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實驗,教育行不行?填問卷抽好獎 得獎名單公布

iPhone會把瀏覽資料偷傳給騰訊?蘋果正式回應了!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大腦─靈魂的歸宿

2019-04-01 06:00聯合報 文/汪漢澄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圖/Emily Chan
分享

身上最柔軟的一塊

漫威的《X戰警》中,有位角色「快銀」;DC的《正義聯盟》中,有位角色「閃電俠」,這兩位超級英雄的超能力很類似,都是速度特別的快,快到奔跑時旁觀者的肉眼根本看不到的程度。這種能力很好用,常常可以在危急時刻發揮扭轉乾坤的作用。不過,腦科先生每次在看這兩位超級英雄耍帥的時候,總忍不住要替他們的腦袋擔心。

要知道為什麼的話,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大腦是怎麼保護自己的?

活人大腦的硬度,大概跟嫩豆腐差不多,每個人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頂著這塊一公斤半的嫩豆腐。我們每天在外面走來走去,蹦蹦跳跳,居然還能把這塊豆腐毫髮無傷地帶回家,不能不說是個奇蹟。這個奇蹟來自於生物體的演化,由於大腦太過於重要但又太過於脆弱,它的周圍就被一層超級強硬的頭顱骨密不透風地包起來。

可是問題來了,顱骨固然可以保護大腦不受到外物的直接撞擊,但是卻不能讓大腦免於受到兩種自然力:「加速度」與「減速度」的衝擊。所以,顱骨內還有著第二層保護機制:在顱骨與大腦本體之間,充滿著一種叫作「腦脊髓液」的水狀液,大腦就這麼「泡」在水中,讓這層水來緩衝加速度與減速度的作用。我們的日常活動,還有稍微劇烈一點的動作所造成的加減速,都因為多了這層緩衝,而不至於造成大腦的傷害。

然而,閃電俠與快銀跟我們不同。他們的移動速度等級,跟我們不在同一個次元,閃電俠據說可以超過光速,而快銀最少也在音速以上。就算保守再保守估計,當他們只跟高鐵列車一樣快好了,那麼在跑步時,他們的大腦會發生什麼事?不是什麼好事。他們在起跑時,瞬間就加速到高鐵的速度,此時就相當於他們堅韌的後顱骨,以一列疾駛高鐵列車的速度,猛撞上他的大腦後方。

這樣還沒完,等一下還要煞車。閃電俠和快銀煞車停步時,他們的頭顱瞬間停止,但懸浮在裡面的大腦可沒法停,他們的大腦前方,就再度以一列疾駛高鐵列車的速度,猛撞上前方的顱骨。換句話說,我們這兩位超級英雄的柔軟大腦,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際,已經一前一後,被高鐵猛撞了兩次,成了豆花。在周圍的人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時侯,兩位超級英雄應該就已經變成了超級植物人。

這種因為急劇的速度變化而造成的腦部傷害,神經學的術語就叫作「腦挫傷」。在台灣,每年有數以萬計因意外而造成的頭部外傷發生,其中又以交通意外為最大宗。從民國86年開始,本國的交通法規就強制騎乘機車必須戴安全帽。這功德無量,減少了不少因交通事故導致的頭部外傷。但是,愛飆機車的小屁孩們以及愛飆重機的老屁孩們,千萬不要以為戴了安全帽就可以萬無一失。由閃電俠跟快銀的不幸就可以看出,安全帽的防護只能減輕頭的外部傷,而真正造成頭內腦傷的,其實是撞擊時的減速度,安全帽防不了。所以,就算你戴的安全帽材質跟美國隊長的盾牌一樣,還是不可以飆車喔。

靈魂的歸宿

「靈魂」兩個字,大家都常掛嘴上,但是靈魂是什麼?靈魂的位置在哪裡?卻沒有人說得清楚。為什麼呢?因為靈魂沒有明確的定義,大家都在用自己的主觀想像,來替它發表意見。我們試著替靈魂下個定義好了:靈魂是「人的一切思想、情感、行為的主宰」。有信仰的人,認定靈魂可以獨立存在,但妙的是,不同種類的信仰,對這靈魂除了住在肉體還能去到哪兒,看法完全不同。

對學科學的人來說,世界就單純得多,我們只憑觀察、實驗與邏輯,而不用幻想來構築我們的宇宙。大腦這塊嫩豆腐之所以那麼重要,是因為就所有的科學證據來看,大腦才是我們的「一切思想、情感、行為的主宰」。沒有大腦的存在,就不會有任何思想、情感與行為的存在。這件事實,今天雖已是人盡皆知的常識,但在人類的文字歷史上,卻是花了好幾千年的時間才弄明白。

早在還沒有文字的遠古時期,就有留下一些被動過開洞手術的人的顱骨,這當初有可能是為了讓人頭中的「壞東西」離開。而在古埃及的紙草紙文獻中,也記載了不少腦部損傷對人體運動等功能的影響病例。這表示,人們很早就已經懷疑大腦才是精神本體之所在。

古希臘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也主張大腦才是我們喜樂哀愁之來源,但是從他之後,人們對大腦的認識就有點開了倒車。大哲學家亞里士多德主張智能之所在是心臟,而大腦的功能,不過是防止心臟過熱的散熱器而已。由於亞里士多德的影響力太大,他的主張在其後相當長的期間成為主流的看法。

羅馬時代,以及其後長達千年的歐洲黑暗時期裡,人們對意識之所在以及大腦的功用,看法非常分歧。當時濃厚的宗教氛圍,賦予人類的意識某種神祕的神聖性,因此對於人體與意識關聯的客觀探討,多多少少是一種禁忌,在那段時期,人們對大腦的認識進展不大。

文藝復興以後,百家爭鳴,人們對大腦的興趣以及認識愈來愈多。天才達文西自己解剖過不少人體,把人的感知功能放在了腦部。十七世紀的法國哲學家笛卡爾說過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他發表了很多關於大腦的學說,認為「動物靈性」以大腦為中心,以神經為介質,往復流動於身體各處。

從十八,十九世紀開始到現在,講求實證的科學與醫學日益昌明,透過學者們不斷地實驗以及觀察,還有醫師們對眾多腦病變患者的治療經驗,我們才終於弄明白,大腦方是人類靈魂的居所。

高鐵列車思想信仰

贊助廣告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