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反制工會扣押三寶 長榮出新招「限時4小幫辦新護照」

會嚇到還是會想買? 超擬真韓國瑜頭套出現了

【在轉角遇見你】張光斗/網住秋水情長天

2019-04-21 06:00聯合報 文/張光斗

圖/江長芳
圖/江長芳
分享

所謂的敬業,就該如此

見到她時,我剛解事吧?

爸媽各騎著一部自行車,前後各載一個娃,去看電影

那是閃進我人生記憶中,第一部重要的電影--《苦兒流浪記》。

孤女被小馬戲班老師傅撿到,四處賣藝;一個風雪之夜,老師傅臥斃於荒冷的雪堆裡,孤女仰頭望天,無語絕望……飾演孤女的是童星蕭芳芳。

戲院裡,我哭得太慘,母親太沒面子,要我躲到太平門(出口)處去哭。

從此,我成了蕭芳芳的「鐵粉」。

蕭芳芳後來在香港的粵語片圈打出一片天;及長,退出影壇,到美國讀書。復出影壇後,改在國語片中嶄露頭角。她慧黠的眼神,閃動的全是對世間的好奇與熱情,那是她最為吸引人的智慧神韻。

我原本以為,我就是蕭芳芳單純的影迷,只要遠遠地看著她、祝福她,足夠了,卻沒料到,竟然會有機會認識她。

當時,我在台視擔任製作助理,跟著黃以功導播,先是做「台視劇場」,後來再做連續劇。

「台視劇場」每周更新一個故事,無論是劇本或是演員,消耗量都很大。某次排戲,拿到的劇本是編劇夏美華寫的《網住一片情》,甚至連主題曲都由歌手王孟麗灌製完成,不禁更加佩服黃導播的企畫能力。

真正讓我喜出望外的是,黃導播居然自香港請來了蕭芳芳,飾演《網住一片情》的女主角。

見到蕭芳芳本人,真是美麗的際遇;她親切動人,沒有一絲嬌氣,無論是排戲或是錄影,既敬業又謙虛不說,與其他演員相處的態度也和煦如春風,每位演員都在私下誇讚她。

有一場戲,飾演女導播的蕭芳芳,要從樓下順著樓梯跑上副控室;按照一般演員的演法,就在樓梯口故作喘氣狀,就能啟動演戲開關,但蕭芳芳不是。她真的就從樓下一步步地往上衝,真的在大口喘氣,然後說出一段台詞;我算是開了眼界,所謂的專業、敬業,就該如此。

老覺得她非常有女人味,尤其是傾聽他人說話時,她總側著半張臉,專注到幾乎失神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後來才得知,她的一個耳朵有聽力障礙,她必須較常人更專心,才能正確無礙地聽取到對方的聲音。我不禁讚嘆,原來人是可以將自己的缺點,自然轉化成另一種正面的樣貌,這需要多大的自信與努力才能做到啊!

《網住一片情》一經播出,不但佳評如潮,就連主題曲都一炮而紅。

過後沒多久,我轉至報社工作,恰好負責的是與老三台有關的採訪寫作。然後,得知了黃導播重組《網住一片情》的黃金陣容,請夏美華編寫連續劇《秋水長天》,女主角依然是蕭芳芳,男主角也由劉德凱連莊。

《秋水長天》劇組裡都是熟人,我雖然已不再是裡面的工作人員,但大家待我如自己人,任何時間都能自在進出劇組。當然,也就有了足夠的時間與蕭芳芳聊天,進行訪談。

進退自在,穩在當下

有一回,蕭芳芳告訴我,她很喜歡台灣的新聞工作人員,我問她原因,她說,台灣的記者都是各憑本事,各有主見,各自問出不同的問題;不像香港,寫的都是統一發的新聞稿,長的一個樣,完全沒有個性。

途中,她回去香港一趟,再回到台北的劇組後,她託人找我,我去了。她從隨身包掏出了一個盒子遞給我,笑瞇瞇的,沒有多說什麼;等到我轉身打開後,才發現是一套高貴的派克鋼筆,當下如被閃電擊中,感動到不行。

她對我很信任,還託我約了當時紅翻天的作家三毛,在敦化南路的一家飯店見面。

蕭芳芳與三毛一見如故,兩人乾脆席地而坐,甚至當場交換彼此的寬裙子,開心到不行。蕭芳芳沒有避著我說話,她直接了當地對三毛說,希望能購買三毛的著作版權,她想改拍撒哈拉沙漠的故事成電影。三毛並沒有迴避,她說有很多人來找她,她都沒有首肯,最主要的因素是她的心裡還沒準備好,荷西離世帶給她的傷痛,一直沒有平服。不過,三毛立刻強調,如果有一天,她想開了,蕭芳芳會是她的第一個順位。蕭芳芳沒有為難三毛,很快就轉移話題,繼續與三毛天南地北聊起來。

事隔三十多年,有一回與三毛的大姊聚會,聽到陳大姊提及,可能會將三毛作品的版權交給大陸一家公司改拍電影,我當場跟陳大姊提及三毛當年與蕭芳芳商談過的事;陳大姊非常惋惜地說,太遺憾了,蕭芳芳絕對是演繹三毛的不二人選。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半點不由人,因緣成熟了,自然就會交會;因緣結束了,便難再見,哪怕是居住在同一座城市同一條街,或許就老死不再往還。

我出國離台後,偶爾會途經香港,甚至經過蕭芳芳地址上的那條街,我會有所觸動,回想過去,看到現在;雖說不再聯絡,但由偶然在媒體上看見的報導,知道她家庭事業兩得意,就算一再被耳疾所困,相信她絕對是進退自在,穩在當下。

前一陣,老友夏台鳳出版新書《相逢就是重逢》,書中也記述了與蕭芳芳在《秋水長天》合作的美好過往。一位好友將這本書轉交給了蕭芳芳,芳芳寫了段文字回給台鳳姊,台鳳姊立刻轉了給我,裡面有一段:「一喜……二喜……三喜,讀到張光斗的序文(對他當年在台北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銘刻於心)。」

那年電視「金鐘獎」,蕭芳芳以《秋水長天》得到最佳女主角獎,坐在台下的我,內心激起的歡喜狂濤,如今依舊感受得到。此刻,別無想念,只希望蕭芳芳的耳疾不再惡化,健康歡愉,過好晚年的每一天。(若是行有餘力,偶一出來演個好戲,當然更佳。)

香港電影劇場社工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