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不甩「最差情境」 大巨蛋防災模擬修正通過

勞動部認定Foodpanda、Uber Eats為雇傭關係 不交出勤紀錄將罰175萬

【閒話吃喝】蛋花湯/貧窮的香味

2019-05-19 06:00聯合報 蛋花湯

長長的春節假期帶著老媽到鹿港拜拜,不免俗地也像觀光客一樣穿街走巷東看西瞧。「妳看,有麵茶欸!」老媽像發現新大陸眼睛一亮。「走,我們進去吃。」拉著我一馬當先穿過人群。

麵茶加在剉冰裡冰冰地吃是第一次嘗試,而媽媽點了傳統的麵茶糊,熱熱的香氣勾引我挖了一大匙。「媽,這是小時候的味道,小弟喝最多了。」媽媽猛點頭。

弟弟小我五歲,媽媽坐月子時爸爸的湖南老鄉來借錢,爸爸拿出家中積蓄還差三十萬,厚著臉皮跟以前軍中同袍商借湊齊六十萬借他應急,媽媽月子還沒做完,老鄉不堪龐大的債務壓力上吊自殺了。

這下可好了,不僅自己的錢拿不回來還背上債務。民國六十年的三十萬是很大的,媽媽操煩到沒奶水餵弟弟,但積蓄已無,父母也沒錢買奶粉。那時軍人眷屬每月有糧票配給白米、麵粉與麵條,媽媽將麵粉炒成金黃色香香的麵茶泡給弟弟喝,這就是他專屬的「奶粉」,到了月底麵茶見底,還是得低聲下氣跟鄰居借。

爸爸決定參與中橫德基水庫的修築,因為危險性高錢也相對較多,媽媽接手工品貼補家用。父母拚命賺錢還債,兩歲的妹妹與出生幾個月的小弟幾乎都是我在照顧,泡麵茶、拍嗝、換尿布,小小的我做得有模有樣。晚上洗完澡媽媽摟著我,輕聲說:「還好有妳。」我們睡了,她還在客廳趕工縫手套。

零食的童年,麵茶的香味常常惹得我吞口水,媽媽沒說我不能喝,可這是弟弟妹妹的「奶奶」,我吃飯就好了。

爸爸為了多賺些錢捨不得放假,媽媽帶我們去看爸爸,我牽著妹妹問工頭叔叔爸爸在哪?他用手往山壁一指:「在那裡。」爸爸像蜘蛛人一樣吊掛在崖壁上敲敲打打,媽媽抱著弟弟紅了眼眶,「好危險啊!」

小學一年級爸媽還清債務,德基水庫也完工,三歲的弟弟終於有牛奶喝了。他喝了幾口放下奶瓶,說:「姊姊,這不是ㄋㄟㄋㄟ。」

在甜甜的麵茶裡我們各自咀嚼人生,走出老街媽媽握緊我的手,「那些年苦了妳。」「一點也不。」我只是做一個好姊姊而已。

債務水庫坐月子中橫零食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