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小毛病通訊】李達達/逆向爬行,你我同病

2019-05-13 06:00聯合報 文/李達達

圖/Tai Pera
圖/Tai Pera
分享

那股詭異的衝動

命是什麼呢?在台北車站的電扶梯上我愣住了,那麼多的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紅線藍線,高鐵機捷,有人去約會有人去上班,有人正要去吃義大利麵。這是條向下的電扶梯,我忽然生出逆走的衝動。

會這樣想,也許是因為收到漫畫家阮光民老師來訊。關於命,他垂著頭寫說:「親愛的達達,我也不會說那是我的小毛病,毛病應該是可以被治癒的,我的已經變成習慣反射。我習慣於逆來順受。當然第一時間心裡也會發出『e04』的語助詞,但是後來還是『好吧-好吧-』,反而試圖說服自己去體諒理解對方,那個對方除了人,也是命。」

我在電扶梯上壓住那股詭異的衝動,卻莫名其妙想起了滑水道

小學畢業典禮結束時,有個同學走向我,他說:「欸,胖子,要不要跟我們去游泳池玩?」好啊,我說。於是我與小黑、小白、小花還有小虎,整個暑假都泡在游泳館裡。它在社子,我們搭215路公車,晃到延平北路頭的尾端,在一支叫作臨時站的站牌下車。

一下車就是游泳館,我們一人一張回數票丟給櫃台。泳帽與蛙鏡在公車上就已經戴著,踢掉鞋子蹦蹦蹦穿過室內泳道區,經過泡麵與熱狗的販賣部,一邊跳一邊脫褲子,哇哈哈,泳褲早就穿在裡頭了。一扇自動門打開,是戶外游泳區!那裡,有一座三層樓高的滑水道。相當神聖。

我們嘩嘩嘩嘩嘩跳進水裡,或游泳或跨步,比賽看誰先抵達那鐵塔。塔頂沒有公主,只有一個紅短褲的守衛。守衛維護滑水道的秩序與安全,他總是要等到前一個人出去了,才放下一個人進去。

小黑打頭陣,他被滑水道吞沒時又叫又喊,整條管子是他的笑聲。然後是小白、小花和小虎,他們也笑得跟笨蛋一樣。這讓我決定要與眾不同,我要鎮定。

我坐在洞口猶豫,冰水滲透屁股,眼前隧道漆黑,救生員大喊「下去!」推了我一把。我滑入毫無摩擦力的管道內,一下子全暗,一下子又全亮,忽然一個大轉彎,又忽然一個陡下坡,我驚,我叫,我墜落,還沒來得及恢復鎮定就摔進緩衝池裡。糗樣大家都看到啦,但我破水而出,恍若死而復生,真是太爽了,馬上就衝回塔頂再玩一次。

那個暑假,為了刺激,我們嘗試各種姿勢。躺著、趴著、跪著,甚至學滑雪選手那樣在出口起跳,把自己當成一枚人肉砲彈炸開水花。但很快的,這些都不夠了。

為了更大的刺激

是小黑起的頭。他趁滑水道停水,無人看守的期間,從出口處逆著往上爬。在滑水道裡逆向爬行當然是錯的,但正因為那是錯的,所以更刺激。我們幾個誰都不想輸給誰,誰都害怕落單,於是統統跟上去,目標是攻頂。

大家說:「胖子,你殿後,你那屁股滑下來會壓死人。」

開始爬我才發現真難。滑水道是管狀的,無處抓握,只能跪爬。我手滑腳滑又肥又慢,第一個陡坡就上不去。只能目送小黑小白小花小虎碰碰碰碰遠離,很快我就連他們爬行的聲響也聽不見了。我在陰暗的隧道內獨自跪著,非常氣餒,覺得自己永遠都爬不上去,永遠都要困在這裡,一面喘一面慌張起來。

這時我聽見一陣微弱的嬉鬧聲,是小黑小白小花小虎。啊,同伴們要折回來拉我上去嗎?咦,怎麼有水了?當我看清現實的瞬間已經來不及逃,他們四個以合體技滑下來,我被痛擊,被狠踹,扭曲著身子摔回水裡。

怎麼回事?原來他們爬到頂,找到出水閥,偷偷把閥轉開,四個人不顧我死活就一起滑下來……是的,親愛的阮光民老師,這就是我逆來順受的初體驗。

親愛的阮老師,收到您的提問後,我一直在想,您是不是也正在哪條隧道裡逆著爬,所以才會感覺到一切的逆來;您是不是也遭遇到無法迴避的痛擊,所以才說服自己必須順受這一切?但您一定比我更清楚,就算為了體諒他人,也不該消滅自己的感情。這苦,是必吃的。

那就讓我與您共罵一聲「e04」吧。如果您的「e04」是一首歌,我願作您的合音天使,我們一起破音。在世界這條幽暗詭譎的滑水道裡,你我同病,我們高歌,我們是逆向爬行的人,我們是無藥可救的創作者。

本專欄誠徵小毛病,請簡述您的陋習、怪癖、惡狀,並且附上您的暱稱、職業等等個人資料,寄至繽紛版收件信箱(benfen@udngroup.com),讓李達達試著為您寫一點東西。

滑水道公車義大利機捷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