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2020台北國際書展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武漢肺炎疫情防控多休三天! 陸宣布:春節假延長到2月2日

紅包行情大調查!這裡一包1萬6…家長崩潰

【生活進行式】段莉芬/狂想孔雀藍

2019-04-29 06:00聯合報 文/段莉芬

圖/Silvia
圖/Silvia
分享

上周應徵了一個家事員的工作

她站在偌大的庭園裡,看著孔雀向她走來,胸前直到腹尾的寶藍在冬日的陽光下閃著光彩,頭頂的枝椏上停著一對嘶啞叫著的五彩鸚鵡,樹下昂首翹尾的公雞帶著一群小母雞,這是一個巨型的鳥籠啊。她站在鐵絲網前看著籠裡的珍禽,想著這麼大的空間,比她住的房子還大呢。

方才來開門的人不知去了何方,她順著日式風格的小橋流水走到了後面,也還是找不到進入房子的入口。索性跨過種得好極了的菜圃,靠近這個巨大的鳥舍觀賞裡面的孔雀,公雞帶著雞群也過來了,可見牠們習慣有人來放飼料吧?

上周應徵了一個家事員的工作,說好這個周一來上工,試用期是三個月,但隨時可以解任。工作內容是煮三餐:早餐煮給老闆的父母;午餐加上老闆夫婦,晚餐再加上小孩三人。而最主要的是老闆的父母吃得合不合口味。

她一早來,聽見高大的院牆內有狗吠聲,聽得出是大型犬隻。

按了門鈴,來了一個面無表情的女人,開了門,像是知道她是新來的家事員,直接讓她進來,用手示意她去屋子那裡等。然後一轉眼人就不見了。面試是在公司的接待室,今早第一次來到老闆的私宅,她完全搞不清狀況,只想著既來之則安之吧。

她在前門張望。前門沒有關,她走進去,氣派的大廳沒有人,後面一間房有個超大型的魚缸,一尾紅龍冷冷地滑過來。還是沒有人。她走出來,沿著側面的小橋流水往後探看,橋欄上擺著許多造景盆栽,她猜想男主人或者老闆的老父親應該是像日式的老先生,以修剪盆景為樂。走到後院,這不就是紅樓夢裡的稻香村嗎?一院子的菜圃,包心菜長得正好。

從鳥園後方轉過來一個老婦人推著推車,車上放著個大茶壺。她趨前問老婦人,請問,要怎麼找到老闆?她說自己是新來的家事員,今天開始上工,要先來煮早餐了。

這老婦人用銳利的眼神看著她,說,跟我來。

到底自己是哪裡被人看不上眼了呢?

老婦人帶她從房子的後面進入廚房。廚房很大,有兩個大冰箱,廚房隔壁是餐廳,餐廳裡也有一個大冰箱,裡面放著的是各色水果與各種飲品。

老婦人拿出一把菠菜,一把白菜,一盒雞蛋豆腐。要她煮個白菜豆腐湯,炒盤菠菜,配白飯。老人家喜歡一早就吃飯配菜,年輕的老闆夫婦和小孩子則喜歡出去買早餐店的土司漢堡。她哼著歌切切弄弄,煮好後,放餐廳的餐桌上;這餐桌可以坐上二十人,中間是個大轉盤。

一個穿著背心的老阿伯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坐下,端起盛好白飯的碗,夾一筷子的菠菜,放進口裡。她站在一旁看著,開口問道:「鹹淡還可以嗎?」

老阿伯看了她一眼,用筷子指向白菜豆腐湯說:「煮這麼一大碗,太多了!」

她回說,是老婦人指示的。老阿伯沒好氣地說:「就告訴妳,太多了!」

她問老阿伯:「菜園的菜是您種的嗎?可以摘來炒著吃嗎?」

老阿伯怒回:「誰准妳去摘菜的?」

她不敢再多言,轉身回廚房收拾。沒多久老婦人出現,拿了八百元給她,「我家老頭沒吃幾口,不合他口味,對不起了。」原來老婦人是「老夫人」啊。

離開這個大宅門,進去才兩小時不到啊,就莫名其妙被「閃辭」了。出門前,她對孩子說,媽媽去應徵了家事員,今天要去煮飯給人家吃。晚上,孩子放學回到家看到她,問她,媽媽,妳怎麼這麼早回來了?不是還要做了晚飯才能回來嗎?先生不在了,她很想找份工作維持家計,孩子也渴望媽媽能有工作,聽到沒有被錄用,比她還失望。

她說,人家不用她。

孩子問,為什麼?

她說,不知道呢。反正雇主不願錄用,並不需要仔細說明吧。這就是當老闆的特權吧?

孩子還是問,總給個理由吧?

她只好說,他們說媽媽煮得不合他們的口味呢。

孩子說,媽媽,妳煮的飯可好吃了!

她笑了,當然囉,就算沒做好,你們也不嫌棄媽媽啊。可人家老闆就不一樣了。就算是好吃,他們要看你不順眼,還是說不好吃啊。

到底自己是哪裡被人看不上眼了呢?真是難受。

晚上,她打開電視看時裝偶像劇,劇情裡出現上海北京大都會裡的豪華住宅,夢幻一如早上在庭園裡的孔雀,那寶藍色的胸腹,在陽光下那樣的美麗耀眼,如夢似幻。

上周人家面試後通知她來試做時,她內心有許多的幻想,可以在那麼大門大戶的人家煮三餐,她想著自己可以做燉牛肉,可以做泰式料理,可以做羅宋湯,可以做肉骨茶,可以做日式炸豬排還有咖哩,都是孩子愛吃的……為什麼被拒絕了呢?會不會是不該一邊工作一邊唱歌啊?還是多言多語了,老闆說什麼就是什麼,她回什麼嘴?還妄想著在菜園摘菜?搞不清,被拒絕就是不招人喜歡;不招人喜歡很傷心的啊。

人家有本事憑著喜好養孔雀,種包心菜,吃白菜豆腐湯,也有權利決定用什麼人在那個大廚房裡做飯。她從期待到被拒絕,黯然神傷。回想那寶藍色的孔雀,五彩的鸚鵡,趾高氣昂的小公雞,莫名其妙的老阿伯,陰陽怪氣的老婦人,消失不見的開門女子,種種,她想,如果我會編故事,這些真可以當成一個怪談的材料哇。然後,有一天,就寫成了暢銷小說,然後就變成《哈利波特》發財,然後,她也可以找人來煮飯或泡茶,養盆栽,逗逗大狗。這是她做半日家事員後的狂想:請記住那孔雀藍,有一天,這會是一篇經典作品的主色調。

面試北京紅樓夢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