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北、高、花將連日破36度 新北、台東也亮高溫黃燈

安藤忠雄揪50萬人 「種樹引風」吹涼東京

【生活進行式】劉蕗娜/銀髮自助遊驚魂記

2019-05-24 06:00聯合報 文/劉蕗娜

話說外子和我距離上次自助旅行已逾兩年了,這回他卯起來規畫前往與哈布斯堡王朝甚有淵源的三古都:維也納、布達佩斯、布拉格,來個三國三城主題之旅。起程時歐洲已經開始下雪,我們是既期待又瘛咧等。銀髮族自助旅行儘管事前做了無數功課,下機後總還是擔心會有突發狀況。

一小時後,居然又回到了機場

飛機抵達維也納機場是早上八點,我們依計畫搭上接駁巴士至維也納西站,準備搭乘國際火車前往布達佩斯。車站裡列車眾多,不懂德文,尋尋覓覓中依稀看到標示布達佩斯的列車,但為何同時又有飛機的符號呢?管不了那麼多,先上車再說……沒想到,一個小時後我們居然又回到了維也納國際機場!

鬼打牆嗎?明明往布達佩斯的火車怎麼可能搭錯?詢問台人員說的英文口音很難懂,好像說該列車前兩車廂往機場,至中途站分道揚鑣,後三車廂才駛往布達佩斯?無奈重新來過,我們花了兩倍的時間才到達目的地,外子行李箱的輪子因強拉上火車而斷裂,只能忍痛花一百五十歐元買新箱子,我感覺眼前烏鴉飛過,嘴裡開始嘀咕,衰事連三不祥之兆浮上心頭。

布達佩斯停留期間,我們參觀老布達皇宮內的國家藝廊,欣賞從中世紀到現代之間的匈牙利繪畫,還有文藝復興、歌德時期的雕刻;細雨紛霏中走過建於十九世紀中葉、第一座橫跨多瑙河上的鎖鏈橋;閒逛最接庶民地氣的中央市場,裡頭販賣蔬菜水果、香辛料等小攤林立,我們品嘗了薩拉米香腸。

搭上前往布拉格的火車,包廂內只有我倆,肩膀鬆弛、心情愉悅之餘,我們邊吃三明治邊聊天。約莫半小時後,一高大英俊的列車長來查票,外子好整以暇拿出已填妥的歐洲火車聯票,列車長審視良久,問道:「你們是由布達佩斯往布拉格?」外子道:「沒錯,我們是買三個國家的聯票。」他有禮貌地問:「聯票有包括斯洛伐克嗎?」外子回:「沒有,我們不去斯洛伐克。」他耐心解釋:「你們正經過斯洛伐克。」外子辯稱:「可是我們不下車不入境啊!」列車長慢條斯理回:「你們過境斯洛伐克,就該買票。」外子漲紅臉說不出話來,我趕緊說:「對不起,請問該怎麼補票?」他說:「須補國境至國境的票價,每人十一歐元。」外子瞬間像洩了氣的皮球,我知道他已經很努力規畫,急忙安慰:「沒關係,錢能解決的事都算小事。」然而我心中陰影悄然又現,不禁默數「二」。俗話說:「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無三不成禮。」不會吧?

突然間,博物館內警報大響

我們的旅館靠近布拉格國家博物館,因十二月免費入館參觀的關係,每天都是長長人龍環繞。趁著回程維也納當天早上的空檔,我們寄妥行李,信步走去排隊。由於來得早,十點開館就能進去,在衣帽間前脫外衣寄背包又是一陣排隊;我們東瞧西看拍照大約一小時餘,當上完洗手間,準備去拿外套時,突然間博物館內警報大響。

許多志工手持對講機小跑步,大聲宣導群眾迅速離開,此時我聞到煙味,才知是火警。我兩度掙脫一位高頭大馬想架我離開的女志工手臂,三步兩步衝至衣帽間前,只見萬頭攢動,每個人都伸長手搖晃著號碼牌,兩位老太太志工不知該先拿給哪位才好。

外面的氣溫接近零度,裡面又有火警,而且我們要搭十二點半的火車,不管老太太志工聽不聽得懂,我大聲嚷嚷:「We have a plane to catch, please help us.」外子更緊張地以華語大聲指示:「對!地上那個黑色的背包就是我們的。」

結果是烏龍一場。但我們也不想多待一分鐘,倉皇離開博物館。外子在前往維也納的火車上說:「萬一火燒起來,背包裡有火車聯票及旅遊書,我們就玩不下去囉。」我則說:「幸好我有保旅遊平安險及不便險。」

唉,什麼跟什麼嘛,這哪像「劫後餘生」該有的體悟呀!感謝佛祖、耶穌基督、阿拉真主眾神的保佑,搭錯車、補票、烏龍火警,兩老總算有驚無險平安過關,無三不成禮,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維也納列車斯洛伐克機場博物館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