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閱讀‧青鳥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獨/南榮科大傳停辦 新代理校長:我不是來關門的

台北車站男子落軌遭撞擊 卡在列車下方全線皆停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油漆師傅

2019-04-01 06:00聯合報 阮光民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油漆師傅
【青春名人堂】阮光民/油漆師傅
分享

「我師父說,刷油漆時,刷子與牆的觸碰,就像一個人用手撫摸另一個人的臉。」

他蹲下來,用鐵鎚柄把水和漆攪在一起,順時針的漩渦讓聽的人像鑽進了他心裡。「我受夠責任制的工作才換跑道的。」

油漆師傅的老闆是他同學,不過從科技業變手工業,根本是跨過安全島到逆向的跑道了。每天八個小時一刷很快就過去,若工程在外縣市,只要評估多個兩小時能完工就加個班,隔天不用再跑一趟。

我問他門框上的木頭為何刷過漆仍微微透出原木色?他摸摸木頭說:「木頭遇水會吐色,所以要先上薄薄的油漆做底,乾了再上水泥漆。像一些做過吃的、有油煙要粉刷的,也是這樣做。這些都好處理,最麻煩的是牆上凹陷的補土工,等土乾得花時間。」

他提著油漆桶踏上馬梯,看了一下燈的位置才動手刷;我很煩人地又對此提問。他手上油漆刷輕撫著牆面,回答我:「順著光源刷,刷痕就不會那麼重,所以我才看燈裝的位置。」

工作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