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加拿大巡防艦穿越台海 國防部證實:自由航行

昔為普悠瑪翻覆下台 吳宏謀接任中華郵政董事長

【記憶蔵寶圖】洪彩鑾/菜鳥護理官的血汗戰場

2019-05-20 06:00聯合報 洪彩鑾

圖/奚佩璐
圖/奚佩璐
分享

動作被迫變得爐火純青

民國68年大學畢業時,我抽中陸軍六軍團,以中尉護理官職稱,分配到桃園虎頭山下的軍醫院,從醫學中心只照顧四個病人的實習小護生,搖身變成得獨當一面,照顧二棟病人的菜鳥護理官。

當時林口A型肝炎大流行,原本只收療養病人,突然間變成全部需要打點滴服藥、受到長官重視的急性病人,四級醫院的人員編制一個蘿蔔一個坑,護理人員總共才五人得輪三班,病房成了累死不償命的血汗戰場。

第一天上班,護理長用最短時間匆匆介紹環境,隨即交代:「妳負責打這棟點滴,我負責另一棟。」「我沒打過點滴,以前都是實習醫生打的。」護理長說:「這裡沒實習醫生,全得自己來。不要懷疑,動作快一點,不然事情做不完。」

所有病人全盯著我這菜鳥看,我深吸一口氣,拿起止血帶綁住病人手臂,還好軍人年紀輕血管粗一針見血,血卻瞬間回流點滴管,病人提醒我:「護理官,快鬆開止血帶。」

那天在病人關切下連打四十床,過度專注,一抬頭雙眼直冒金星,但是我沒時間管自己死活,因為第二天我得硬著頭皮,在陌生病房獨挑大梁,處理所有突發狀況。才一天特訓打點滴,我的動作被迫變得爐火純青,更需搶時間包口服藥,以一個病人吃四顆算,三餐加睡前共四次,乘以八十個病人,光包藥右手就得上下重複一千兩百八十次,加上量體溫、寫護理紀錄、收病人換床單,和多如牛毛的雜事,天天都下不了班,我的右肩受不了過度操勞,四十年後的今天,痠痛依舊纏著我。

A型肝炎退散後,我又多管一棟榮民療養病房,每天量血壓、發藥。其中一位中風伯伯,身上經常散發難聞臭味,其他病人都閃得遠遠的,只有我上班找來年輕的調療病人,幫忙推至放滿溫水的浴缸中復健,順便徹底洗頭、洗澡、刮鬍子,我再把握機會換床單換衣服,老伯伯感動得都哭了。

有一天我安慰他:「伯伯,快點好起來喔,中秋節我請您吃月餅。」原本閃得遠遠的病人一聽,全圍過來抗議:「護理官偏心,為什麼只請他?」我趕緊說:「沒偏心,中秋節我請大家在病房吃烤肉。」伯伯們才歡喜散去。

工作不怕忙,就怕三棟一百一十二床的護理紀錄,害我練就一手鬼畫符的醜字,愈來愈見不得人。

靠著CPR徒手救活病人

一年後我輪調內科病房,第一天上大夜班,氣喘病人哮喘聲此起彼落,一個平常無症狀的心臟病人阿祥,剛好陪班長送往生病人去太平間回來,我見他臉色不佳,要他趕緊回去休息。

幾分鐘後我再去探視,竟發現他已無呼吸心跳,這一驚非同小可,馬上施行CPR;這是畢業前,才由美國ICU副護理長特訓六十個小時的心肺復甦術,沒想到第一個被我用上了。

班長已回勤務隊,我孤掌難鳴,只好邊做胸部按壓,邊喊:「誰幫我推急救車!打電話給值班醫師!幫我準備點滴!快叫班長回來 !」那些平常調皮的年輕病人,此刻全成了急救的好幫手,電話打了,急救車也推來了,只有值班老醫生不見人影。

看我忙得分身乏術,阿祥的隔壁床跳出來說:「護理官,妳專心壓,口對口人工呼吸交給我!」「好,聽我口令,一、二、三……十五,快!抬頦、捏閉鼻孔、深吹兩口!」炎炎夏日,老舊電風扇嗡嗡作響,體重四十五公斤瘦小的我,緊張加上用力按壓,上班不到半小時,白色制服都濕透了。

阿祥終於起死回生了,圍觀的病人一陣歡呼後,老醫師才姍姍來遲,看到病人已沒事,罵道:「那麼緊張幹嘛!以後不要隨便打擾我休息。」真讓人無言到說不出話。

靠著CPR徒手救活病人的事,很快在同學間傳開成為巾幗英雄,而撿回一命的阿祥退伍考上高考後,還專程回來謝謝我的救命之恩呢!

忙碌我不怕,但很多光怪陸離的事卻讓我很無奈,如升了上尉護理長後,有回奉命參加萬字徵文比賽,不久被長官叫至護理部叱喝,說我寫什麼狗屁文章丟醫院的臉,路過的同事、病人紛紛駐足圍觀,看著我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受辱。事後有人偷偷告訴我,文章得獎了,只是被冒名了,有人先下手為強,讓我汗顏噤聲羞問結果。這盜名事件讓我寒透了心,整整封筆十年,直到去金門才重新耕耘。

民國75年,陸軍八二七醫院被併入陸軍第八○四總醫院,血汗戰場亂象頓時消失無蹤。

回顧護理人員極度缺乏的年代,好在有木蘭村寒徹骨磨練,和軍護四年專業養成,才能讓一個二十二歲的菜鳥護理官,在劣境中發光發熱,意外鍛鍊成捍衛病人生命的中流砥柱,如今在醫院評鑑下,那血汗戰場早已成為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了。

中秋節實習陸軍CPR肝炎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