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第三航廈雲頂天花板就要17億 桃機請英國團隊修圖

【愛情音樂國】小飛飛/琴房情緣

2019-04-06 06:00聯合報 文/小飛飛

圖/圖倪
圖/圖倪
分享

在那裡,我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她獨處

大三時,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子。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在我日記中的代號是「伯倫希爾」。伯倫希爾留著長髮,皮膚白白的,很會彈鋼琴,常常在上課時偷看小說。儘管看起來平凡,她在我心裡卻有著特殊地位。

我該怎麼踏出第一步呢?當時的師院生每個人都要修鋼琴,但是學校學生那麼多,琴房和鋼琴數量卻很有限,我們常常得辛苦地搶琴房。於是,我和她講好,每天一大早我去幫她占琴房,而她則教我彈理察·克萊德曼的〈夢中的婚禮〉。

從此,哪怕前一天熬夜到多晚,隔天早上六點半我一定死撐著爬起來,頭昏腦脹地到琴房,叮叮咚咚地練習〈夢中的婚禮〉。等到七點半她來了,聽我練習,教我該注意的技巧,然後換她接手琴房,我再去其他地方逍遙。

漸漸地,琴房成了我最喜歡的地方。在那裡,我可以光明正大和伯倫希爾獨處,可以靜靜地看著她,聽她對我說話,甚至留下來聽她彈鋼琴。而為了她一眼的讚賞,只要沒課時我就往琴房跑,硬逼著從未學過鋼琴、五線譜都看不太懂的自己,一小節一小節地苦練,生吞活剝把指法記下來。

彈琴的空檔,我會想像從某天起,我和伯倫希爾一起在琴房彈琴,彈完後手牽手在校園裡散步,淡淡的花香圍繞著我們,青春因此填滿幸福的音符,甚至像我練的曲名般有著幸福快樂的結局。也就憑著這股意念,我苦練了一個學期,在期末的班級音樂會中成功表演了〈夢中的婚禮〉。

如果勇敢告白,伯倫希爾會接受我嗎

因為琴房的情感基礎,我與伯倫希爾上課時常同一組,社團服務帶同一個班級,團體出遊時她也是坐我的車;甚至,放假我也不惜假借有事要到高雄,載她回家。

然而,伯倫希爾有時對我好,有時兇我,她對我究竟是什麼感覺,我從來不清楚。如果說出自己的心意,會不會連這段友誼都保不住?就這樣,每次表白的話到嘴邊總是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她應該可以感覺到我對她的好,我卻始終怯於說出口,兩個人就這麼耗著直到大四結束。

升上大五,師院生依例會照成績和志願分發各地擔任實習老師,她留在家鄉高雄,我到了遙遠的台北。開車到台北後,我把從高雄到台北各收費站的回數票寄給她,希望這些回數票變成一條紅線,把我和她的緣分繫在一起。人家不是說當完兵後就變成男人嗎?實習完當兵退伍後,我要當面告訴她,我真的好喜歡她,希望能跟她好好過一輩子!

只是,老天並沒有給怯懦的我這個機會。兩年在金門當兵的日子,時空的距離加上出現的學長,讓我在退伍後,能做的就只是參加她和學長的婚禮了。喜宴上,同學們的談笑聲不斷,卻怎樣都蓋不過我腦海中張宇的〈曲終人散〉,吃沒幾道菜,藉故離開會場。

歲月匆匆,不知不覺十幾年過去了,早已成家回到屏東教書的我,偶然經過母校,回想起在琴房的那段日子,不自覺地哼起〈夢中的婚禮〉。如果當時勇敢說出心裡的話,伯倫希爾會接受我嗎?

婚禮實習告白音樂會金門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