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訊息藝開罐
聯副創作
聯副空中補給
繽紛心情
家庭副刊
讀創故事
閱讀專題
閱讀風向球
中小學生讀物選介

連假結束好天氣也結束!北台今起一周 轉涼有雨

颱風哈吉貝重創日本已35死 21條河川潰堤、水淹新幹線

【記憶藏寶圖】N/A/異鄉的團圓飯

2019-02-02 06:00聯合報 N/A

圖/圖倪
圖/圖倪
分享

年夜飯大作戰

在華沙當交換學生的半年裡,我與三位留學生姊姊、一位男同性戀室友在一個小公寓同居,我們總戲稱那是「單身女子瘋人院」。學期間,大家忙得不可開交,日子難免有些不如意:等了半年還等不到的簽證、不做事的團體報告組員,還有路上突然纏上的醉漢。農曆年前的一個月,所有人更是墜入期末地獄,平常的吵鬧變得一片死寂,大家不是埋頭寫報告,就是盯著課本準備期末考,夜深了,燈都還是亮著。

有天,幾個姊姊不知怎麼來了個主意,決定好好煮頓年夜飯。

雖然表面上很興奮,但我心底對「年夜飯」沒什麼特別的期待。我的家裡不太注重節慶,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吃「團圓飯」。我總習慣這樣的家庭關係:淡薄、簡單,覺得節慶都是無謂的麻煩。

不過姊姊們可不這麼想,「年夜飯大作戰」就此展開。廚藝精湛的幾個姊姊使出渾身解數,列出一系列菜單:醉雞、年糕、水餃,甚至還有海鮮「糖醋魚」、「蒜蓉蝦」!在內陸的華沙,海鮮對窮留學生來說可是一大奢侈!

一開始,除了我們五個人,只打算再多邀四到五人,沒想到,一個約一個,最後竟然變成十六人!

除夕的前一周,我們勉強從書堆爬起來,開始到亞洲超市、一般超市大採購,為了做醉雞,還跑到越南雜貨店找紹興酒。大家也各自拿出從台灣帶來的珍藏調味料、乾香菇。臉書的訊息總是響個不停:「誰還沒回家?幫忙買四盒雞肉!」「明天下午去買食材唷,大家一起去可嗎?」「我要去超市,還有缺什麼嗎?」

波蘭人來說,大採購早在耶誕節假期前做完了。這個時間扛著大包小包,裡頭裝滿雞腿排、白菜、排骨、絞肉、蝦子、魚、五花肉、牛腱、蘑菇的怪人,也只有我們了。

終於到了除夕當天

除夕前一天,大廚姊姊W開始指揮我和室友做前置準備:在水中放五片薑片,水滾後把牛腱整個放下去燙五到八分鐘;雞腿排去骨放進鍋子,均勻地抹兩匙鹽巴,再淋上100ml的紹興酒;排骨過水燙好後,丟進大鍋裡,放兩顆湯塊,丟一點白菜、一顆番茄、一匙鹽巴,小火慢滾……

我們還一起做了年糕。把糖、水、糯米粉放到鍋子裡,拚命攪拌均勻,再小心倒入墊著年糕紙的鍋子,小心翼翼捧著,放進電鍋。姊姊W笑咪咪對我說:「妹子很會做年糕耶!」

老實說,做這些準備真的很麻煩,真是麻煩透了,但也真的很開心。

終於到了除夕當天,我們把大房間清空,把家具、雜物都搬到其他的房間,貼上春聯,用柑橘堆成了個小塔。賓客陸續來了,波蘭的朋友帶來了手製的蘋果派、一瓶又一瓶的酒。姊姊W用波蘭文向大家介紹了菜肴,大家開始吃飯後,她又忙進忙出地去廚房炸年糕。大家聊得很開心,自己的舊友、朋友的朋友彼此交錯,氣氛歡樂,一桌子的菜減少得很快(當然,大部分還是台灣人自己捧場)。

夜深之後,大家也喝醉了、玩瘋了,姊姊們和波蘭人隨著音樂起舞。室友早累了,跑到隔壁房間休息,我被幾人拖住了一陣子後,也到了隔壁房間避難。在雜物堆裡滑著手機,我覺得累得要命。花了一堆時間準備年菜,換得一個晚上的歡騰,值得嗎?我還沒來得及想,就在隔著一道牆的喧譁、嬉鬧中,昏昏沉沉地入睡。

早上我很早就醒了,大部分人都走了,除了姊姊、室友,只剩下跟我們最熟的幾個朋友。昨晚載歌載舞的他們早已倒在沙發上睡著,剩菜隨意擺在桌上(波蘭天氣冷,不用冰也不會壞)。看著一片狼藉和大家紅通通的睡顏,意外地,讓人想微笑,心底暖暖的。

我把年菜照片傳給在台灣的媽媽:「我們昨天吃了年夜飯!」

雖然麻煩,但跟家人過個節,或許也不錯呢。

不久,我先回到台灣,室友半年後也回國了,姊姊們租約到期後,也各自在華沙找了新房子,「單身女子瘋人院」塵封在那個特定的時空背景中。雖然偶爾大家仍會聊聊天,但也都各自踏上了不同的人生旅程。

有次在日劇《四重奏》裡看見一段台詞:「我們用的是一樣的洗髮精對吧?頭髮散發一樣的味道,用一樣的碗盤杯子,一起把衣服內褲丟到同一台洗衣機裡,這樣不是很好嗎?雖然我們不是家人,但我覺得那裡就是妳的歸屬。」

看到時,我笑了,又想起了那一整桌的年夜飯。

室友波蘭年菜留學生

贊助廣告

留言


Top