡的過程中看見了什麼。他答:「泡泡破了,又生出新的泡泡。」

「那你覺得跟詩的主角囚犯,有什麼關聯呢?」

「死刑犯的生命跟泡泡一樣。破了,是新的開始。」

我又是一驚,連忙叫他寫下!

接著,我請他看著自己的泡泡畫,說出所有聯想到的事物。他指著畫作,一一說明:「這是月亮、恐龍、搖籃,然後這是人的臉……」

我問,這些事物跟主角囚犯有何關聯?故事要如何發展下去呢?

他說:「站在地上的囚犯抬頭望著天空中的月亮,想像在監獄外的生活。」

當他將想到的句子寫下時,錯字連篇的他,意外寫下了「美麗的錯誤」:「囚犯看著月亮,等著心生命的到來。」

接著,他完成了我見過最為詭譎、迷離的詩作〈更生 人〉:

囚犯就像一顆泡泡

破了

是新的開始

7156

看著月亮等著

     心生命的到來

7156

站在鏡子前

    穿越到過去

伸出哆啦A夢的手

    幫助受傷的靈魂

跌進花園

倒在草地上

看著流星睡著了

醒來 看見

向日葵在吃太陽光

生平第一張獎狀

一個月後,成績公布了。曹大帥的新詩獲得全校第一名。聽到自己得第一時,他睜大眼,久久不能言語。

拿到獎狀後,曹大帥一整天都開心得不得了。

「這該不會是你拿到的第一張獎狀吧?」

「對啊,老師妳怎麼知道?」他就像向日葵一樣,臉上洋溢著燦爛微笑。

儘管有時在課堂上他仍會變身──不自主地抖動、大笑、謾罵,足以把教室內的氣氛搞僵,正如同會把太陽光吃掉的向日葵一樣,令人不寒而慄。可我相信,在持續輔導及鼓勵下,曹同學有天能定下心來,發揮自己的專長,嶄露頭角,找到屬於自己的「心生命」。

哆啦A夢樹人監獄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